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頸還是十字路口?網絡綜藝保持“匠心”方能出新

                             

在經歷去年一整年火熱後,網絡綜藝正快速擴張。《奇葩說》《吐槽大會》《圓桌派》《火星情報局》等播放量已然傲視傳統綜藝。據悉,2016年互聯網娛樂產業增速最快的領域就是劇集和綜藝,而今年全球網絡綜藝264檔,中國網絡綜藝就占到瞭98檔。

然而,發展也讓網絡綜藝面臨快速擴張期的“老問題”——同質化凸顯,紮堆的明星和高昂的成本,這些開始扼住網絡綜藝的“咽喉”。許多人不禁反思:網絡綜藝是遭遇瞭和傳統綜藝同樣的“瓶頸”,還是到瞭轉向的十字路口?

“平臺差異化”是關鍵

近年來,創新成為國內綜藝界的核心訴求。野蠻生長的模式節目降溫,為創新打開瞭巨大的口子。但問題是,到底該怎麼創新?

“現在國內綜藝市場,大概77%要依賴大明星,80%依賴國外的模式。尤其網絡綜藝,並沒有顯示出和電視綜藝本質上的區別,還以傳統媒體方式做著互聯網平臺上的傳輸。”在近日舉辦的2017年愛奇藝世界大會網綜論壇上,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道出瞭“平臺差異化”的重要性。

王曉暉認為,網絡綜藝首先意味著互聯網語境與傳統媒體接受方式、盈利模式的不同,比如網絡互動、付費會員等都是網絡的優勢所在,也決定瞭它與“電視手段”傳播的差異。

同時,平臺的差異化也意味著不同平臺對“流量”的爭奪。中國社科院新聞所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冷凇指出,網絡綜藝的價值是在任意空間中“忙裡偷閑”,這是電視無法比擬的。這句話,正好指向瞭“移動端”這一傳播方向。

“視頻網站不要成為升級版本的電視機,網絡綜藝也不要成為觀眾選擇焦慮的遙控器。”冷凇說。隨著微視頻的興起和移動端的繁榮,不少網絡綜藝瞄準瞭從“大片大制作”到“小片小成本”的轉換風口。滿足受眾更加多元的偏好乃至私人定制,都是網絡綜藝平臺的優勢所在,也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既做“大眾菜”,又做“私房菜”

網絡綜藝的特別之處,不隻是平臺的獨具特色,也有內容的差異和細分。可以說,網絡受眾不斷變化的構成,也持續決定著網絡綜藝的接受取向。

“曾經主體網民的結構是偏年輕化的,但隨著互聯網人群越來越多樣化,網民的組成已經向著更均衡的方向發展,這就需要我們瞄準各個細分領域,既做‘大眾菜’,又做‘私房菜’。”王曉暉認為,不同群體的需求得以開掘,將打開更廣闊的制作空間。

譬如,今年年初火遍全國的《見字如面》《朗讀者》等文化類綜藝節目,就廣受知識分子和高齡受眾的好評,被譽為綜藝界的一股“清流”。相反,年輕的90後受眾,則強調強個性、開腦洞、二次元等特征。這對網絡綜藝擺脫高成本、拼明星和同質化“陷阱”,無疑提供瞭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強娛樂、重垂直、年輕態、高效率、全心投入”,愛奇藝副總裁薑濱提出瞭這五項網絡綜藝差異化內容。也有人認為,小制作、博尺度、粗加工的陳舊網感將向精細化、深度打磨的新網感升級。無論如何,觀眾口味的差異和精細化,也決定瞭網絡綜藝生態的成熟化——差異化創新已是箭在弦上。

最難的是“保持匠心”

“工匠精神”,或者說“匠心”,一直是近年來輿論的高頻詞。對網絡綜藝而言也不例外——創新需要的不隻是對大勢的把握,也許更需要“十年磨一劍”的匠心。

“有時候,為瞭一個創意研發的深入跟進,可能需要兩三年時間打磨一個節目。但並不是所有制作者都會選擇這樣去做。”冷凇說。

以高爾夫球賽的直播為例。冷凇指出,國內還沒有一個團隊能在山頂上全程跟拍一號木,總是半途就跟丟。而美國比賽中從起飛到落地,機位都跟得很好。曾疑惑不解的他向其中一位攝影師請教,得到的答復是:“我專門幹這活已經幾十年瞭。”

“匠心是需要環境支撐的。”遠景影視公司副總經理王剛認為,市場環境的駁雜,常常讓懷揣匠心的入行者過多卷入銷售、廣告等眾多問題,所以最難的是“保持匠心”。隨著新一年綜藝節目制播分離趨勢的顯著化,制作工藝也將變得更加專業,這對於“保持匠心”無疑是利好的消息。

很大程度上,保持匠心也意味著打造“團隊”。“相比於打磨節目,我們更傾向於打磨團隊。”米未傳媒CEO牟頔談起她的“打磨”之道,“比如《奇葩說》團隊,他們每年就做一個節目,剩下的時間學習、成長,以此保證自我更新的動力。”這也印證瞭“保持匠心”重要的一點——從業者不應隻是“埋頭苦幹”,也應為“抬頭仰望”留白。 (本報記者 魯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