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唐代章碣曾在他的《焚書坑》詩中寫道:

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

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孔子作為儒傢思想的奠基人,也是法傢思想的源頭,在先秦時,他隻是諸子之一,儒傢雖號為“顯學”,也隻是百傢中的一派。秦朝時,官方的意識形態是法傢思想,故秦始皇及秦二世,都沒有到孔廟祭祀過他。西漢初年,經過長期的兼並戰爭,城鄉破碎,土地荒蕪,餓殍載道,整個國傢都掙紮在死亡線上,人民群眾亟需和平安定,休養生息,在這種情況下,主張“清靜無為”的黃老思想適應瞭這一環境,占據瞭思想領域的上風。

國傢經過三十多年發展,到景帝時期,國傢出現瞭經濟繁榮,但社會不安、政治不穩的問題,尤其是景帝末年的七國之亂的現實,讓人們認識到黃老學說不能成為治國安邦的長治久安之道。漢朝初年,在陸賈、賈誼、公孫弘,董仲舒等人的努力下,漢武帝罷黜百傢獨尊儒術,讓儒學從此居於統治地位,成為官方的意識形態,受到瞭後世中國人的推崇。

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圖片素材來自網絡

漢武帝雖然有尊儒之功,但他卻不是第一位到曲阜親自祭祀孔子的皇帝,而第一位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皇帝竟然是那個被後世以不愛讀書戲稱的漢高祖劉邦。

漢高祖劉邦,他是一位出身於小吏的天子,手下的大臣大多都也是楚地的屠狗賣繒之輩,並沒有多少文化知識。當天下群雄並起之時,所有的人都想為自己謀一個出路,包括那些學習儒傢思想的儒生們。於是,酈食其、陸賈、叔孫通等人投奔而來。不過,劉邦在剛開始時,對儒生們的態度十分惡劣。

據《史記·酈生陸賈列傳》記載,凡有儒生來拜見,劉邦就會把儒生的帽子摘下來當便盆;和別人談話時,常常表現出來的是一個市井穢語滿口的流氓無賴形象;即位之初,他對儒傢的學說典籍也沒有絲毫興趣。

但這一切,並不能說他沒有受到酈食其、陸賈、公叔通等儒傢學者的影響。

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圖片素材來自網絡

公元前202年二月,劉邦在定陶(山東曹縣)稱帝後,雖然竭力想糾正秦朝“用刑太急、仁義不施、不知教化”等弊端,但在政治制度上幾乎是沿襲瞭秦朝的舊制。因為秦朝的法傢思想被徹底的否決,導致國傢學說的空缺,使得劉邦不得不做出一些嘗試。據《漢書·高帝紀》記載,當天下初定之時,高祖令蕭何編法規律令,韓信重新申明軍紀,張蒼制定章程,叔孫通創制禮儀,同時還命令陸賈撰寫《新語》一書。

漢朝初立之時,朝廷內禮儀混亂,搞得劉邦很是惱火。叔孫通適時請求建朝儀,獲得應準。公元前200年,長樂宮成,行儀於朝時,“自諸侯以下莫不震恐肅敬”,“無敢歡嘩失禮者”。 此事,對劉邦的震動也很大,讓劉邦感覺到“為皇帝之貴也”。叔孫通於公元前198年,做瞭太子劉盈的太子太傅。後來,劉盈死後,他的謚號上加瞭一個“孝”字,表示“以孝治天下” 之義,用胡適老先生的說法,這便是儒教成為國教的第一聲。隻是叔孫通的缺陷在於,他隻是一位通曉儒傢禮儀的博士,他隻能通過制訂朝儀及宗廟儀法等具體事務來證明儒學並非像法傢所說的那樣毫無用處。

儒傢學說要想讓升為大一統國傢的指導思想,必須從思想上轉變最高統治者對儒學的偏見,讓統治者相信隻有儒學才會使長治久安的理想變成現實。而這種影響,則是由陸賈完成瞭。後世評價說:漢代重儒,開自陸生也。

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圖片素材來自網絡

陸賈,漢初時楚國人,楚漢相爭時以幕僚的身份追隨高祖劉邦,因能言善辯常出使遊說各路諸侯,深得劉邦賞識,被譽為“有口辯士”。據史載,以前,陸賈就常常因為在劉邦跟前說《詩》、《書》而受到他的責罵,挨罵的次數多瞭,陸賈也變得聰明瞭,不再直接說,而是將自己的思想轉化成文章,撰寫瞭《新語》十二篇以說明古今國傢的成敗原因。結果是:每奏一篇,高帝未嘗不稱善,左右呼萬歲。何況,這個陸賈也不隻是一個普通的儒傢學者,他更是一位立下大功的辯士,先曾經兩次招降安撫瞭南越王尉佗,對漢稱臣。公元前207年,趙高誅殺秦二世後,想和劉邦訂立盟約,劉邦派酈生、陸賈前去遊說,用私利誘惑秦軍將領,趁機攻破瞭武關。再加上,他在誅呂平亂前,曾向陳平建議主動結交周勃,獲得瞭老幹部們的認可,在誅滅呂氏,擁立文帝的過程中,出力頗多。

陸賈不僅為儒學在漢初的復興立下瞭汗馬功勞,並且為儒學在漢代的發展指出瞭方向,因此他是上承孟子、荀子,下啟賈誼、董仲舒的漢代重要儒傢人物,他的思想是由先秦儒學發展到董仲舒的今文經學的一個中間環節。陸賈和賈誼的這些天人感應的思想,後來被董仲舒發展成天合一的神學目的論。

在這麼多儒傢學者的影響下,晚年劉邦和先前已經是判若兩人。

據《全漢文》卷一記載,劉邦在《敕太子書》中這樣說:我生當亂世,正值秦朝禁學,自己也認為讀書無益。但自從我當帝王以來,常常思考這一問題,其實讀書能使人知道作者的意圖,“追思昔所行,多不是”。

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圖片素材來自網絡

據史載,公元前195年(漢高祖十二年),劉邦率大傢親征英佈班師回朝經過魯地時,到孔廟祭祀瞭孔子,開啟瞭歷代皇帝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這位不讀書的帝王,開創瞭皇帝親自到曲阜祭祀孔子的先河

圖片素材來自網絡

為瞭更好地奉祀孔子,劉邦還親封孔子的九世孫也騰為“奉祀君”專司祀孔之事。在漢朝,當諸侯卿相到魯為官時,常常是先拜謁孔廟,然後才走馬上任。在後世帝王中,祭祀孔子次數最多的皇帝,則是清朝的乾隆皇帝,他一人就先後8次親臨曲阜拜謁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