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連孩子爸爸是誰都搞不清楚,卻是金庸筆下最成功的母親!

                             

金庸筆下,有狠心殺女的父親,卻沒有一個不好的母親。

她連孩子爸爸是誰都搞不清楚,卻是金庸筆下最成功的母親!

江湖中不乏美麗又聰明的女子,但即便是像胡一刀夫人這樣的“完美妻子”,也未必就是良母,一句話就把兒子拋給苗人鳳瞭。

二狗今天想聊的,是一個不會武功甚至字也不懂的女人,身份甚至很卑賤,但她做到瞭一個稱職母親該做的一切。

她就是韋小寶的媽媽——韋春花。

金迷都知道韋小寶從小生活在揚州麗春院,這是個什麼地方不必再明說。

但就在這種魚龍混雜的惡劣環境之中,小寶作為一個私生子卻從來沒有自怨自艾怨天尤人,因為韋春花本身就是這樣一個人。

她長得不算好看,年紀又有一把瞭,連才藝表演也是馬馬虎虎——小調唱來唱去就幾支也不願多學,但她從不自怨自艾,反倒常常能苦中作樂,例如把客人灌醉之後把點心悄悄帶個兒子吃。

你會發現韋小寶在後來遇到什麼樣危機的情況,他最多隻會罵上兩句“辣塊媽媽”然後又能開起玩笑,這種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我想與他的童年經歷是分不開的。

她連孩子爸爸是誰都搞不清楚,卻是金庸筆下最成功的母親!

韋春花連流行歌曲都不願多學幾支,更不喜歡讀書,她也不逼兒子去讀書,有事還取笑小寶就不是塊讀書的料。

但她從來沒忘記給韋小寶樹立正確的三觀。

一件小事,韋小寶當瞭大官之後給瞭她一沓銀票,她以為是兒子偷客人錢,她第一反應是:“小王八蛋,咱們人雖窮,院子裡的規矩可壞不得。咱們在院子裡做生意,人傢花十萬八萬,卻是要瘟生心甘情願,雙手奉送。隻要偷瞭人傢一個子兒,二郎神決不饒你,來世還是幹這營生。小寶,娘是為你好!”

這輩子幹這行,不是她能選的,但即使如此她也知道有些事是底線,不能做。

小寶日後在康熙和陳近南之間搖擺,忠義之間兩難。情願傷害自己也要講義氣,不願對不起師傅和兄弟,這種對底線和原則的堅持,也不是偶然。

她連孩子爸爸是誰都搞不清楚,卻是金庸筆下最成功的母親!

還有一點,能夠領悟到天下不隻是漢人的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這個境界的,金庸小說裡隻有蕭峰和韋小寶。

蕭峰遭逢大難,劫後餘生領悟到“ 漢人和契丹人都是人,沒有高下之分”

韋小寶則說:為什麼要推翻康熙呢,他是個好皇帝,老百姓有飯吃、有衣穿,大傢快快活活的做好朋友有什麼不好呢。

金庸在書中寫道:“妓院和皇宮,是天下最虛偽的所在。”

這兩處,也是最能看透世情的地方。正如書中結尾時,母子倆探討父親究竟是誰,說毫無頭緒,漢滿蒙回藏都有可能。

正是這樣的出身,讓韋小寶讓對一切都能看得很開。爸爸是誰都不重要瞭,我是誰才重要;大清還是大明也不重要瞭,日子過得好才重要。

不過二狗還是想瞎想一下,以小寶這種一練百變神行就融會貫通的輕功天賦,祖上多半和青翼蝠王韋一笑也是有點關系的。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