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寂靜

在千分之一秒內

我回瞭趟老傢

下雪瞭

暴雪

我走著

找我的村莊,找地下的

父親,找冬眠的蟲子

找嚴陵河,找黃龍泉,找甜水井

找花喜鵲,找叫天子

找莊稼地裡的仙傢

找仙傢駕著的那朵雲

在雪的被子下面

我找到瞭肥胖的麥苗

卻沒有見到草,沒有看到冬眠

的蟲子,沒有遇到仙傢

當然,在老傢,我並非一無所獲——

我找到的是

大把的

寂靜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跟路神一起唱歌

路神啊,你竟然向我

問路

哎呀,我也找不到

那熟悉的村口

太陽落山瞭

貓頭鷹跟在挖掘機身後

也許,隻有它

才知道通向村子的路

路神啊,閑著也是閑著

咱們就一起唱兒歌吧——

晌午頭,

鬼玩猴;

晌午偏,

鬼撂磚;

晌午錯,

鬼推磨。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那隻雲雀

午後

那隻童年的雲雀突然現形

在村南的田野上

在麥苗與露水之間

沖天而起

響成一串亮汪汪的

雨滴

我知道這是白日夢

我想知道——

那隻雲雀哪兒去瞭?

如果轉世為鳥

它在哪片天空鳴叫

如果投胎為人

他在哪座城市打工

我還想知道——

它是否就是那位找上門來

要我替他討薪的語音尖細的老鄉?

那隻雲雀一直尖叫著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海裡鬧水荒瞭

失蹤多年的表哥

突然現身

他滿身水草和污泥

捧著一個臟兮兮的蚌殼

許多年之前,他去老龍潭捉魚

再也沒有回來

那潭

連著大海

“你怎麼回來瞭?”

表哥紅著臉回答:

“海裡鬧水荒瞭,他們把我遣返回來。”

他說他回來的時候

找不到從前的水潭、草地和沙灘

隻好從一個臭水坑裡

拱瞭出來

望著腥臭的表哥

我不知道說啥才好

隻好跟他一起

發呆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口哨

鄰居盧大伯一輩子膽小

樹葉掉到頭上也會嚇他一跳

見瞭螞蟻,他總是主動讓道

沒想到,臨死的時候

他突然調皮搗蛋起來——

把最後一口氣

吹成瞭

長長的長長的

口哨

黎明時分

他給守靈的兒子托夢——

“在那邊一切都好。”

就在入殮的時候,盧大伯

突然起身,笑嘻嘻地說

閻王嫌他的口哨過於吵鬧

就把他趕回人間來瞭

從此,在村子與田野之間

日夜響徹一支口哨

旋風遇見它

也會主動

繞道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雨神

突然看見我的表哥

他腦袋著火,大叫著:“渴,渴,渴!”

他像被點燃的老鼠

沖向村口的水井

人們說他自殺瞭

我卻看見

表哥頭戴水井,在田野上

大呼小叫

就像當年,我們頭頂蓮葉

在夏日的雨地裡賽跑

夢裡,表哥潑灑著雨水

大笑著:“哈哈,我是

雨神,承包瞭咱村所有的土地!”

文瘋子的暗風景詩系之一:跟路神一起唱歌吧!

作者簡介:

張鮮明,1962年生,現任河南日報報業集團新聞媒體專傢委員會委員。系河南省作傢協會副主席、美國職業攝影傢協會會員、河南省詩歌學會會長、河南省散文學會副會長。

作為詩人、作傢,張鮮明是先鋒文學的探索者。他的創作,因濃鬱的超現實主義色彩和魔幻風格而引人註目。多年來,他在《詩刊》、《十月》、《星星》、《大傢》、《莽原》、《中國詩歌》、《詩林》、《詩潮》、《延河》、《江南詩》、《青年文學》、《散文選刊》等雜志發表詩歌、小說、散文、非虛構文學作品數百篇(首),出版詩集《夢中莊園》、《詩說中原》和報告文學集《排場人生》。他的散文《一張用舊的臉》,獲中國孫犁散文獎一等獎。其詩歌和散文作品多次入選中國重要文學選本。他因在詩歌活動組織方面的特殊貢獻,而獲“中原詩歌突出貢獻獎”。

作為攝影傢,張鮮明是中國“幻像攝影”的首創者。他的“具有繪畫效果的意象攝影方法及專用光影折射裝置”,獲中國國傢知識產權局頒發的發明專利證書。他的幻像攝影作品集《空之像》,在中國攝影界產生瞭重要影響。其攝影作品曾應邀在意大利展出,並多次在國際國內攝影展中獲獎。中國攝影傢協會主辦的《中國攝影》雜志,曾對他在“幻像攝影”方面的開創性貢獻及取得的突出成就,予以重點推介。

作為新聞人,張鮮明是“新新聞報道”的積極倡導者。長期以來,他主張用文學手法進行新聞寫作,並取得瞭一系列重要成果。他因以詩歌寫新聞並發表在省報頭版頭條,而成為中國“新聞詩”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之一。2014年11月,河南電視臺舉辦“詩說中原——張鮮明新聞詩朗誦會”,在衛視頻道播出之後,在中國產生瞭廣泛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