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皇帝卻身著“龍袍”下葬,清朝人卻留著明朝的發髻

                             

2006年5月,在北京石景山區的一個建築工地上,挖掘機一鏟子下去挖出瞭一具棺材,就這口看似普普通通的棺材卻驚動瞭全國的考古工作者,當地的考古隊員在棺材板的一側發現瞭“皇清誥授,中憲大夫黃拙吾之靈柩”幾個紅漆寫的字,“皇清誥授”這四個字的意思就是清朝的皇帝下旨冊封,說明這是一個清朝的墓,而中憲大夫在清朝是一個正四品的文官,官位還不低。可是翻遍瞭史書也找不到這個叫黃拙吾的人。隨後打開棺蓋的一剎那,棺內的景象讓在場的考古隊員大吃一驚。打開蓋子,棺材裡躺著的不是一具白骨,赫然是一具完整的幹屍,幹屍整個面部已經變黑,但是卻沒有漏出骨頭,皮膚頭發都保存的非常好,皮膚隻是有點變黑,卻沒有腐爛,有的地方甚至還有點發黃。當時考古隊員用手去摁的時候,皮膚還很有彈性。為何發掘出幹屍會讓考古隊員大吃一驚呢?原來在北京地區發掘出幹屍,這在歷史上還是頭一次,按理說西北地區高溫幹燥,水分蒸發快,強烈抑制瞭屍體的腐敗和細菌的增長。而著名的馬王堆幹屍是保存在防腐液體裡,而北京地區即算不上高溫幹燥,屍體也沒有保存在液體裡,這具屍體是如何保存至今的呢?通過對現場細致的勘測,考古隊員找到瞭問題的答案,在發掘棺木,清理現場的時候,考古隊員發現土裡有一些奇怪的白色粉末,正是這些奇怪的粉末,才是屍體保存的如此完好,這種物質就是現代所說的白膏泥,古人通常用來對棺木密封,使土壤裡的水很難滲透進去,因此,屍體才能幾百年不腐。不是皇帝卻身著“龍袍”下葬,清朝人卻留著明朝的發髻

緊接著,考古隊員開始對幹屍進行仔細的檢查,誰知道當考古隊員看向幹屍頭部的時候,一個細節又一次讓在場的考古隊員大吃一驚。棺材上明明寫著這是清朝下葬的,但是幹屍的頭部卻赫然挽著一個明朝的發髻。我們知道,清軍入關後,從法律上嚴格推行一項制度,以頭發來表明你叛逆與否,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任何人不得抵抗。那為什麼這個墓主人可以違抗如此嚴格的法令,帶發下葬?考古隊員對墓主人的身份更加的好奇。此時,北京石景山出土幹屍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驚動瞭考古界的專傢,專傢也對種種疑點提出瞭自己的看法,其中聽起來最有可能的就是,在此下葬的根本不是什麼清朝的大臣,而是一名道士。原來,清朝入關以後,為瞭籠絡漢人,承認瞭漢族宗教的合法地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佛教和道教,也就是說即便有嚴厲的剃發令,道士依然可以保留發髻修行,而不被責罰。再加上以雍正為首的部分皇帝對道教的長生不老藥非常癡迷,從而也給瞭道士很高的地位,也有道士因此被冊封官職。不是皇帝卻身著“龍袍”下葬,清朝人卻留著明朝的發髻

就在大夥對道士說幾乎堅信不疑的時候,大夥的發現卻徹底推翻瞭這種假設,考古隊員發現幹屍裡層穿的一件衣服呈深紫色,下邊繡的是“海水江崖”上邊繡著一條龍。在場的考古隊員覺得這就是一件“龍袍”,隨即找到瞭龍袍鑒定方面的專傢,專傢通過鑒定發現,這件龍袍做工非常精美,也具有金線的特征,真實性毋庸置疑。事實上也有皇帝才能穿著龍袍下葬,就算皇子皇孫違反規定也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難道,墓主人真的是皇上?考古學傢繼續研究發現,幹屍前額光禿禿的,就連毛根都給刮幹凈瞭,這說明幹屍生前還是嚴格的遵循的剃發令,隻是死後才把辮子拆瞭把它盤成發髻下葬。原來,清朝在剃發令頒佈之後,受到瞭漢族人的強烈抵制,各地爆發瞭大規模的反剃發鬥爭,1645年,在浙江江陰,城內的數十萬百姓拿著武器來對抗前來強制推行剃發令的清兵,這場鬥爭持續瞭九九八十一天,雖然以浙江人的失敗告終,但是也是清軍折損瞭三個王爺,18名大將以及數萬大軍,滿清統治者為瞭緩解矛盾,最後做出瞭讓步,推出瞭剃發的“十從十不從”,其中一條就是“生從死不從”,活著的時候必須嚴格遵循剃發令,死瞭卻可以依照漢人的習俗帶發下葬而免遭刑罰,由此可見,墓主人雖然在清朝做瞭官,卻還未被滿人同化,骨子裡依然對剃發令有強烈的抵制。因此墓主人生活的時期應該是明末清初,發髻的謎團真相大白。而龍袍的真相還未解開,實際上,龍袍的真相就隱藏在這件龍袍之中。龍袍還有一個孿生兄弟—蟒袍。在明代,蟒袍是用來賞賜有功之臣,而到瞭清代,蟒袍則變成瞭“吉服”凡是文物百官都可以穿在身上,而龍袍跟蟒袍的區別就在於,龍袍上銹的龍是五爪龍,而蟒袍則是四爪,這也是現代的考古學傢普遍辨認龍袍和蟒袍的規則,如果墓主人身上穿的是4爪蟒袍的話拿一切就解釋的通瞭,但是據專傢仔細辨認,幹屍身上穿的就是5爪龍袍啊,事實上,有專傢提出,或許是規則發生瞭變化,或許是出於後人的誤解,總之,人們普遍辨認龍袍蟒袍的規則在歷史上並不完全適用,也有皇子和王爺穿的是五爪蟒的,所以專傢認為,同樣是五爪,皇帝穿的就是龍袍,其他人穿的就隻能叫蟒袍。最後,專傢這樣推斷墓主人的生平:在明末清初的時候,一個正四品的大臣由於某種功勛,被皇上賞賜瞭五爪蟒袍,最後死去被下葬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