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劉姥姥除瞭搭上榮國府,她還成功地經營這些人脈資源

                             

《紅樓夢》裡,劉姥姥原本是一個最底層、最悲催的老百姓,原文“這劉姥姥乃是個積年的老寡婦,膝下又無兒女,隻靠兩畝薄田度日。”

積年的老寡婦說明她年紀輕輕的時候,丈夫就死瞭,劉姥姥很早就獨自支撐傢業,這在男尊女卑的時代,非常艱辛。她不僅指望不上丈夫,而且指望不上孩子,因為劉姥姥膝下無子。

《紅樓夢》,劉姥姥除瞭搭上榮國府,她還成功地經營這些人脈資源

衣食不周的底層窮人,如果沒有丈夫沒有兒子,那會有多慘呢?書中沒說,倒是提到豪門大族裡的許多案例:比如沒有丈夫的李紈,比如沒有兒子的王熙鳳,這都是她們安身立命的軟肋。榮國府的下人裡也有類似劉姥姥這樣的婆子:何婆子。

她的幹女兒是唱正旦的芳官,她的親女兒春燕在怡紅院寶玉房裡當差。何婆子有這麼好的人脈資源,不但沒有好好經營,還借故鬧事,差點兒被攆走。最後她哭著央告襲人:“好容易我進來瞭,況且我是寡婦,傢裡沒人。我這一去,將來不免又沒瞭過活。”

襲人心軟又留下她,從此何婆子老老實實,如同空氣一樣消停。

大多數底層窮人因為見識、閱歷等因素,對人脈資源總是拿捏不好分寸:要麼自以為是地濫用,要麼妄自菲薄地棄之。而劉姥姥卻有著超越自己階層的頭腦和眼光,她不斷地利用自身的資源去開拓更廣泛的人脈,然後進入上升通道。

劉姥姥曾經提到她年輕時愛風流,愛個花兒粉兒的。這可以看出劉姥姥愛美、愛打扮。按道理,劉姥姥年輕喪夫,又沒兒子,她本身愛打扮,能說會道,改嫁才是最優選擇。為什麼她要守寡?原來她有一個女兒,如果她帶著幼女改嫁,這個女孩可能就會成為犧牲品。

襲人的親娘親哥哥將她賣掉,巧姐的舅舅將她賣掉,那個時代,女孩就是一筆財富,如果劉姥姥帶著女兒改嫁,萬一傢裡遇到困境,婆傢必然打她女兒的主意。為瞭這個唯一的依靠,劉姥姥靠著兩畝薄田獨自過活。

《紅樓夢》,劉姥姥除瞭搭上榮國府,她還成功地經營這些人脈資源

她的女兒長大,那時婚嫁的規則是父母之名,媒妁之約。劉姥姥選擇女婿的套路最能體現她的深謀遠慮。通常底層窮人為女兒擇夫,要麼選擇同階層窮苦人傢做正妻,要麼高攀富貴人傢做小妾。劉姥姥卻將女兒嫁給一個落魄的貴族後代狗兒做正室。

這個狗兒“年小的時候,托著老子的福,吃喝慣瞭,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瞭錢就顧頭不顧尾,沒瞭錢就瞎生氣。”可見,這個狗兒是賴狗扶不上墻。劉姥姥這步棋走錯瞭嗎?當然沒有。她看中的不是狗兒這個人,而是狗兒祖上的人脈資源。

當年,狗兒的祖父跟王夫人的父親連宗認作侄子,如今兩傢已經二十多年沒有來往瞭。現在傢裡艱難,好歹有這門路。不過,這冷不丁地要去攀親打秋風,想想就發怵。

劉姥姥硬著頭皮一進榮國府。她見到鳳姐,還未提錢,臉先飛紅,正吞吞吐吐表露要錢的意思時,恰巧賈蓉過來求借鳳姐的玻璃炕屏,劉姥姥窘迫不堪。原文“劉姥姥此時坐不是,立不是,藏沒藏處。”後來,鳳姐給她二十兩銀子,劉姥姥謝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老拔根寒毛比我們的腰還粗呢!”

以上可以看出,劉姥姥一直在底層討生計,對於上層人物既陌生又畏懼,不知怎樣迎合,方式又粗鄙又可笑。她得瞭銀子,立刻要給周瑞傢的留一塊,感謝她幫忙周旋。可見,劉姥姥很懂人情世故,隻是缺乏上層生活的歷練。

《紅樓夢》,劉姥姥除瞭搭上榮國府,她還成功地經營這些人脈資源

後來二進榮國府時,劉姥姥舉止大方,言談隨意,對賈母、王夫人、寶玉及眾姊妹都奉承得恰到好處。可以推測,劉姥姥利用一進榮國府的資歷,拓展自己在鄉下的人脈資源,瞭解並接觸當地上層的生活方式。所以她二進榮國府時,應酬手段才會那麼嫻熟。

當初,劉姥姥被女婿接過來生活,並非為瞭安享晚年,而是看管青板兩姊弟。可是,他傢窮得連冬事都辦不起,引發女婿狗兒閑尋氣惱。劉姥姥為瞭安撫女兒女婿,這才去榮國府打秋風,得瞭二十兩銀子。

窮慣的人,如果突然得瞭一筆意外之財,要麼大手大腳花掉,要麼錙銖必較地節省。但劉姥姥卻將自己進榮國府的資歷以及富餘銀子作成拓展人脈的資本,成為村莊裡的鄉紳大戶的座上賓。

第四十一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時,提到這一點。原文“劉姥姥聽瞭心下戰綴道:‘我方才不過時趣話取笑兒,誰知她果真竟有。我時常在村莊鄉紳大傢也赴過席,金杯銀杯倒也見過,從來沒見過有木頭杯之說。”

《紅樓夢》,劉姥姥除瞭搭上榮國府,她還成功地經營這些人脈資源

由此可見,劉姥姥利用女婿的祖上關系,攀上榮國府;她去榮國府打秋風,然後利用這次資本拓展自己在鄉紳大戶中的人脈;她積累的閱歷和眼界在二進榮國府時大展身手,然後得到遊玩大觀園的機會,並且離開時眾人送她很多東西;劉姥姥利用二進榮國府的資本再次拓展人脈,積聚更豐厚的資源,所以她才會在賈傢敗落後,完成搭救巧姐如此高難度的任務。

誰說一個沒有丈夫又沒有兒子的寡婦必然活得灰頭土臉,晚景淒慘?劉姥姥告訴大傢,人生需要經營,榮國府很遠,村莊鄉紳很近,雖然它們都很劉姥姥沒有很大關系,但劉姥姥就能將兩處人脈經營得風生水起。

落魄女婿的顯耀祖上、侯門貴族榮國府、鄉紳大戶都不是她炫耀的資本,而是她上升通道的一處處風景,劉姥姥懂得駐足欣賞,懂得果斷前行,最後走出一條自己加持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