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天津寶坻——老城區

                             

不一樣的天津寶坻——老城區

寶坻,歷史悠久,文化燦爛,民風樸實。自新石器時代,這方熱土已被寶坻的先民開發利用。順其歷史自然發展,由原始社會步入瞭奴隸社會、封建社會……

據史料記載:春秋以前,寶坻地區屬冀州之地,春秋戰國屬燕;秦屬漁陽郡;漢代,設泉州、雍奴二縣。(泉州故城位於今天津市武清區楊村西南七華裡的城上村;雍奴故城位於今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西南的大宮城)從地理方位來看,當時寶坻的地域,南部應屬泉州轄區,北半部應屬雍奴縣地。到北魏時,廢泉州並入雍奴;唐時改雍奴為武清;遼將寶坻地域劃歸香河縣;金大定十二年(公元1172)於新倉鎮置寶坻縣。距今已有八百餘年。金承安三年(公元1198年),寶坻縣升盈州,轄香河、武清二縣。金泰和四年(公元1204年)廢州復縣,仍稱寶坻縣。

自遼至金二百年間,新倉鎮日益繁榮。當時,鹽產量占全國十分之一,遼時於新倉鎮設一榷鹽院,榷鹽課利浩大,河渠漕運可達海(海州,今海城市)、岱(岱山、即:泰山)、青(青州,今山東益都縣)、兗(兗州,今山東兗州市)之間。當時,新倉鎮是食鹽的集散地,漕運、馬幫、駱駝隊絡繹不絕,稻糧魚蝦不可勝食,雖斧斤不入山林,而材木亦不可勝用。市井繁榮。西大寺始建於遼太平五年(1025年),有廣濟寺佛殿記碑俗稱透靈碑。據其記載:“……鳳城西控,日迎碣館之濱,鰲海東鄰,時揖雲槎之客。而枕榷酤之劇務,面交之通衢;雲屯四境之行商,霧集百城之常貨……。”新倉鎮是同其它州縣。新倉立縣不為過,不立縣則大有失稱。”金大定十一年(公元1171年)冬季,世宗皇帝(憲彥雍)東巡至此,歷覽之後對待臣說:“此新倉鎮人煙繁庶,可改為縣。”翌年(1174年),劃香河縣東部一萬五千戶,始立為縣。鹽乃國之寶,取如坻如京之意,命之曰“寶坻”。是時,河間以北至山海關一帶鹽務均由寶坻鹽使司統管,銷往內路各地,應該說是寶坻繁榮昌盛時期。

另外,寶坻這一名稱還有一個傳說。據傳寶坻的坻字原來不讀坻音,讀“坻chi”音。原稱寶坻(chi)縣。到大清朝年間,乾隆皇帝將寶坻(chi)的坻(chi)字誤讀為坻(di)音,因皇帝是金口玉言。從此,將寶坻(chi)改稱為寶坻(di)縣。但這隻是一種傳說而己。可實際上這個“坻”字是一個多音字,它是同字不同音,字同而意不同,這個坻字讀音有三:

一是坻(chi)意為,水中的小洲或高地。二是:坻(di)山的傾斜面和側坡之意。三是坻(zhi)坻伏,意在潛藏不出之意,另有,坻京《詩經·小雅·甫田》:“如坻如京”,坻,水中高地;京,高丘。後以“坻京”形容當地物產豐富,堆積如山。

通過這三種字意,稱寶坻(zhi)更為合理。可是,這個寶坻的坻字,現在己成為寶坻區的專用字,也無須再去考證它瞭。

寶坻古城

於五代興亡交替之際,縣城之前身新倉鎮,成為“濱海重鎮”。金貞元年(1153年)定鼎燕京(今北京),寶坻被比於“漢之三輔”,被視為“畿內重地”,金大定二十年設縣後,被列為“上縣”。到元代稱為“畿內赤縣”或“畿輔望縣”。明清兩代又有“畿東大邑”或“甲於他縣”等之美譽。清雍正九年(公元1731年)分寶坻縣東南部於梁城置寧河縣,民國年間,寶坻被列為京東八縣之一。

寶坻古城的建置。寶坻古城,高城深池。金大定十二年初建城垣為土,明永樂在北京定都後,沿之弘治十三年,幹支庚申(公元1500年)城垣改土為磚。城垣高二丈六尺,厚四尺,長一千二十八丈。四周壁峭女堄相承屹然壯觀。後復築月城復塢重(嫣yan)城益完固入(亦稱翁城),城設四門,東海濱門、西望都門、南廣川門、北渠陽門。其寶坻古城的總稱“拱都”。四門之有樓:海濱門之樓名曰觀瀾,望都門之樓拱恩,廣川門之樓曰迎薰,渠陽門之樓曰威遠。城之四隅有角樓,城東南角樓曰環碧、東北角樓曰挹青,西南角樓曰慶豐,西北角樓曰樂治。城之周圍有七裡池繞之而貫乎其中。池深二丈、廣倍之。城內河,南北貫穿,北進水口曰開源,南出水口曰節流。水脈瀠洄曲曲貫註,而城外之河四面環繞如玉帶然,此邑中風水所由聚而物以之,繁民以之阜地。除寧河縣外,寶坻縣是京東各縣建縣最晚的一個,從縣域范圍,城池規模、城內橋梁之多,古剎、樓、閣之眾,為京東各縣之首,亦是京東一大景觀。

寶坻轄區地處燕山南麓的沖積平原。地勢自然形成北高南低,河流縱橫,窪淀棋佈,寶坻古城南,有窩頭河由西向東流過。北依鮑丘河,又有百裡河由城北註入護城河及穿城河。是難尋的一方風水寶地。這裡人傑地靈,信仰廣范。在根深蒂固的儒教思想的教育下,又有佛教、道教和民俗的信仰,有著豐富的文化底蘊,最富獨特風格,具有文化內涵,當屬寶坻的“九橋十八廟”。

因時過境遷,現在很少有人知道九橋十八廟的名稱和方位、供奉那路神祗等,現簡述如下:

九橋

城內外素來水多,外有護城河,內有穿城河,除四城門護城河上的橋梁外,城內僅在穿城河上就架有六座橋。城內說是九橋,實為十一橋。

武曲橋位於仁賢街東頭街口,東西向橫跨穿城河。因此橋在真武廟腳下,故名“武曲橋”。該橋始建於明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縣令唐煉重修真武廟時所建。

文明橋(又稱文曲橋)位於草場街北街口。穿城河由北轉向西,該橋南北向橫跨穿城河,因距文昌閣較近,故名文明橋。始建於明萬歷十九年(公元1581年)縣令袁瞭凡袁黃建文昌閣時所建。

漱潤橋位於穿城河由東向西流入文廟前的泮池,在泮池的東側,南北相對建兩座橋,南曰階升橋,北曰漱潤橋,過去的學子要入學宮深造,必須先過階升橋,寓意升官之階,再過漱潤橋,過此橋後,即可得到深造,修飾潤色,有瞭一定造詣,為“階升”打下基礎。這兩座橋始建於元代至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由原榷鹽院改建孔廟時所建。

階升橋上述與漱潤橋南北相對之橋。

雲津橋位於雲路街北口,對孔廟正門,於泮池南架有雙拱漢白玉欄桿石橋一座。兩對石獅分坐南北橋頭兩側。學子經過府試(即秀才),鄉試(即舉人),會試(貢士),殿試(進士)合格後,再經過“廷試”(皇帝親自面試策問),取得第一名為“狀元”。狀元要回鄉誇官祭祖、拜廟,要走雲路,過雲津橋,而後步入孔廟祭拜,寓意天之嬌子,青雲直上。

通津橋位於今百貨大樓去東街的十字路口。是穿城河由北向南流過出節流水關,橋東西向。狀元拜廟後,過雲津橋走雲路,由東街向西再過通津橋,寓意,過此橋可通達,“天子皇城–京師。”雲津橋和通津橋始建於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縣令武德智,清淤泮池辟雲路時所建。

升遷橋位於文廟內欞星門與戟門之間,建一座漢白玉拱橋。遷與仟同意,即:”千歲厭世,去而上遷。“此橋為明代弘治年間,縣令莊澤重修孔廟時增置。

迎神橋位於城皇廟東,白衣庵街西口。東西向單孔磚拱橋,宗教和民俗,信仰神靈眾多,天神、地神,人鬼都受奉祀,主要有尊神,俗神和神仙三大類,但神、仙, 有吉神與喪神之分。當然迎神橋所迎的是吉神,人們的意願誰也不會去迎喪神、兇神等。該橋原為木板橋,明隆慶三年(公元1568年)縣令李不息重修城皇廟時,改木橋為磚拱橋。

斷魂橋位於城皇廟南門外,今井南胡同北口,南北向單孔磚拱橋。舊時,傳說鬼魂不過橋,人死後,鬼魂要由牛頭馬面、判官等鬼卒捉去見閆王爺。依其生前善惡之行為,判其罪行或無罪轉生。過此橋之鬼魂,必須由牛頭馬面等小鬼押送。舊時有一規定,凡建縣置城,同時必建城皇廟以管理全縣之亡靈,否則亡靈無神管理則成幽靈野鬼,易生事端。斷魂橋的始建應在金代置縣築城時同時所建,原為木板橋,明代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縣令李不息重修城皇廟時改木板橋為磚拱橋。

拱都雙橋兩座橋位於文昌閣西偏北,苦敖莊村南,清乾隆年間,邑紳、王詢等新開拱都蓬池,建橋兩座,縣令洪肇懋題名,二橋統稱“拱都橋”。

綜上所述,寶坻古城區內不隻九橋,而是十一座橋。這些橋始建年代較為久遠,至大清乾隆年間,橋梁大都腐朽、埸圮,清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將這些橋全部改建成石板橋。

十八廟

寺、廟、庵、祠、宮、觀、閣、堂等建築,在寶坻老城區內林立,這些活動場所是由於人們的信仰所產生的。

神是神話和宗教所意想的主宰世界的,超自然的,具有人格意識的存在,鬼是指人死後不滅的精靈或萬物的精怪,神鬼世界是與人類的童年時代相隨而出現,並隨著人類的發展而是不斷變遷的。

中國古代隨著國傢的產生,隨著中原逐鹿的國傢統一,逐漸形成瞭以天帝為主神的神鬼系統。漢代以來,佛教輸入,道教繼而發端,由此大大擴展瞭中國古代的神鬼的結構。入唐以後,基督教傳入中國,又增添瞭以宇宙萬物的創造者、主宰者–上帝為首的天堂神靈系統及與其相對應的地獄鬼神系統,在中國歷史上,個個宗教和民間信仰的神鬼世界,名目眾多,結構繁雜,佛教和道教尤其是這方面的突出典型。可是,在我們寶坻古城區的十八廟中,就是這些信仰文化的真實寫照。可是,寶坻古城區內的寺、廟、觀、堂等到處可見,遠非“十八廟”,這也證實瞭寶坻人們信仰的廣范,通過這些文化信仰的活動場所來看,大至可分為儒、佛、道、民俗信仰四種,對此四種文化信仰分別簡述如下:

儒教

文廟亦稱孔廟,又稱學宮。該廟坐落在學街路北。(現為學街小學)遼金時,此處為榷鹽院(管理鹽務衙門)。元代至元三十年(公元1293年)由邑紳劉深、朱斌、普彥等改榷鹽院設文廟。文廟是紀念和祭祀孔子的祠廟。孔子為春秋晚期的思想傢、教育傢、政治傢、 儒傢學派的創始人。諱丘、字仲尼,山東曲阜人,聲稱三千大弟子,七十二賢人。他的思想對後世產生瞭深遠的影響,在我國古代思想文化史上,他所占有的特殊重要地位是後人無可以替代的。

由於人們特別崇拜孔聖人,所以全國各地的孔廟比比皆是,規模大小不一。寶坻古城區的孔廟為三進院,主體建築有,大成殿五間,中懸禦額,康熙三十年題”萬世師表”;雍正四年題:“生民未有”;乾隆三年題:“與天地參。”大成殿前東西廡各五間,戟門三間,戟門左為名宦詞,右為鄉賢祠。其前曰靈星門,門前有照壁,門左為忠義祠、右為節孝祠。戟門與靈星門之間設一座“升遷橋”,與文廟有關的橋還有上述所講的“漱潤橋”、“階升橋”、“雲津橋”、“通津橋”。大成殿後明倫堂三間,堂後成美堂三間。明倫堂東西有二齋,左育賢齋,右進德齋。進德齋西設一土地祠,文廟佈局嚴謹、典雅、莊重。祭孔日為每年春秋二仲月上丁日。(即:每季的第二月的第一個丁日)。

佛教

廣濟寺俗稱西大寺。大寺位於西街,座北朝南,始建於遼聖宗統和二十三年(公元1005年)歷經二十年,到公元1025年竣工。公元1036年遼興宗重熙五年正式命名“廣濟寺”。大寺初建成佈局為:山門、鐘、鼓樓、東西配房和三大士殿。三大士殿的主人(就是殿名所稱的“三大士”)即:觀世音菩薩、文書菩薩和普賢菩薩。佛國菩薩被漢化以後,中國的信男信女們從中選擇出瞭三位名氣最大的組成瞭“三大菩薩”,又稱“三大士”。三大士殿內除三尊赫赫有名的三位菩薩外,還供奉有:脅待菩薩、衛法神、十八羅漢、五大師菩薩,共計45尊。其中有一尊穿著朝服的小泥像。殿內立有石碑九通最有價值,最古的一通當推遼太平五年(公元1025年)的石碑,俗稱透靈碑,為寶坻八景之一,稱‘珉碣銀鉤’,又‘文爛靈碑’。另有明萬歷九年(公元1581年)碑、追述舊事說……。殿後木塔,莫考其始,碣稱高百八十尺,崔峙雲端,為遼瞻表。遼滅金興,完顏潰師於南宋……。兵燹連綿,半遭煨燼……。後塔成灰。遺址荒蕪,寥寥數百載,無能復興,比丘真寧,垂手成功,平地突起峻閣若幹楹、閣勢崚嶒……。矗矗乎上摩層霄,俯窺八表、真平地之蓬萊也”。

照碑文所言,遼代建立的廣濟寺,尚有木塔在殿後,大概是遼太平五年廣濟寺竣工以後所加。這一木塔的壽命也並不很長,大概與遼祀同盡;三大士殿是劫後餘生耳。到明萬歷九年,在殿後木塔基礎上建立瞭寶禪閣。後來寶祥閣毀於何年何月,可惜己無蹤跡可考。廣濟寺歷經風風雨雨,最後毀於人為的“解放戰爭”。於2005年,在廣濟寺的原址,破土動工重建,使宏偉壯觀的廣濟寺從此再現。農歷二月十九日為觀世音菩薩誕辰;四月初四曰文殊菩薩誕辰,二月二十一日普賢菩薩誕辰。

大覺禪寺俗稱東大寺,該寺位於東街路北。創建於遼興宗重熙三年(公元1032年)為神僧洪源常住其法嗣,又建彌陀殿分兩廡,及藏經所,冶鐘建樓,工制瑰麗、鐘聲清脆悅耳,餘音波動,晨鐘之時,可傳數十裡,被後世定為寶坻八景之一“東寺曉鐘”。

大覺寺建築佈局合理,山門、大雄寶殿、羅漢堂建在一個由北向南的中軸線上。殿前左右配房,殿後羅漢堂。西跨院為講堂、寮房組成,山門內有鐘樓、鼓樓,大雄寶殿雄偉壯觀,面闊五間,進深四間,頂鬥拱建築,殿內供奉佛祖釋迦牟尼。(農歷四月初八佛祖的誕辰、十二月初八佛祖成道之日。殿後羅漢堂、四阿頂、面闊五間、進深四間,內供奉十八羅漢。雖經歷代修葺改建還保留有遼代建築風格。該寺院由於年久失修,僅存羅漢堂和十間配房,現為區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寶坻區師范學校占用。

興國寺在草場街北口文明橋北,文廟東,該寺始建年代不詳,寺的規模與佈局現以無人能回顧真實的興國寺瞭,乾隆十年的寶坻縣志隻記載瞭,興國寺在文明橋北內有觀音閣,這說明興國寺主要供奉的神祗是觀音菩薩。

觀世音為佛國眾菩薩之首。自佛教傳到中國漢化以後,她在世俗中的知名度和影響不低於佛祖,特別在婦女信徒的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超過瞭釋迦牟尼,菩薩在佛國中的地位僅次於佛,又叫“大士”菩薩的意思是“覺有情”“道眾生”,他們的職責是協助佛普度眾生到極樂世界去,瞭卻一切煩惱,永遠歡樂。

觀世音又叫“觀自在”“觀音大士”在唐代因避太宗李世民名諱,略去“世”字簡稱“觀音”。何謂“觀世音”?是說蕓蕓眾生受苦受難時,念誦其名,就會“觀”到這個聲音,立即前去解救。“觀世音”這個名字本身就顯示瞭這位菩薩的大慈大悲和無邊法力。

漢化佛教“觀世音”的道場是在我國浙江舟山群島的普陀山,農歷的二月十九日是“觀世音”的誕辰,六月十九日為“觀世音”成道日。

白衣庵位於白衣庵街座北向南。據乾隆十年“寶坻縣志”載:始建為“江浙鄉祠”。明朝天啟元年(公元1621年)由浙江山陰人(今紹興)周黌始創,初築殿堂三間。崇禎中葉增構禪堂。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江浙孫子祺、王弘本、周麟昭等人購地七十畝,由江寧人張名世操辦,浙江醫士,周維遠捐助建二殿三間配房。同人勇躍共修殿堂,山門、周垣廟貌輝宏。關帝居前殿,白衣大士像於後殿,原為“江浙鄉祠”專供江浙駐寶人士集會之所。乾隆年以後,江浙人士在寶入籍,由客為主。後來成為僧尼之禪院。因主神祗為白衣大士,故名“白衣庵”。

白衣大士即白衣觀音,她為瞭教化不同層次、不同環境的不同眾生,為工作方便,常變化出不同的形象和身份,多達三十三種,稱為“三十身”和“三十三觀音”,“三十三觀音”之第六為白衣觀音。為此廟之主神詆,又因僧尼主持寺院,由此而得名“白衣庵”。白衣觀音正月初八的誕辰日。

道教

三清觀位於寶坻老城區西街最西側路北,座北朝南,是一處道教活動場所。據《寶坻縣志》載:“三清觀在縣西門內,有古碑文已迷漫,細按之乃金大定二十九年三月,法師元命真人所刻法篆也,惜下書中都某名不可辨矣”。古碑已證實,三清觀始建於金代或早於金代。另有關資料記載“因年久失修,殿宇塌圮,於民國二十年(公元1931年)將三清觀遺址賣給瞭喻、王二傢開設油坊。變賣的基址款作修葺城皇廟之費用。因三清觀廢棄較早。所以有關三清觀的具體建築佈局現以無法搞清。

道教的三清觀主體建築佈局應有三清宮、三清殿和三清閣,三位三清尊神安坐其中。由此可見,寶坻的三清觀奉祀的神就是“三清”即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和通德天尊。三位天尊為道傢最高神祗,元始天尊為“三清”之首,道門第一大神,道經說他生於宇宙形成之前,道氣未顯的第一大世紀。(這裡的“世紀”與我們今天所指的100年的概念不同,它是指一個極其遙遠的年代)說他住在三天界最高的玉清仙境。

靈寶天尊是道教第二大神,象征混沌初判。陰陽分明的第二大世紀。他住在三天界的第二層上清仙境。

道德天尊又叫太上老君。即人們所熟知的“老子”。其實道教徒們最早抬出的是老子,作為道門祖師爺,並以老子《道德經》為主要經典。道德天尊住在最高三天界的第三層大清仙境。

道教的神靈眾多,天神、地祗、人鬼都受奉祀。主要有尊神(三清)俗神和神仙三大類。神仙是道教的理想目標,是經過修練悟道而神通廣大和長生不死的神人、仙人。宗教一般都認為人的壽命的長短皆由天定,所謂“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但道教卻不這樣斷定,相反認為壽命不是由天決定,而是”我命在我,不在於天“。

玉皇閣位於寶坻老城區中心十字路口西南。在關帝廟和土地廟的西側。閣高兩層。寶坻鄉音將玉皇閣讀成玉皇“稿”。由於玉皇閣的史料難尋,隻有老人們的一點回憶。因此,翔實的始建年代和建築佈局無證可考。但是,通過玉皇閣這一名稱可知,閣裡供奉的神祗是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是道教中最高級的神明之一。地位僅在三清尊神之下。但在世俗的心目中,玉皇大帝即是中國最大的神祗,是眾神之王。這位大帝管轄著一切天神、地詆、人鬼。他住在天上宮闕裡,辦公衙門是金碧輝煌的靈霄寶殿。手下武有天兵天將,文有太上老君,太白金星、文曲星、丘真人、許真人等。他還管轄著四海龍王、雷部諸神,以及地藏王、十殿閻羅等。

玉皇大帝的生日是正月初九,是日,道觀要舉行盛大的祝壽儀式,誦經禮懺。道教以臘月二十五為玉皇大帝出巡日,下界巡視考察,人間善惡、禍福。這一天,道教舉行道場,迎接玉皇大帝禦駕很是莊嚴隆重。

三官廟位在寶坻老城區仁賢街路北,座北向南,有關資料載,該廟始建於元朝,1950年毀像辟為小學校。

三官廟所奉神明是三位一體,即天宮、地官、水官合成“三官”“。三官的職責是: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因與人之禍福榮辱密切相關,故受到廣泛崇奉。《歷代神仙通鑒》載:“元始大尊分別在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各吐出一個嬰兒,這三個嬰兒長大就是堯、舜、禹。此三人有創世之功,成為“萬世君師”,被封為三官大帝。因三官大帝的出生日是在上元正月十五,中元七月十五,下元十月十五,所以三官又叫“三元大帝”。

三官中以天官影響最大。人人追求幸福,所以賜福的天官倍受歡迎。天官僅常與祿星、壽星在一起,合稱“福祿壽三星”。這福祿壽三星,是中國民間最歡迎的一組吉祥神。他們給人間帶來祥和與喜慶,是一種滿含著中國鄉土氣息的民族傳統祝福,民間小典唱到:

福星高坐把福施,祿星送子下祥雲。

壽星騎鹿送蟠桃,三星高照喜臨門。

這是一幅多麼動人的吉祥圖畫,寄托著無數人的追求和向往。

真武廟原名元帝廟,俗稱北閣,位於城北門東,靠北城垣。現為寶坻工人俱樂部,《寶坻縣志》載:“真武廟在城內東北隅,明永樂時敕建,嘉靖增修臺,可數十仞,由甃砌直北上,憑欄俯眺夾道,大樹鬱鬱森森亦快觀也。

真武廟供奉的神祗塑像是威風凜凜的真武大帝,他八面生風,身著甲胄,披發黑衣。手持寶劍,足踏玄武,衛士執黑旗,倆旁為金童玉女、水火二將。自漢代起始信奉的四神。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種神為守護四方之神,本是普通的小神。後來,玄武神被說成是奉玉帝之命,守北方的統帥。歷代帝王封其為真君、帝君、上帝、步步高升。宋代皇帝因避其祖趙玄朗名諱,改玄武為“真武”,一直沿用至今。道書中說:“在黃帝時,玄武托胎於凈樂國善勝皇後,從母親左脅生下。壯而勇猛。這位太子不願繼承王位,出走學道,得紫元君所授秘法,又遇天神授以寶劍,入武當山修練,42年功成,白日飛升金闕,奉玉帝之命,鎮守北方為玄天上帝(他的履歷酷似佛祖釋迦牟尼)。道教崇祀真武至今不衰,農歷二月二十六為真武大帝誕辰日。

三教堂於寶坻老城區三教堂的資料很少。清乾隆十年的《寶坻縣志》隻記載瞭:“三教堂在雲津橋南”。沒有更多的記載。後來經過多方與年長人座談得知,三教堂的確切位置在雲路南街口西側,東街的路北,於丁字路的西北角,座北向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三教堂辟為寶坻縣人民政府的招待所,後改服裝廠。

關於三教堂的建築佈局,奉祀的神祗位置和始建年代現己不明,但有一樣,三教堂供奉的神祗是非常明確的,有如該廟的名稱說明瞭三教堂就是集儒、佛、道三教合為一體的廟宇,故三教堂。

比如:山東淄博市、山西澤州縣、湖北荊門等地的三教堂、廟堂內設有、山門、總教堂、逍遙堂、八仙堂、忠義堂、議和堂、感恩堂、天王堂、觀音堂、三清堂、念佛堂。有的還設純陽閣、玉京金闕殿、仙臨殿、佛爺殿、玉皇頂、玉皇殿等。其中總堂內供奉釋迦牟尼居中,老子居左,孔子居右。

古人雲,“紅蓮、白藕、綠荷葉,三教原來是一傢。”其實無論是那一種教派,他們的宗旨是統一的,教化民眾都能成為一個善人。

民俗信仰

城隍廟位在寶坻老城區內西北隅,座北面南,供奉神祗“城隍”。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寶坻縣志》有載:“縣治設自金大定、城隍廟並肇創焉。”這說明寶坻的城隍廟是與金大定十二年(公元1172年)設寶坻縣城時同建。另有資料得知,初建城隍廟規模較小,後來經過歷代的修葺和改建,規模逐漸擴大,特別是在明萬歷十七年(公元1599年)修復時工程宏大,並在廟後城垣之上建城隍閣五楹,為城隍爺夫妻寢室,內設床被,塑城隍爺、城隍奶奶及諸侍女鬼卒像。在廟前橋南建戲臺一座。

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於此創建“寶坻縣師范講習所。”民國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改為“寶坻縣鄉村簡易師范學校”。

過去在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城裡,在初建城時無一例外,皆同時建一城隍廟。

“隍”本來是指沒有水的城壕。古人認為凡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的事物,皆有神在,古人造城是為瞭保護城裡人們的安全。於是城和隍被人神化為城市守護神,城隍是一個地區管理陰間治安的衙門長官。

佛教有陰間地獄之說,地獄為“六道輪回”之一。人死後要在陰間生活,也有官吏管理。道士作道場“超度亡魂”。城隍影響日顯,以其削惡除兇、護國、安民、保邦之神。稱他能應人所請,旱時降雨,澇時放晴以保谷豐民足。

因城隍是人們心中的陰間長官,故各地城隍常以人鬼充之,即去世的英雄或名臣,把他們立為當地城隍,希望他們的英靈能同生前一樣,護佑百姓安良除暴。所以城隍中不是固定的神祗來承擔重任,而是在一個地區由民眾最崇敬的亡人來任城隍之職。

關帝廟俗稱老爺廟。因缺少資料該廟的始建年代現己無證可考。《寶坻縣志》隻記載瞭關帝廟在石幢前,有禮部尚書王鐸“濯靈”二字額,雍正三年奉文加封三代公爵,每歲春秋釋尊,五月十三復專祭。

廟址因地方狹小,隻建一楹殿堂,殿內磚壇上塑關羽居中,右塑關平,左周倉二像,周倉手執著青龍偃月刀,壇前塑追風赤免馬。

中國民間雜神多如牛毛,大多神詆是“專職”的,如門神、井神、月老、賊神等”,兼職神的,除瞭主要職能外,還要兼職其它工作,比如大名鼎鼎的關公關老爺就是一位由人而成為“萬能神”。大概除瞭送子之外,無所不能。關羽在歷史上實有其人。關羽關雲長,河東解良人(今山西解良縣)。《三國演義》中桃園三結義的故事,傢喻戶曉,深入人心,成為舊時江湖義氣的楷模,人們心目中崇拜的偶像。用他集忠、孝、節、義於一身的關羽,來“教化”億萬臣民,是再好不過的“靈丹妙藥”瞭。由於帝王的推崇歷代關羽曾被封為王、帝、關聖帝君、三界伏魔大帝等。因此,關羽地位無比顯赫,不但成為民間供奉的神明,而且成為國傢祭祀的高級神祗,還充當皇傢的保護神。佛、道二教也爭相把關羽拉進自己的教門,以壯聲勢。因此,在全國的廟宇之中,關羽的廟宇數量最多。現存關帝廟規模最大、最為壯觀。保存最好的“關帝廟之最”當屬關羽傢鄉山西省運城縣解州西關的關帝廟,廟內有一副著名的對聯為秦澗泉所作,秦氏何許人也?清乾隆時狀元,南宋宰相秦檜之後人。對聯書:

三教盡皈衣,正直聰明,心似日懸天上;

九洲隆享祀,英靈昭格,神如水在地中。

文昌閣位於寶坻老城區的學街東頭,靠東城垣而建。現在的國稅局南側,大口巷與東城路的十字路口,始建於明萬歷年間,清乾隆十年增修葺一新。文昌閣為寶坻八景之一“文閣瞻雲”。

文昌閣依隍築臺三丈許,臺上築雙層,重瞻閣五楹,兩旁復置小室,閣內奉文昌帝君,閣前左置一碩大石鰲,右豎一石碑,碑上隻刻一“壽”字,字寬80厘米,高150厘米,傳說“壽”字為宋代朱熹所書。

乾隆十年(1749年)《寶坻縣志》記載:“在縣治東北隅、桀閣聳峙,下臨城河,明令袁公黃所建也,乾隆十年知縣洪肇懋議修,邑紳王詢任其事,主薄鐘秉惠、董之復於閣下浚深池,形如泮壁,築岸環焉,植蓮於池,栽柳於岸,深紅嫩綠,映帶左右,憑欄凝望,長安雙闕,如在雲端,蔚為勝觀。”故八景之一,“文閣瞻雲”

文昌本是星官名,包括六顆星,即鬥魁(魁星)之上六星的總稱。古代星相傢將其解釋為主大貴的吉星,道教又將其尊為主宰功名祿位之神,隻叫“六星”民間俗稱“文曲星”。隋唐科舉制度產生以後,文昌星尤為士人頂禮膜拜,說什麼文昌“職可文武爵祿科舉之本”。因文昌星和梓潼帝君同被道教尊為主管功名利祿之神,所以二神逐漸合二為一,到瞭元代,仁宗皇帝封潼神為”輔文開化文昌司祿宏仁帝君,所簡稱“文昌帝君”。二月初三文昌帝君誕辰日。

寶坻的文昌閣在每年的二月初三祭祀文昌帝君。祭祀儀式是以焰火設成方城,俗稱“放盒子”。又稱四面鬥,搭高架數丈,由一角點燃方城,利用自制火箭、火鴿點燃四角方城和中央盒子機關,城四面起火箭,火鴿鉆天飛舞,盒子分層下落,每層都有一個典故,如:“八仙過海、”“三打白骨精”、“豬八戒背媳婦”、“大觀園”、“金塔銀殿“等。場景十分壯觀,應是寶坻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

天仙宮位於寶坻老城區西南隅、白佈市胡同路西,座西向東,建築佈局為一進院,始建年代約在明朝永樂年間,民國六年(公元1917年)於此建立“寶坻縣女子小學“。因天仙宮年久失修己成危房。女子小學又遷往大覺禪寺,後來天仙宮遺址成為寶坻縣商業售白灰的地方。時人稱”灰場子“。

一般天仙宮中供奉眾多的娘娘,主要有:王母娘娘、天妃娘娘(媽祖)、九天玄女娘娘和泰山娘娘等,天仙宮供奉的神祗為泰山娘娘又叫碧霞元君,全稱是天仙聖母碧霞元君。“元君”是道教對女仙的尊稱。碧霞元君在北方尤其華北最受崇拜。因為她的“老傢”在華北山東泰山。

關於碧霞元君的來歷有以下幾種說法:

一、她的前身是“玉”女。漢朝時,皇宮有一殿內雕金童玉女像個一尊。到瞭五代,大殿塌圮,金童風化,玉女掉進池中。宋朝時,真宗到泰山封禪,到池邊洗手,見池內有一石人,真宗派人撈出一看,正是漢朝殿內的玉女雕像。於是真宗令在泰山建祠供祀,以其為聖帝之女,因而封為,“天仙玉女碧霞元君”。

二、碧霞元君原是黃帝手下的一個仙女,有一天,黃帝派七仙女,雲冠羽衣,迎接西昆侖真人。其中一位仙女隨真人刻苦修行,終於得道,成為碧霞元君。

三、《玉女卷》說,漢明帝時有一個大善人叫石守道,3歲知人倫,7歲通曉諸法、日衣禮拜西王母,14歲得曹仙長指點,入泰山黃花洞修煉,得道成仙,成為碧霞元君。

四、道教稱碧霞元君乃應九炁以生,受玉帝之命,證位天仙,統攝嶽府神兵,遍察人間善惡。這是道教賦予這位女仙護國佑民的職責。

五、又說碧霞元君是東嶽大帝的女兒。這種說法最為流行。說他們父女都住在泰山上,故碧霞元君又叫“泰山娘娘。”“泰字”在《易經。泰卦》內表示“天地交而萬物” 之意,故人們附會為婦女生子之意。又說她為“東方主生,一本乎坤元滋生萬物。”就是說這位女神滋生萬物通,主生,所以民間又把她視為“送子娘娘”。

為瞭滿足廣大婦女,特別是人們生子欲望的需要,人們修建瞭成千成萬的天仙宮和娘娘廟。寶坻老城區內的“天仙宮”就是其中一個。

馬神廟清乾隆十年《寶坻縣志》隻記載瞭:“馬神廟在縣署東。”可是,馬神廟的始建年代、建築佈局,毀於何年,都無證可考。據老城區居住多年的老人們回憶得知,馬神廟位於寶坻老城區南街路西,座西面東,原電機廠,後改塑料廠處。馬神廟奉祀神祗即“馬王爺。”

馬神,俗稱馬王爺,是神話中的一個人物,《南遊記》裡邊說:他的名字叫做“三眼華光。”是民間供奉的神靈。

另有一說:“有一天玉皇大帝派星日馬(這是馬王爺在二十八宿星座之中的一個星座名稱)和婁金狗、奎木狼、虛目鼠下凡,去四方察善惡。這四神東、西、南、北各走一方。沒幾天,先後回天庭向玉帝述職,其他三個神所報的均是善人善事,說人間一片歌舞升平景象。隻有星日馬查訪的善惡之事都有,並且有豪強欺負窮人的事。玉帝聽瞭有所懷疑,就派太白金星下界復查。得知婁金狗等三神所回報不實,他們不負責的完成任務瞭事。星日馬非常認真的察看瞭人間,好壞善惡如實奏報。玉帝連聲誇他明察秋毫,又賜給他一隻慧眼。從此,馬王爺比以前更加目光如炬,人見人怕。於是,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句俗語:”不給你點厲害,你就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關於馬王神的來歷很多,就不一一例舉瞭。《寶坻縣志》載:”上戊日祭八蠟牲用羊、豕酒各二爵餘如常儀是日也兼祭土地及馬神。

火神廟位於學街北側的火神廟街路西。因城南門外,西側有一所火神廟,廟場較大,相對城內火神廟較小,所以城內居民又稱它小火神廟。

乾隆十年《寶坻縣志》撰《重修火神廟記》記敘,火神廟始建於明朝晚期,乾隆六年(公元1741年)重修。廟址現為寶坻區藝術高中學校。

火神廟供奉火神,俗稱火神爺。據有關史料記載,火神名曰祝融。祝融是上古時期炎帝的後代。《山海經·海內經》一書中關於他的出生作瞭詳細的敘述:"炎帝之妻赤水之子聽沃生炎居,炎居生節並,節並生戲器,戲器生祝融,祝融系炎帝的五代玄孫。

另有《海內經》中又稱:黃帝生昌意、昌意生韓流、韓流生顓頊。《大荒西經》則補敘為:“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這樣一說,祝融又成瞭黃帝之後瞭。不過,上古時期黃帝、炎帝本是同根同族,所以傳說中的祝融時而是炎帝之孫,時而又是黃帝之後,這也就不奇怪瞭。祝融他是一副什麼長像呢《山海經·海外面經》中說:“南方祝融,獸身人面,乘雙龍”。可見並非“完人”郭亞註釋“火神也”。《左傳·昭公二十九年》中說:“火正曰祝融”,火正,就是掌管火的官員,神話中的火神祝融到瞭春秋戰國時期已經逐步演化成瞭司火的官職。祝融有一個弟弟叫吳回,又稱回祿,也是司火官“火正”。隻是沒有祝融名聲大,人們把火災稱為“祝融之患”不是沒有依據的,於是就有瞭用祝融代替火災一詞。

農歷六月二十三日火德真君(火神爺)誕辰日,正月初七民間送火神。人們在空場上先搭起送火神棚,桌上放著用黃表紙寫的“南方火德真君”之神位,擺上供果,點上香,各傢到棚前跪拜,訴求火神保佑,免除火災。晚上舉行送“火神”的儀式。燃鞭炮,點花筒,禮花四濺,火神起火升天,焚化牌位,人們向南方磕頭祝送。由於人們對火神的信仰,因此在全國各地建有許多火神廟。

魁星樓位於學街路北,現在城北派出所。原魁星樓門前設一照壁,供奉神詆為魁星。

人們在遊覽古跡時,有時會看到魁星樓、魁星閣之類的建築。許多人對這“魁星”的來歷不甚瞭解,但一提起“五魁首”怕是人人皆知。這是喝酒劃拳時常用的酒令。這“五魁首”就與“魁星”有關。

“魁星”即:“五經魁”、 “五經魁首”。明代以五經即《詩》、《書》《易》《禮》《春秋》取士,每經所取第一名叫“經魁”。鄉試中,每科的第一名分別是某一經的經魁,故稱“五魁經”,簡稱“五魁”。而這“魁”字則源於古人的奎星崇拜。

奎星為二十八宿之一,是西方的白虎七宿的頭一宿,共包括16顆星。奎星被古人附會為主管文運之神,所謂“奎主文章”說他“屈曲相鉤,似文字之畫”。因“魁”與“奎”同音,並有“首”意,所以代替瞭“奎”字,出現瞭“經魁”、“五魁”等名目。古代狀元又稱“魁甲”,解元又稱“魁解”,“ 魁”字後來又被一些人望文生義,加以曲解,說什麼“鬼搶鬥”,從而魁星被形象化,其實就是“鬼”化。他被描繪為赤發藍面惡鬼,立於鰲頭之上,一腿向後蹺起如大彎鉤,一手捧鬥,另一手執筆,表示在用筆點定中試者的名字。這就是“魁星點鬥,獨占鰲頭”。這副尊容被讀書人視為神明,並為高中之兆。盡管魁星尊容鬼裡鬼氣,卻極受讀書人崇拜。過去的魁星樓、閣、殿遍佈全國。七月初七魁星誕生日,亦是拜魁星之時。

崇聖祠位於學街魁星樓東跨院,現為城北派出所。崇聖祠應與文廟、魁星樓為一個體系的建築佈局,但分成個體院落,院落與院落相通。崇聖祠內供奉的神詆為五聖,又稱五大賢人。

《寶坻縣志》載:“崇聖祠在殿之東祀,先聖五代,雍正四年追封崇以王爵曰,肇聖王、裕聖王、詒聖王、昌聖王、啟聖王。以四配之考,配之從祀者為周、程、經、朱、蔡五先賢“。

《寶坻縣志》所提及的崇聖祠在殿之東祀,是指崇聖祠是在孔廟大成殿的東側,祠內奉祀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追封崇以王爵日的周、程、張、朱、蔡五聖王。過去亦是文人祭拜之處。祭日與文廟同。

土地祠又稱土地廟。寶坻老城區內有土地祠三座。一座在宣化牌樓街老縣衙東跨院,現為米面加工廠,一座在石經幢西側,原老爺廟後,另一座在原文廟後院西側,現為學街小學校。土地祠供奉的神祗是土地神,俗稱“土地爺”、“土地公”。因土地神級別很低,故與人們最為親近,百姓還給他配置瞭老伴,稱土地婆、土地奶奶。土地神源於遠古人們對土地崇拜。古人對土地視為敬重,有瞭土地才有瞭農業,才有衣食,土地是人們衣食住行賴以生存的最基本保障,是人類的“衣食父母”。最初的土地神是社神,“社”的本意就是“示土”祭祀土地,古人說:“社者,土地之神,能生五谷”。

隨著社會的發展,出現瞭統一王朝,抽象化的大地之神被尊為“後土皇地神衹”由國傢祭祀。但在地方和鄉裡仍然供奉地區性的土地神,並逐漸人格化。

古人還將一些人鬼即去世的名人奉為當地的土地神,不過在成千上萬的土地爺中用名人為土地爺的還是少數,一般土地廟或土地祠都很小,廟中的土地爺為泥塑或用石材鑿成,形像為穿長袍戴烏紗帽,慈眉悅目,銀須飄灑的白發老翁。他旁邊的老婦就是土地奶奶。土地神隻管理某一地面、某一地段的小神,亦是村莊的守護神,因此,過去不是城裡有土地廟、而是村村都建有土地廟。三月二十九為土地爺生日,二月初二祭土地爺之日。

原寶坻老城區內的寺、觀、樓、閣、庵、堂林立,遠非十八廟,除以上例舉的二十一處外,還有“忠義祠”、“節孝祠”、“列女祠”、“灶君閣”等。另外城周邊廟宇有:東門外的“觀音寺”、“東獄廟”、“八臘廟”;西門外的“三皇廟”、“娘娘廟”、“玉皇觀”、“白衣庵”;南門外的“老爺廟”、“火神廟”、“興隆庵”;北門外的“藥王廟”等。除城內十一座橋外,四城門之外還有四座護城河橋,這座古城實為十五座橋,所謂“九橋十八廟”哪座橋稱九橋之例,哪座廟稱十八廟之例,現無法考證,隻能取之寶坻古城橋多、廟多這意。但是這眾多的橋和廟,可以說是京東各縣之冠,這些橋與廟都蘊涵著豐富的傳統文化理念。

中國古籍浩如煙海,中華文化源源流長。其顯者“儒、釋、道及民俗信仰。寶坻的文廟與“通津橋”、“雲津橋”、“漱潤橋”、“階升橋”等,為儒傢思想學說的活動場所。創始者姓孔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的思想傢、政治傢、教育傢。世界論之“東方有一孔夫子,西方有一個耶蘇”。在社會上影響極大,後人稱他聖人。他的學說成為我國兩千餘年的正統文化。究其實,外來佛教文化與中國文化融合後,形成瞭漢化佛教,佛學包孕弘深,土生土長的道教體大思玄;民俗信仰文化博大精深。“九橋十八廟”是寶坻文化遺產的寶貴財富。千百年來,世代的先輩們付出無數心血和智慧,如珊瑚築礁,層層疊起。而今,隻有廣濟寺和經幢再現,大覺禪寺的“羅漢堂”還沉睡在進修學校院內。隨著人類認知標準的改變,會從新恢復“寶坻的九橋十八廟”,讓珍貴的文化遺產永遠璀璨多姿。萬古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