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翻開《紅樓夢》,你會發現很多人都和黛玉相似。

最公認的是晴雯,王夫人提到晴雯相貌時說過:“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這麼一說,王熙鳳腦子裡立馬浮現出一個人來,正是晴雯:“方才太太說的倒很象她”。

“晴為黛影,襲為釵副”,晴雯和黛玉相似的是相貌和性格,都那麼天真直率,嘴上不饒人,又都那麼清高自愛,目無俗塵。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林黛玉,晴雯

黛玉雖然和寶玉從小一桌吃,一床睡,可寶哥哥偶爾開個玩笑:“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的貌”,黛玉立馬就撂下臉子要告訴舅舅舅母去,嚇得寶玉連央告帶賠禮,說要“變個大忘八,等她做瞭一品夫人病老歸西的時候,替她往墳上馱一輩子碑去”這才罷瞭。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各人的丫頭也帶著主人的氣質。

元春四姐妹的丫頭們:抱琴、司琪、侍書、入畫,名字中嵌著四姐妹的愛好:琴棋書畫;鳳姐身邊的平兒雖溫厚平和,可辦事能力必須是一流的,不然怎麼跟得上璉二奶奶的節奏?

寡嫂李紈的丫頭連名字都透著寡凈:素雲、碧月;夏金桂這樣的主子,有個寶蟾那樣刁蠻輕浮的丫頭倒是合情合理。

黛玉身邊的丫頭紫鵑,不僅體貼細致,慮事周全,更是深知主子的性格。寶玉見她隻穿著薄綾襖和夾緞子背心,伸手向她身上摸瞭一摸,說:“穿這樣單薄,還在風口裡坐著,看天風饞,時氣又不好,你再病瞭,越發難瞭。”面對人人捧著的榮國府鳳凰男,紫鵑並不買賬,扔下兩句話就起身走瞭:“從此咱們隻可說話,別動手動腳的。一年大二年小的,叫人看著不尊重。”—-紫鵑對黛玉的瞭解,真真趕得上一個閨蜜瞭。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林黛玉,紫鵑

說到自己尊重,不能不提晴雯,賈府的下人們,大概沒人比她出身更低瞭,她是奴才的奴才。原是賈母的下人賴嬤嬤買的,賴嬤嬤帶著她出入賈府,因見老太太喜歡就將她孝敬瞭主子。雖是這樣,晴雯卻活得絕不低三下四。

當初一起從老太太屋裡撥過來的兩個丫頭:晴雯和襲人,襲人早就和寶二爺初試瞭雲雨,晴雯卻從不肯越雷池半步,連過分親熱都不行。

怡紅院的丫頭們個個不簡單。小紅為在怡紅院不得志鬱鬱寡歡,四兒得著個機會就拼命籠絡寶玉,晴雯可看不上這樣的,也絕不上趕著和寶二爺套近乎。

晚間院裡的涼塌上,寶玉拉晴雯坐在身旁,晴雯說:“怪熱的,拉拉扯扯作什麼!叫人來看見象什麼!”見寶玉不放,她又推說去洗澡,二爺一聽洗澡又來勁瞭,要“拿水來,咱兩個一起洗”。

說道洗澡,晴雯又一個看不上:

罷,罷,我不敢惹爺。還記得碧痕打發你洗澡,足有兩三個時辰,也不知道作什麼呢。我們也不好進去的。後來洗完瞭,進去瞧瞧,地下的水淹著床腿,連席子上都汪著水,也不知是怎麼洗瞭,笑瞭幾天。我也沒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

這番話的意思多明顯:你們那些鬼鬼祟祟的事,誰稀罕!

這樣清高的晴雯,真是和黛玉相似呢!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晴雯

若說最接近黛玉性格和外貌的是晴雯,那麼在氣質上和黛玉相似的就是另一個女孩兒瞭。

那日寶玉路過薔薇架下,見花下一個女孩兒正蹲在那裡用簪子劃地,“隻見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顰秋水,面薄腰纖,裊裊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態。”這個女孩兒就是齡官兒—-十二個小戲子中的一個,也是和其他十一個小戲子完全不相同的一個。

“齡官畫薔”是和“黛玉葬花”、“湘雲眠芍”、“晴雯撕扇”一樣經典的畫面。

那日她正在傷心,許是賈薔不留神沖撞瞭她,她心裡又恨又放不下愛,煎熬地拿著簪子一筆一劃寫瞭無數個“薔”字。簪子一筆一筆劃入泥土中,心中的幽怨和無奈隨著這一筆一劃細細流動,能排解出多少呢?

探春在勸趙姨娘時說過:“那些小丫頭子們原是些頑意兒,喜歡呢,和她們說說笑笑,不喜歡便可以不理她。便她不好瞭,也如同貓兒狗兒抓咬瞭一下子”,這話雖不好聽,卻是實情。

在當時那個社會中,這些被人買來的小戲子,不過是初建大觀園時采買的玩器古董、花木禽鳥等多個類別中的一項。

可偏偏齡官的心氣和別人不一樣。

文官乖巧,芳官狂妄,藕官菂官幹脆沉浸在戲文裡不出來瞭,豆官葵官等天真爛漫,心無所想,她們都能把大觀園視為樂園,獨齡官兒不能。

在她眼裡,大觀眼無非是個豪華的牢籠—-人格不同,眼前的事物絕不相同。這個身為下賤的小戲子心中有著更加廣闊的天地,她從不甘願做個大宅門裡的“金絲鳥”。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齡官

一個整日悶悶不樂的小戲子,誰能猜透她的心事竟然那麼與眾不同?就連賈薔也瞭失算。

薔哥兒滿心歡喜的花一兩八錢銀子買瞭雀兒來逗她開心,不想卻讓她觸景傷情。

看到籠子裡的鳥兒,就像看到自己的身世:你們傢把好好的人弄瞭來,關在這牢坑裡學這個勞什子還不算,你這會子又弄個雀兒來,也偏生幹這個。你分明是弄瞭他來打趣形容我們,還問我好不好—-她在花下寫著他的名字,他卻並非她的知己,這讓齡官多麼悲傷?

“有的人懂你,有的人愛你”。賈薔屬於後一種。見她發怒,賈薔慌瞭,連忙把那隻剛買來的“玉頂金豆”放瞭—-“放瞭生,免免你的災病”。要知道這是一兩八錢銀子買的呢!

一兩八錢銀子是個什麼概念?小丫頭們一個月的月錢是五百錢,襲人、鴛鴦這樣頂級丫鬟的月錢才一兩銀子,趙姨娘給賈府生瞭一兒一女,混上瞭“半個主子”的身份,一個月也不過領到二兩銀子的月錢。

對賈薔來說,一兩八錢銀子不是小數兒,齡官一個不喜歡,他說放就放瞭。晴雯撕幾把扇子麝月說她作孽,寶玉打圓場說“幾把扇子能值幾何?”和梨香院這一兩八錢銀子比比,果真是“幾把扇子能值幾何”瞭。

即便有人當寶貝似的捧著,齡官還是排解不出滿心委屈一腔愁悶。她知道園中再好,終究是人傢的地方。賈薔再好,誰摸得清這大傢族支脈公子爺的心路?即便兩情無猜,誰又料得到將來會有個什麼結果?

悲傷的人看到的都是悲傷。

她性格中那青黛色的憂鬱,和無可排解的緋紅色心事,怎麼就和黛玉如出一轍?

齡官畫薔,簡直就是黛玉葬花的另一個版本。

世上就是有一種人,五官並不很像,氣質卻神似。一樣單薄的身子,一樣的多愁神色。想來齡官畫薔時,也是眉尖微蹙的吧?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賈薔,齡官

除瞭齡官,還有一個小戲子被人喊出來“活像黛玉”。

寶釵過生日時,老祖宗拿出二十兩銀子讓鳳姐安排慶生宴,賈母深愛那作小旦的與一個作小醜的,因命人帶進來……令人另拿些肉果與他兩個,又另外賞錢兩串。鳳姐笑道:“這個孩子扮上活象一個人,你們再看不出來。”人人都看出來不說,隻湘雲口無遮攔喊出來:活像林姐姐的模樣!

有些讀者誤認為這個小旦就是齡官,其實不然。當時,賈母拿出銀子讓鳳姐治戲酒,鳳姐還打趣說“巴巴的找出這黴爛的二十兩銀子來作東道……這個夠酒的?夠戲的?”可見唱戲和酒席都是要花錢的,何況寶釵將笄之年的生日,隻讓傢裡的小戲班子唱幾出戲也欠隆重,不是賈府的待客之道。所以這裡出現的十一歲的小旦和九歲的小醜都是外面請來的。

看來賈母真是太喜歡林黛玉瞭,她見瞭這小旦就打心眼兒裡那麼愛得慌,自己都不知是怎麼回事,想必老太太心裡還覺得就是對瞭眼緣瞭?還是經鳳丫頭一提醒才明白過來:哦,原來是和黛玉相似。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

在小花枝巷裡,小廝興兒和尤傢姊妹閑聊時提到“姑太太的女兒,姓林,小名兒叫什麼黛玉,面龐身段和三姨不差什麼”—-又一個和黛玉相仿的女子。

尤三姐心底明透,敢愛敢恨,雖然一時失足,那多是因為年幼,又跟著母親姐姐沾染那種環境所造成的,她自知悔恨已晚,一把鴛鴦劍自刎於心愛的人眼前。

這等剛烈,如她手中那把寶劍一樣,寧折不彎。有著黛玉詩中“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式的徹底。

和黛玉相似的女孩子們,晴雯、齡官、外面請來的小戲子,還有尤三姐,除瞭那個十一歲的小旦因隻出現過一次,著墨太少不知所以之外,另三個皆是清高聰明、出類拔萃、不同尋常的女子。

晴雯不肯同二爺拉拉扯扯,齡官見寶玉湊過來,“忙抬身起來躲避”,窘的寶玉“訕訕的紅瞭臉”,尤三姐更幹脆,見賈璉猜她心中所念者必系寶玉,忍不住一口啐過去,說:難道除瞭你傢,天下就沒瞭好男子瞭不成!

她們在自己的世界裡絕世而獨立,面對人人捧著寶玉心存一分自知兩分自重,外加七分與生俱來的孤傲,卻能得寶玉另眼相看。

除瞭同樣的美麗,命薄,這幾個女孩兒各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不少讀者喜歡揣摩曹公的本意,猜他喜歡寶釵和黛玉誰更多一點兒,看看整部書中和黛玉相似的這些女子就明白瞭,聰明靈秀與眾不同的女孩兒都是黛玉的影子。

寶釵呢,雖有句“襲為釵副”,可那不過是後人的總結,襲人和寶釵除瞭見解有幾分相似之外,其它地方(如外貌、氣質等)無半分相像。

倒是跳井死瞭的金釧—-寶釵將自己衣服給她做裝裹時說過“她活著的時候也穿過我的舊衣服,身量又相對”,可這也隻是身高、胖瘦相仿而已。曹公更愛筆下的誰?一比之下立見分曉。

可惜,這些女孩子們除瞭不知下落者(齡官兒和小旦),就是早夭(黛玉、晴雯、尤三姐),如含露嬌花一般,未及綻放就飄搖萎落於風霜之下。

紅樓夢裡性格與林黛玉最相似之人,雖是丫鬟但為人絕不低三下四

▲87版《紅樓夢》劇照,林黛玉

寶玉生日群芳開夜宴時,芳官“頭上眉額編著一圈小辮,總歸至頂心,結一根鵝卵粗細的總辮,拖在腦後”,正是黛玉進府那天寶玉的打扮“頭上周圍一轉的短發,都結成小辮,紅絲結束,共攢至頂中胎發,總編一根大辮,黑亮如漆”,引的眾人忍不住都說她和寶玉“倒象是雙生的弟兄兩個。”

之後的芳官出傢,暗示瞭寶玉的結局。

和黛玉相像的這些女子們皆如曇花一現,是曹公為黛玉之死寫下的一個個伏筆。

晴雯、齡官、尤三姐如片片花瓣,紛紛杳杳不見蹤影,黛玉,是這花魂。

林梅朵讀紅樓系列第七回 | 歷史堂團隊作品 | 文:林梅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