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老師:西醫救命,中醫治病

                             

南懷瑾老師:西醫救命,中醫治病

近世科學促進瞭機械工業的發達,為人類帶來瞭高度的物質文明,可是維護人類生存安全,與生活幸福的技能與學術,卻未能隨科學的進步而並駕齊驅。如救世救人的醫學發展,遠不如科學武器殘害人類的快速與急烈。尤其在中國,自本世紀開始,受歐風美雨的襲擊,本來造福東方人類社會達三千年之久的中國醫學,因國人由心理的自卑而失去其自信,對它產生瞭懷疑,因此使其內蘊的精華,為西方醫學所掩奪,至於一蹶不振。

其實東西方醫學,各有長短,隻是中國醫學缺乏科學精神,和科學方法的整理,抱殘守缺,師心自用,以致形成傢傳祖秘的絕學,而無法宏揚為公開而普遍的濟世學術,未能促使隨時革新的醫學。

在今天,無論哪一種學術知識,都須破除門戶之見,而互集眾長,才能對人類的幸福有嶄新的貢獻。就拿中西醫學來說,由於文化背景的不同,也各互有短長,如:

(一)中醫的理論基礎,以中國哲學為出發點,強調精神勝過物質,偏於唯心的路線。

西醫的理論基礎,以科學實驗為出發點,認為物質勝過精神,偏於唯物的路線。

(二)中醫註重養生,如飲食的攝生,寒、溫、暑、濕的保養。

西醫註重衛生,如註重環境的衛生,預防傳染病的流行。

(三)中醫自二千年前,即有生理的解剖,但以活的人物為對象,隻是沒有如現代具備科學觀念與科學工具的輔助,因此不能精益求精。

西醫雖然重視生理的解剖,但以死的人體或一般生物為對象,而人非一般生物,生機更非死理可比,藉此類推證明,確有不少弊漏。所以西醫解剖的結論,還須再求進步,有重新研究,精益求精的必要。

(四)中醫特重氣脈與氣機的原理,以生命的活動功能為重心,一切藥物治療,和養生的觀念,都由此而發。例如一砭、二針、三灸、四湯藥的步驟,即由此而來,這種特色,西醫尚有缺欠之處。

西醫特重軀體腑臟的組織與保護,所以對血液營養的調整,維他命與荷爾蒙的補充,則有獨到的貢獻。

(五)中藥以取於天然為主,所用藥物治療,直接營養,便以服食生物為主。間接營養,是以攝受椊物為主。雖然自有充分的理由,但終嫌過於原始,不合於現代的科學方法。

西藥以流註人體以後,與生理的組織調配為主,因此無論直接和間接的治療,多半註重礦物及生物的化學性藥物,但終嫌視人如物,且有許多副作用,反而有礙人體生命的真元。

由以上各點大致看來,中西醫學,彼此各有長短,不可偏於本位之見。

《中國文化泛言》

---------------

學中醫的更要註意,因為中國的醫學理論是建立在道傢哲學基礎上;西醫的理論是建立在物理實驗的基礎上,所以兩個文化基礎不同,一個從物理文化、唯物文化來,一個是唯心文化來;也就是一個是哲學系統來,一個是科學系統來。其實西醫、中醫都有最高的一面,不要偏頗。

身上長一個東西,要靠西醫科學儀器檢查出來,三個指頭把脈是摸不出來的,雖然也有高明的人,但一般半吊子是靠不住的。尤其現在有瞭掃描技術,更清楚,靠指頭,靠意想,很難準的。所以中國人有四句俗話一一“肺腑而能語,醫師面如土”,五臟六腑如果會講話的話,那個肝在裡頭講話瞭:老兄,我沒有病,那是肺部的事情。醫師聽瞭就臉色如土。“山川而能言,葬師食無所”,山川如能言語,看風水、看地的人也就沒有飯吃瞭。

*****

普通我們講腸胃不好,脾胃是脾胃,腸子不好是排泄系統不好,不一定是胃的毛病,這個不能混為一談的。西醫的治療同中醫是兩個路線,但一樣有功效,隻是基本的學理不同。

所以我經常分類,西醫的哲學建立在唯物、建立在機械上,它也有高明的一面;中醫建立的哲學基礎是精神的,是唯心的,也有它高明的一面,而且治療的方法往往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頭腳為什麼痛?必先找出根本原因才能加以治療。

*****

我常說,西醫救命,中醫治病。有些急癥,例如胃出血瞭,你不相信西醫,不趕快去打針,偏要去看中醫,那你自己找死。

你認為三個指頭把脈非常準確,我卻覺得不大保險。中醫摸脈叫做三指禪,這個不是禪宗的禪,不要搞錯。憑三指真能夠判斷到內部的全體嗎?那太難瞭。除非你打坐工夫已經到瞭二禪以上,或到瞭“心物一元,自他不二”的境界,那時你這個指頭把脈並不是光靠脈,是靠心靈的電感,自己與病人的身體合一瞭,才能體察出來病癥。

幾十種脈象,要靠三個指頭去感覺,粗細浮沉長短遲速,還算容易感覺,有些脈就比較難體察瞭。三個指頭摸人傢的脈,嘴裡還跟人傢講話“股票今天怎麼樣?美鈔多少錢啦?”如果碰到我,趕快把手抽回來,寧可自己去抓藥。再看老前輩把脈的時候,眼睛一閉,叫他都不理,那才是真把脈。有時候遲疑十幾分鐘手不拿下來,皺眉頭去體認。現在是隨便摸摸就開藥方,這種醫生不看也罷。

《我說參同契》

------------------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

這裡明白地告訴我們生命的本源,儒傢的思想,道傢的思想,諸子百傢,中國文化講人生的修養,都從這裡出來。這裡告訴我們要認清乾的道理,生命的本體,把握瞭這點就知道乾道的變化,在各正性命,真懂瞭這個道理,自己就可以修道瞭,修成長生不老。

中國文化中道傢講究兩個東西——“性”與“命”,性就是精神的生命,命就是肉體的生命。西方哲學唯心的,隻瞭解到性的作用,對性的本體還沒有瞭解,把意識思想當作性,這是西方哲學的錯誤。

命,西方醫學到瞭科學境界,但仍不懂“氣”的功能。現在美國流行研究針灸,研究中醫,仍不懂這個功能。西方的病理學,註重在細菌方面,如今也研究到病毒,這還是以唯物思想作基礎。東方中國的病理學,不管細菌不細菌,建築在抽象的“氣”上面,因為氣衰瞭,所以才形成瞭病。西方的抗生素,往往把氣困住瞭。我常常告訴朋友,西醫隻能緊急時救命,不能治病,西醫治瞭以後再去找著名的中醫處一個方子,好好把氣培養起來,補補身體。

在病理上,細菌是哪裡來的?為什麼形成?有許多細菌並不是從身體外面來的,如白木耳是用細菌種的,但有更多木頭上面自己生長靈芝一類,這菌又是哪裡來的?這是講性與命的道理。

懂瞭《易經》,自己就曉得修養,自己調整性與命,使它就正位。思想用得太過瞭妨礙瞭性,身體太過勞動,就妨礙瞭命,這兩個要中和起來,所以各正性命,於是“保合太和”。中國人道傢佛傢打坐,就是這四個字,亦即是“持盈保泰”。所謂“持盈”,有如一杯水剛剛滿瞭,就保持這個剛滿的水平線,不加亦不減,加一滴則溢出來瞭,減一滴則不足。所謂“保泰”,當最舒泰的時候要保和瞭。譬如用錢,決定保存一百元,如用去十元,便立即補上,仍保存一百元,這就是保泰。所以打坐的原理就是“保合太和”,把心身兩方面放平靜,永遠是祥和,擺正常,像天平一樣,不要一邊高一邊低,政治的原理,人生的原理,都是如此。

孔子就告訴我們“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什麼是大吉大利?要保合太和啊!所以研究《易經》,看瞭孔子這些話,還卜什麼卦呢?不卜已經知道瞭,保合太和,才利貞——大吉大利嘛。

《易經雜說》

------------------

因為我中醫西醫的朋友很多,常常分成兩派,所以我告訴他們說,西醫最初的基礎是西方的唯物哲學來的,西醫的科學實驗是靠動物、靠機械來的,一個醫學的發明要死瞭很多的老鼠、猴子、兔子用來做實驗,結果西醫忘記瞭一個基本,它把病人當東西看,因為它是唯物的。所以我說醫院我一輩子不去的,我熟得很所以絕不去,一個病人不過是個東西嘛!他們對猴子、對老鼠也是這樣幹的。

中醫不然,中醫的根本基礎是中國古代的哲學來的。像我小的時候,我的老師就是中醫,來看病人一進來瞭就說,“把窗子關好,帳子放好,被子給他蓋好。”叫他把手拿出來慢慢摸,然後開瞭藥,病人吃瞭以後,還坐在旁邊等,“我看兩個鐘頭會出汗。”等到一出汗一看說:“好瞭!這一副藥不要吃,那一副趕快熬瞭。”中醫是把人當人看,西醫是把人當物看,這是真的!這一點假使我辦醫院,非改進它不可!

我在臺灣的時候給醫學界講過話,在陽明醫學院,政府創辦的,當時是孫中山的外孫做校長,他是留學德國的西醫。我上來就痛快批評瞭西醫,也批評瞭中醫。然後我講,你們西醫不要反對中醫,都講人傢不科學、迷信,你們沒有研究過嘛,什麼叫做迷信?不懂的事亂下斷語,本身已經犯瞭一個錯誤,就叫迷信,不知道的事情你亂去批評就是迷信。中醫呢,也不要輕視西醫。中國人有兩句話,“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真的愁喝酒沒有用的;“藥能醫假病”,世界上不管中醫西醫,那個不死的病你們都醫得好,到瞭真死的時候,誰都沒有辦法。

《南禪七日》《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整理自《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藥師經的濟世觀》《如何修證佛法》

******

(從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入手)7月份“走近南懷瑾先生”著作系列導讀—搜索:迦陵仙音禮敬南懷瑾(xianyinLJnanhuaijin)

南懷瑾先生(1918年—2012年)是現代享譽國內外,特別是華人讀者中的文化大傢,中國傳統文化的積極傳播者和倡導者。他一生經歷奇特,願行非凡,除自身天資極高之外,自幼飽讀詩書,遍覽經史子集,學養深厚,加之他豐富且不可復制的特殊經驗,並且始終致力於實修實證,使其融通中華傳統文化儒道佛之精華,兼通諸子百傢、詩詞曲賦、天文歷法、醫學養生等。2012年9月,南懷瑾先生仙逝,給世人留下瞭大量融會貫通、深入淺出讀解中華傳統文化的著述。南先生的著述把沉睡深奧的經典變成活生生可以觸摸踐行的日常,是讀者尤其是年輕人踏入中華傳統文化之門的鑰匙,讓人受益終生。

******

本頭條號,及同名微信公眾平臺和新浪博客相關文章均為迦陵仙音禮敬南懷瑾整理首發,未經本平臺許可,其他頭條號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