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文/總角聞道

沈從文(1902年12月28日—1988年5月10日),原名沈嶽煥,筆名休蕓蕓、甲辰、上官碧、璇若等,乳名茂林,字崇文,湖南鳳凰縣人,苗族,祖母劉氏是苗族,其母黃素英是土傢族,祖父沈宏富是漢族。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是現代著名作傢、歷史文物研究傢。1925年發表第一篇小說《福生》,1926年出版第一個創作文集《鴨子》。沈從文20世紀20年代起蜚聲文壇,與詩人徐志摩、散文傢周作人、雜文傢魯迅齊名。代表作《邊城》《長河》《中國古代服飾研究》。1988年5月10日,沈從文因心臟病猝發在傢中病逝,享年86歲。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和張兆和的情書式愛戀是中國文壇的一段佳話,沈從文也因此被戲稱為“情書聖手”。

那時,沈從文是教師,張兆和是學生,兩人相差8歲。18歲的張兆和,極其清秀美麗,被公認為中國公學的校花,有很多男生仰慕、追求她。

有一天,張兆和突然接到沈從文遞給她的一封信,開頭第一句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愛上瞭你。”張兆和愣瞭一下,但還是不動聲色地將信編號為“青蛙13號”,並放進瞭箱底。

後來沈從文給她的情書一封接一封,源源不絕地表達著心中的愛戀。他甚至軟硬兼施,對張兆和的室友說,如果再得到失敗的消息,他有可能去自殺。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老師尋死覓活的愛情,在學校引起軒然大波,大傢議論紛紛,給張兆和帶來瞭極大的困擾。作為一個大傢閨秀,她不願意陷入這樣的桃色新聞中,於是,她帶著沈從文的一沓子情書去見瞭胡適校長。其實,胡適早就有心撮合這對才子佳人,一面誇獎沈從文是個難得的人才,一面說作為同鄉,願意出面向張父說媒,還強調:”我知道沈從文頑固地愛你!”而張兆和的回答倔犟而驕傲,她說:“我頑固地不愛他。”沒有得到胡適的支持,張兆和隻好聽任沈老師繼續對她進行感情文字的狂轟濫炸。沈從文開始瞭馬拉松式的情書寫作。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功夫不負有心人,沈從文這個“頑固”的年輕人,硬是憑著一股韌勁,經過近4年的努力,終於將張兆和通到瞭手。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一生共出版《石子船》《從文子集》等30多種短篇小說集和《邊城》《長河》等6部中長篇小說,沈從文是具有特殊意義的鄉村世界的主要表現者和反思者,他認為“美在生命”,雖身處於虛偽、自私和冷漠的都市,卻醉心於人性之美,他說“這世界或有在沙基或水面上建造崇樓傑閣的人,那可不是我,我隻想造希臘小廟。選小地作基礎,用堅硬石頭堆砌它:精致,結實、對稱,形體雖小而不纖巧,是我理想的建築,這廟供奉的是“人性”(《習作選集代序》)。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的創作風格趨向浪漫主義,他要求小說的詩意效果,融寫實、紀夢、象征於一體,語言格調古樸,句式簡峭、主幹突出,單純而又厚實,樸訥而又傳神,具有濃鬱的地方色彩,凸現出鄉村人性特有的風韻與神采。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以鄉村為題材的小說是典型的鄉村文化小說,它不僅在整體上與都市“現代文明”相對照,而且始終註目於湘西世界朝現代轉型過程中,不同的文化碰撞所規定的鄉下人的生存方式、人生足跡及歷史命運。整個作品充滿瞭對人生的隱憂和對生命的哲學思考,一如他那實在而又頑強的生命,給人教益和啟示。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沈從文創作的小說主要有兩類,一種是以湘西生活為題材,一種是以都市生活為題材,前者通過描寫湘西人原始、自然的生命形式,贊美人性美;後者通過都市生活的腐化墮落,揭示都市自然人性的喪失。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其筆下的鄉村世界是在與都市社會對立互參的總體格局中獲得表現的,而都市題材下的上流社會“人性的扭曲”他是在“人與自然契合”的人生理想的燭照下獲得顯現,正是他這種獨特的價值尺度和內涵的哲學思辨,構起瞭沈從文筆下的都市人生與鄉村世界的橋梁,也正由於這種對以金錢為核心的“現代文學”的批判以及對理想浪漫主義的追求,使得沈從文寫出瞭《邊城》這樣的理想生命之歌。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

中篇小說《邊城》是他的代表作,寄寓著沈從文“美”與“愛”的美學理想,是他表現人性美最突出的作品,通過湘西兒女翠翠戀人的愛情悲劇,反映出湘西在“自然”“人事”面前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一代又一代重復著悲涼的人生,寄托瞭作者民族的和個人的隱痛。

沈從文和張兆和情書式的戀愛,被中國現代文壇傳為佳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