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有個牛人,碎成50片的古瓷壺都能“起死回生”

                             

古陶瓷在中國傳承瞭上千年,但許多流傳下來的珍貴陶瓷卻已支離破碎,讓人難以一睹舊日的風采。古陶瓷修復師就是拯救它們的職業“醫生”。58歲的王春發是濟南為數不多的民間古陶瓷修復師之一,也是這一非遺項目的唯一傳承人。在他手中,有無數的陶瓷寶貝“起死回生”。

僅憑一塊瓷片

就能認出一件瓷器

在藥王樓的工作室裡,王春發正在修復一件宋代的海水龍紋大盤。隻見他用毛刷細細清洗著裝在水盆裡的三十多個盤子碎片,“這些瓷器長期埋在土裡遭受侵蝕,出土後斷茬和紋飾面上都很臟,所以拿到一件殘損的瓷器,首先要對其進行浸泡和清洗,至少需要半個月。”

王春發說,有些個人收藏的破損瓷器被收藏者自行用膠水等簡易拼接,有的還用鋦釘修補,修復這種瓷器就得先拆解再清洗,更加麻煩。清洗完符合修復要求後才能進行拼接,而拼接既是技術活也是學術活,一把碎成50多片的古瓷壺光靠想象拼接可不行,王春發把唐宋元明清的古陶瓷歷史熟讀瞭多遍,才掌握瞭各個年代的陶瓷器型和材料、工藝,隻要看到一塊瓷片,腦中馬上就能浮現出它完整的樣子。

拼接瓷器時,缺少一兩塊是常有的事,缺啥補啥,王春發這時就會用自己準備的陶瓷材料配補,這些材料來自於他從國內各窯址收集來的古瓷片。“讓這些材料在厚度、弧度上和要修復的瓷器相吻合,需要反復打磨,有時磨上多天也未必合適,很多慕名來學習者多數都過不瞭這道關。”他說。

完成瞭這道工序後就該做仿釉工藝瞭,顏色、質感都要和原瓷器相匹配。這道工序是展現一個古陶瓷修復者審美水平和技藝能力的關鍵環節,在這方面王春發能做到95%以上的相似度。

年輕時就感興趣

跟大師學藝三年

王春發能成為一名專業古陶瓷修復者,可以說是出於偶然。“很幸運能認識我的恩師錢旋老先生,是他給瞭我機會與古陶瓷修復結緣終生。”王春發告訴記者,1999年的一天,在賓館工作的他接待瞭一位來自浙江的客人,這就是錢旋先生,是國內有名的古陶瓷修復大師。

從小動手能力極強的王春發早就對文物修復產生瞭興趣,他如今還保存著1996年前後出版的一些與文物修復相關的雜志。“那時我常去文化市場買些破碎的瓷器在傢琢磨著修補一下,是很簡單、原始的修復。”王春發說。

這門傳統技藝

面臨失傳危險

結識錢老後,王春發的陶瓷修復愛好終於上升為專業。每當錢老來濟南出差,他總會陪在一旁,三年間斷斷續續的觀摩學習讓他認識到,古陶瓷修復遠比想象中要難得多。王春發曾一度喪失信心,但又不甘心,拿著殘損瓷片夜以繼日反復地實驗,讓他的修復技術最終有瞭質的飛躍,錢老也終於正式收他為徒。王春發於2006年設立瞭屬於自己的工作室。

“社會上對古陶瓷修復的需求量非常大,但優秀的古陶瓷修復師卻是鳳毛麟角。”王春發說,古陶瓷修復慢工出細活,曾有一件比較復雜的器物他修瞭夠半年,平時找上門的活他都忙不過來,為此他隻能對外設一個價值門檻,普品陶瓷器就不再接手瞭,但有時也會做一些純公益性的修復。

每一件古陶瓷器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每次修復都是對修復師的考驗。古陶瓷修復的流程諸多,每一個環節都十分復雜,若是沒有耐心和樂此不疲的執著根本堅持不下來。王春發教過的學生中,大部分未能學成就放棄瞭,堅持下來的屈指可數。“現今遇到個具備古陶瓷修復綜合素質的學生太難瞭!這門優秀的傳統技藝真的面臨著失傳的危險!”王春發感慨地說。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於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