姚女士看瞭快報打來電話一直哭一直哭,都因為“王者榮耀”

                             

我兒子被“王者榮耀”毀掉瞭

上這麼好的民辦初中 中考成績隻能上職高

爸爸病中在床上打來電話:

兒子玩“王者榮耀”,數學隻考瞭10多分,還要打我

昨日,都市快報A02-A03版報道瞭13歲男生毛毛(化名)因為手機被爸爸沒收玩不成“王者榮耀”遊戲從4樓傢中墜樓,導致雙腿嚴重骨折。

報道在網絡上引起瞭很大關註,《南方都市報》《重慶晨報》《遼沈晚報》《福州晚報》《楚天金報》《成都商報》等數十傢媒體的官微都轉載瞭快報的報道。

很多讀者也打進快報85100000熱線。其中有好幾位讀者情緒激動,甚至忍不住哭訴自己孩子玩“王者榮耀”遊戲的事情。記者 金潔潔 林碧波

媽媽電話打進來十幾分鐘 從頭到尾一直哭一直哭

昨日18:42,姚女士打進快報熱線。她和我們聊瞭十幾分鐘,從頭到尾一直哭一直哭。

姚女士說——

我真是恨死這個遊戲瞭!孩子都被毀掉瞭!怎麼沒有部門監管一下?

我兒子本來在杭州一所很好的民辦初中上學的,花瞭很多錢進去的。各種培訓班花的心血和財力不可計量。可是這次中考考得很差,本來對他寄予很大希望的,現在都不知道能上哪個學校瞭。

前幾天才發現,原來他不知道哪裡弄來的手機,在玩這個“王者榮耀”!

我和他爸爸從來不玩遊戲的,為瞭他讀書傢裡電視都不看的。他說,幫同學玩遊戲,代打,同學作為報酬給他部舊手機。

今天我遇到朋友。她說,單位部門裡的人也是玩這個,聊天也全部是“王者榮耀”。成年人都在說玩這個遊戲真的把孩子毀掉瞭。

你們看看,這個遊戲的畫面都是打打殺殺,也都沒啥正能量的。

我兒子現在的成績也就隻能上職高。以前,這所民辦初中從來沒有人上職高的。

兒子數學隻考瞭10多分 我不讓他玩,他還要上來打我

昨天12:49,讀者張先生給快報打來電話。張先生傢住大江東,是一傢印染企業的中層職員。

他說,上個月剛剛做瞭膽囊炎手術,現在還躺在床上休養,看到快報今天關於13歲男生墜樓的報道,想起瞭自己的兒子,真又氣又難過。

張先生說——

我兒子今年14歲,目前是初中一年級。他放學一回傢就搶他媽媽的手機玩遊戲。

他原來成績還可以的。大概四五年級的時候開始接觸手機遊戲,一開始玩什麼我不大曉得。但現在玩的就是這個“王者榮耀”。現在成績也跟不上瞭,數學隻考瞭10多分!你說我氣不氣?

他說,現在書也不想念瞭,想直接去工作,好賺錢去買一個再好點的手機玩“王者榮耀”。

我之前有管他的,吵瞭好幾次,有一次氣得我直接摔瞭手機。我說他,他還要上來打我。

我現在躺在床上也管不住他。他媽媽和他姐姐說他,他也不太聽。我們大人也是很無奈。

我的手機他是不敢拿的。他每天就是搶他媽媽的手機玩。按他的口氣說,周圍沒有同學不玩這個遊戲的。他們能玩,我為什麼不能玩。

他還有好幾次在遊戲裡偷偷花錢被我們發現,主要就是手機話費突然少瞭幾十塊錢。這個遊戲是可以用話費充值的。

我估計很多小朋友都在玩這個遊戲。為什麼會讓這麼多遊戲上市?

傢裡收入都是媽媽一雙雙鞋納出來的 可是他打遊戲一下子花瞭7852元!

昨日10:23,讀者徐女士打進電話。

徐女士今年40歲,蕭山人,工作是在傢裡納鞋。傢裡平時的收入基本上都是她一雙雙鞋納出來的。

徐女士說——

我兒子今年上初二,玩瞭兩年多遊戲。以前我也知道他偶爾玩玩,但都是不花錢玩的。直到今年5月9日,我網購時需要用支付寶付錢,一輸進去,密碼是錯誤的!

追回密碼時,我發現淘寶上有很多很多筆交易記錄,有的是充Q幣,有的是買“王者榮耀”的網上代練。我用手機截屏保存下來,截圖有整整40多張!共計消費7852元!

我現在想明白瞭,從今年4月開始,他每次用我手機都說做作業要用!偶爾幾次也看到他在玩遊戲,說瞭就是不聽。每天玩兩三個小時,我一直以為玩遊戲是不要錢的!

我淘寶賬戶的密碼,兒子原來是不知道的。他有小聰明,點忘記密碼,用我的手機重新設瞭一個。哪裡會知道他改瞭我的密碼。還把交易的短信一條一條都給刪除瞭!就怕被我發現。

後來,我向騰訊客服反映瞭未成年玩遊戲的問題,並且按照要求提供瞭一些證據,比如消費截圖清單和戶口本,小孩玩遊戲的視頻等,希望能夠追回這筆錢。不過長路漫漫,一個多月過去瞭,還沒有得到解決!

網友熱議:

遊戲公司應該設限,傢長也應該正確引導

昨日,有大量網友也在快報的官微留言,有的認為遊戲公司應該對小孩子設置限制,也有的認為傢長應該正確引導。

直走的螃蟹:傢長從不玩遊戲,孩子回來卻談得頭頭是道,還要下載玩,因為班裡同學在玩有共同話題。“堵”吧,不給玩,傢裡折騰得雞飛狗跳;“疏”吧,合理地玩,但是小孩子哪裡有自控力。痛恨這樣的遊戲!或者應該有措施,比如實名登錄或者掃臉登錄,限制16歲以下兒童。

馮嘉銘:我80後,咱們小時候上遊戲房都管得很嚴,不給玩,現在呢?這手遊和咱們那時進遊戲房有何區別,如何監管青少年玩遊戲,有關部門該管管瞭。

躺平小番薯:說到底是父母的教育問題。在學校就想著全部靠老師,沉迷遊戲瞭就想著由遊戲公司來負責禁止。

凹丶凸:我小表弟也玩,不過是跟他爸一起在規定的時間內玩,以前父子倆還不怎麼有共同語言的,現在兩人跟兄弟一樣!以前做傢庭作業拖拖拉拉也因為要跟他爸玩遊戲,現在一放學回傢就早早地做好瞭!所以我覺得遊戲本身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父母沒有合理安排好孩子的遊戲時間!

阿諾舒華生力茄:“王者”躺槍,手機遊戲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沒有自制能力的人,不能合理安排時間,把所有責任都推在遊戲上,這人本身有問題。

胖薄荷:無知的孩子在遊戲裡越來越遠離現實社會,自制力差的孩子一輩子就毀瞭。

胡朝俊:現在這個年代,還靠簡單粗暴的手段來控制小孩子玩遊戲本身就有問題,何況愛玩和爭強好勝本身就是人的天性。堵不如疏,要給一定的時間,也要讓孩子明白,遊戲不是生活,隻是休閑娛樂,適可而止就行瞭。

畫蟲美術:“歡迎來到王者榮耀,敵方還有五秒到達戰場。”真的很容易上癮。

別的國傢怎麼控制孩子玩手機?

許多發達國傢有遊戲內容分級制度,主要針對用戶是18歲以下青少年的遊戲。美國有ESRB遊戲分機系統(ESRB是娛樂軟件分級委員會的縮寫,是一個非營利性的獨立機構),歐洲有PEGI等級標識,日本有CERO。但大多數國傢的分級制度並沒有涉及法律層面,隻是作為遊戲選擇參考。評定維度主要由暴力、毒品、性等幾個方面內容要素,同時按照一定的年齡劃分。但評級標準很難量化,也存在模糊區域。

針對近幾年來才剛剛大紅大紫的手機遊戲,這些國傢的分級劃分和規范也尚未完善。很多國外父母親主要是通過一些傢長管控的手機App來控制孩子玩手機遊戲。

事實上,低齡孩子接觸智能手機的問題也是西方社會這兩年熱烈討論的話題。

去年7月,《紐約時報》一篇文章指出,在美國,孩子擁有第一部智能手機的平均年齡,2012年時是12歲,如今是10歲。有很多孩子7歲時就有瞭自己第一部智能手機。智能手機能連上網,這意味著網絡上的好東西和壞東西會一股腦兒一起過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孩子到底幾歲擁有智能手機比較合適?《紐約時報》說,有專傢認為12歲,有專傢認為14歲。但所有專傢都同意,越晚給孩子智能手機越安全。因為網上的誘惑(以及色情和暴力等)太多,而智能手機太容易令孩子沉迷和分心瞭。科學研究顯示,能幫助人類自我管控的大腦前額皮質,要到25歲前後才發育成熟。換句話,孩子總是管不住自己要去玩手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紐約時報》建議,孩子如果真的有上網的需求,可以讓他們有限制地使用電腦。孩子真的需要用手機聯系,可以先給他們配備非智能手機(老人機)。傢長可以先通過觀察孩子使用非智能手機的行為,培養孩子對自我的管控能力,最後再逐步讓孩子接觸智能手機。

記者 金潔潔 林碧波

編輯 朱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