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文:令見

她,身型瘦削,笑起來的明眸卻如一彎新月,恬靜安然的氣質背後透著一股高雅與堅韌。

她,曾打算懸壺濟世瞭此一生,卻成瞭能承襲曹洞宗衣缽的佛門奇女子。

她,能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能將禪意蘊化毫尖,於筆墨揮灑中授人佛理妙義於無形。

養立法師:曹洞宗第五十代傳人、曹山寶積寺住持、2016世界佛教卓越領袖獎的獲得者

救人一時,不如渡人萬世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說起養立法師的出傢因緣,還要追溯到她早年的行醫經歷。生於中醫世傢的養立法師四歲起即追隨先祖學習中醫和針灸絕技,未及充齡便開始治病救人、懸壺濟世。雖然她也從小就隨父母供養、皈依、學佛、吃素,但是那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出傢。在她的父親看來,當大夫就是最好的菩薩心,於是她也繼承傢風,在傢修行的同時成為瞭一名醫生。而正是在她打算行醫濟世以瞭此一生的歲月裡,一位法師的出現徹底改變瞭她人生的走向。

這個讓她從一個普通的在傢居士轉變為真正的養立法師的大德是一誠長老。某日,一誠長老因為頸椎椎間盤突出,來醫院治療,那是她第一次見到這位德高望重的法師。“雖然當時他是一個病人,但他給我的感覺卻很安詳。尤其是他的眼神,就像嬰兒一樣。那種清澈的感覺瞬間就把我攝受住瞭。我想我要是能成為他這樣的人多好。”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後來,一誠長老生病或身體不適時,養立法師就會去協助治療。七年的治療過程,一誠長老使養立法師的內心發生瞭一種轉化,七年前,養立法師認為:學醫是第一位,而學佛是第二位;這七年來巍峨的殿宇,神秘的僧侶和清晨悠揚的鐘聲一點一點敲打著她的心;七年後,養立法師認為學佛才是所有事中的第一位。所以,養立法師做出瞭一個決定——出傢。幾個月後,她正式在廣濟寺剃度出傢,瞭卻瞭紅塵身後事。

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世

從此看書、打坐、閉關、清修成為瞭養立法師生活的全部,簡樸至極如閑雲野鶴。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師父卻推薦她到寶積寺常駐,並讓她五次跪下來發心。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歸隱固然值得艷羨,但普度眾生才是最高的修行。

她這時才意識到自己不論是在傢修行,還是出傢的這段時間,都沒有“發心”。因為她不想去承擔僧團的事情,她隻想做一個閑雲野鶴。發心是發自己不能發的心,才是真正的發心。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於是養立法師升座為住持後,在寶積寺進行瞭諸多改動。建整道場,重建禪堂,掛起鐘板依止曹洞儀軌修行,為千年禪宗古寺恢復瞭傳戒儀軌,使全球信眾人數最多的曹洞宗祖庭重新煥發出莊嚴神聖的光彩。她建立瞭“曹洞佛學院”以培育深入經藏研究佛學的僧侶,實施叢林學院化;提出文禪與農禪並重的教學特色;讀萬卷書,行萬裡路。興建修復後的曹山寶積寺已逐漸成為江南一流的集曹洞佛學院、佛學研究、拜謁祖庭、以及觀光遊覽為一體的中國佛教禪宗祖庭和唐式建築叢林,也是全國唯一一座由女眾駐錫祖庭的禪修道場。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在養立法師看來,同樣是吃飯穿衣,農耕勞作,僧人跟普通人最大的區別不在於形式,而在於心性。所以每逢天朗氣清之時,她總會帶僧尼出坡勞作。有時候拜謁祖庭,遇上疾風驟雨,也一步一行,直到如心。巧把塵勞做佛事,菜地,禪堂,這看似不相幹的地方,但對於凈戒禪院裡的養立法師,都是修行的道場。此時即便是已經成為一代住持僧的養立法師也並沒有忘記救死扶傷,行醫治病,從不曾因身份的轉換而有所怠慢。如果到瞭冬日,她還會連同幾個師父一起施粥。為使邊遠地區的民眾獲得基本的傳染病疫苗接種,法師遠赴藏區甘南為所有的草原醫生配備摩托車和相應的疫苗冰箱,並為他們提供每個月所需的汽油費用,讓廣大的牧民平生第一次接受瞭基礎的疫苗接種,使得甘南地區的傳染病發病率大幅度降低。

筆端悟得真三昧,便是如來不二門

作為寺廟住持的養立法師,也難免為各種繁忙的事物所纏,這時她喜歡停下來寫上幾行字。“一拿起毛筆我便滿心歡喜,並且最重要的是,寫經可以讓我一心不亂,提升定力,增長智慧。”——法師如是說。禪可以尋覓否?禪無法尋覓,卻可以隱匿在書法之中以禪意直通本心。因此,書法做為修行是認識自己,不斷完善自己的一個過程。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養立法師不僅自己寫書法,也與大眾分享書法的妙處。後來,越來越多善男信女自動前來討教,法師幹脆開辟瞭一處禪堂。古樸靜謐,禪意悠揚,每一位前來學習的信眾都安靜如斯,隻有輕微的練字窸窸窣窣的聲音,沒有人舍得打攪這份美好。養立法師告訴大傢,研習賞析書法,首要做到心與筆的統一。這世間,沒有美醜之分,萬物皆天生麗質。發現自己的審美取向,開發自身對美學的認識,大量而快速的書寫,無須思慮好壞,訓練筆觸和對美的理解。古德先賢也時常提到:“挑柴運米都是道。”隻要做事心專一境,拋開妄心,祛除我、法二執。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一定能得到其中的真諦與妙用。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震撼東西方的“傳燈”者

2016年,養立法師又以流利的英文演說震撼瞭全世界。在第三屆世界佛教傑出領袖獎發言中,她“出人意料”地全程用流利的英文發表瞭題為“光明與我們同在”的主題演講,引起與會者的強烈興趣與關註。養立法師良好的英語專業素養,極大的改變瞭國際佛教界對中國大陸漢傳佛教的認知,對於推動漢傳佛教的國際傳播與發展有著重要意義。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在演講中,養立法師談到她所在的曹山寶積寺現在已經成為中國的新興的女眾道場,女眾們如法修學佛陀的教誨。“作為‘佛教當代化’的實踐,我們一方面賦予傳統‘農禪’新的內容、發動周邊的村民和信眾共同參與當地有機綠色食品的開發和流通,分享收益。另一方面,開拓‘文禪’產品,運用網絡以輕松活潑的方式傳播佛陀的教誨,結合文化創意產業開發‘禪’系列工藝品、結緣品,使佛陀的教誨融入當代人群的文化藝術生活。”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養立法師用流利的英文發表瞭近十分鐘的演講,與會的各國高僧和文化精英都感到“震撼”。這意味著養立法師已經可以在世界上用英語作為中國漢傳佛教界的一員進行發言,直接用這種國際通行的語言和人交流,這有利於外國人瞭解中國漢傳佛教的真實情況。

作為一個年輕的中國比丘尼,養立法師十分榮幸地被授予瞭“2016世界佛教卓越領袖獎”,她是一個傳燈人,她不僅將佛陀的教誨在中國一代一代傳遞瞭下來,也讓智慧的光明點亮瞭全世界。正像她所說的:“一個有信仰的人,應該超越自己的生活質量和生命質量。”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

從妙手回春到佛門奇女子,她用英文演講震撼佛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