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這裡是東方人類的故鄉,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東方人類從這裡走來,我的始祖在這裡。不到泥河彎不知道200多萬年前,這裡是一個大湖泊,湖泊的周圍是古動物的世界。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不到泥河灣不知道200多萬年前,浩淼的遠古,東方人類活動在這片土地上。泥河灣在桑幹河畔,低調瞭億萬年,任星河鬥轉,山河變幻。但泥河灣素面朝天,低調的讓和她擦肩而過的人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我不知道泥河灣,但我知道《太陽照在桑乾河上》丁玲的這部優秀長篇小說。原來,泥河灣就在桑幹河畔。泥河灣驚艷面世,就贏來“世界天然博物館”的美譽,這裡是研究百萬年以來古地層、古生物等學科的著名地區。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泥河灣遺址在河北陽原縣桑幹河上遊北岸,陽原盆地的東部。據地質學傢考證:距今約200萬年前,遠古的人類就活動在這片土地上。泥河灣標準地層刻錄瞭第三紀晚期至第四紀地球演化和生物、人類進化的歷史。是世界上獨具特色的舊石器考古研究基地,泥河灣盆地有國際地質考古界公認的第四紀標準地層。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在我國已經發現的25處百萬年以上的古代歷史文化遺存中,泥河灣遺址就占瞭21處。從100多萬年到1萬年舊石器時代早、中、晚期每個階段的遺址都有。這組數據沒有哪一個國傢古人類遺存的密度能與之相提並論。舉目世界,獨一無二。泥河灣遺址被稱為“舊石器考古的聖地”。一些考古工作者說“那裡遍地都是寶”。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說起泥河灣,我們不能不想象一下,200多萬年前的記憶,那裡原始森林茫茫,生機盎然,各種千奇白怪的古生物生長在這裡,遠古人類也就在這裡,生活在茹毛飲血,刀耕火種的舊石器時代。讓這裡有瞭太多說不完的神秘。

時光荏苒,天地巨變。遠古祥和的世界被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洪水淹沒而改變。“古湖平原”變成瞭丘陵、盆地,泥河灣盆地就是其中之一。人類從哪裡來?達爾文在《人類起源及其性選擇》中,提出瞭人猿共祖起源於非洲的理論。人類起源於非洲嗎?全世界都認同這個觀點。泥河灣發現200萬年前人類活動遺跡,向人類起源“非洲唯一論”提出瞭強有力的挑戰。這讓世界為之顫動。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說真心話,這個觀點我認同。黃皮膚的東方人怎能與非洲黑人同宗論祖。

泥河灣是世界上舊石器文化序列最為完整的地區,馬圈溝遺址揭露出一組古人類活動遺跡,展現瞭遠古時期古人類餐食一頭草原猛獁象的歷史畫卷。眾多遺址構成的考古文化序列,勾畫出泥河灣舊石器文化發展的脈絡。泥河灣馬圈溝遺址發現瞭距今約200萬年前人類進餐的遺跡,這是迄今為止我國發現的最早的人類起源地。泥河灣遺址向世界昭示:人類不僅從東非的奧杜維峽谷走來,也有可能從中國的泥河灣走來。遺址的發現讓泥河灣享有瞭“東亞地區的奧杜維峽谷”、“東方古人類文化搖籃”、“東方早期人類的故鄉”等美譽。

1929年,北京人頭蓋骨發現是20世紀中國對世界考古的一大貢獻。“中國猿人北京種”第一顆中國猿人頭蓋骨出土,為人類起源“亞洲說”提供瞭充分的證據。“泥河灣”人的發現將是本世紀中國對世界考古的一大貢獻,同時也為中國猿人梳理清楚瞭來龍去脈。泥河灣盆地被納入追索北京人來龍去脈的視野中。

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東方的人類從這裡走來!

為瞭紀念這一有劃世紀意義的大事件,象征中華民族歷史的中華世紀壇,262米青銅甬道第一級臺階上,鐫刻上瞭泥河灣小長梁遺址的名字。銘記人類蒙昧的洪荒。問我始祖在哪裡?桑幹河畔泥河灣。

泥河灣不是一個僵死的標本,而是一個在講述著歷史的鮮活生命。她的細胞異常豐富,豐富到一根發絲,一個碎片,都包含著遠古的密碼。

美國著名考古人類學傢鮑立克教授感慨:“泥河灣是東亞乃至全世界人類活動最早的地區之一,我榮幸地祝願在這裡成功地找到最古老的人類。”

泥河灣讓全世界期許,那些生活在數百萬年前的“泥河灣人”何時方能現出真面目。專傢對在泥河灣找到人類化石充滿信心。全世界都在翹首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