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穆:如何讀《論語》

                             

錢穆:如何讀《論語》

錢穆

今天的中國讀書人,應負兩大責任。一是自己讀《論語》,一是勸人讀《論語》。

讀《論語》可分章讀,通一章即有一章之用。遇不懂處暫時跳過,俟讀瞭一遍再讀第二遍,從前不懂的逐漸可懂。如是反復讀過十遍八遍以上,一個普通人,應可通其十分之六七。如是也就夠瞭。若使中國人,隻要有讀中學的程度,每人到六十歲,都讀過《論語》四十遍到一百遍,那都成聖人之徒,那時的社會也會徹底變樣子。

若要深讀精讀,讀瞭朱註,最好能讀何晏所集的古註,然後再讀劉寶楠編撰的清儒註。不讀何、劉兩傢註,不知朱註錯誤處,亦將不知朱註之精善處。最先應分開讀,先讀朱註,再讀何、劉兩傢。其次應合讀,每一章同時兼讀何、朱、劉三書,分別比較,自然精義顯露。

錢穆:如何讀《論語》

錢穆書法

朱子註《論語》,在卷首序說中,引有史記與何氏語,最後復引程子語四條。日前有數位同學手持我著《新解》來,求我題字。我多錄程子此四條語中一條:“今人不會讀書。如讀《論語》,未讀時是此等人,讀瞭後又隻是此等人,便是不曾讀。”此條之前一條為:“讀《論語》,有讀瞭全然無事者,有讀瞭後直有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者。”最後一條為:“頤自十七八讀《論語》,當時已曉文義,讀之愈久,但覺意味深長。”程子四條中以上引三條為更重要。

既然孔子的思想和義理,都扣緊在人事上,因此讀《論語》,也並不能專註意“仁”字、“禮”字等許多字眼。換言之,《論語》中凡牽涉到具體人和事的,都有義理寓乎其間,都是孔子思想之著精神處。要懂得如此平鋪用心,逐章逐句去讀《論語》之全部,才見孔子思想也有線索,有條理,有系統,有組織,隻是其線索、條理、系統、組織與西方哲學有不同。

錢穆:如何讀《論語》

註《論語》講求義理,特別重要者必先講求《論語》原文之“本義”,亦即其“原始義”。如講“仁”字,應看在《論語》中此字及有關此字之各句應如何講法。有瞭本義,繼始有“引申義”及“發揮義”;此皆屬於後人之新義,而非孔子之本義。如“性”字,孔子並不曾講“性善”,我們不能把孟子說法來講孔子,當然更不能把朱子說法來講孔子。

——節選自錢穆《如何讀〈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