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央嘉措——他是得道高僧還是浪蕩和尚?

                             

在人們的想象中,倉央嘉措是一位向往世俗生活、離經叛道的和尚。他寫的“情歌”可謂膾炙人口:“第一最好不相識,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識,如此便可不相知””在那東方的山頂上,升起瞭皎潔的月亮,嬌娘的臉蛋,浮現在我心上“。

讀者朋友或許會問:筆者你怎麼不提他那首的經典的”你見或不見,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你愛或不愛,情都在那裡,不增不減“?因為我要告訴你:這些都不是他寫的

帶有禪意或西藏文化符號的詩歌都會被標註為倉央嘉措的作品。哪句話隻要安上倉央嘉措的名號它就能流行。

其實,他的詩集《倉央嘉措情歌》在藏語裡應該稱作”倉央嘉措古魯“,”古魯“是”道歌“的意思,是漢族人為瞭方便理解和避開宗教迷信的嫌疑而解讀成”情歌“,藏人中可沒有這一說法。

倉央嘉措不是色鬼和浪蕩,他要的是人的自由和空間,人性的解放,能夠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愛與恨。他的詩歌不過是一個有社會冷暖感的人寫的作品罷瞭。在佈達拉宮,他的塑像前沒有哈達和酥油燈,隻是一具普通的泥塑。
倉央嘉措——他是得道高僧還是浪蕩和尚?

”我怎麼變成情歌王子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