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的女兒都是三寸金蓮?

                             

最近有很多網友和我討論說《紅樓夢》中的女子到底是不是三寸金蓮?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真的挺無聊的,因為這本書本就是個故事,若非要將裡面的情節和當時的現實生活完全坐實的話,這就失去瞭意義這將也不再是一本小說。

《紅樓夢》中的女兒都是三寸金蓮?

纏足本就是封建習俗中的一大陋習,作者是個非常憐惜女兒之人,他用盡自己的一生來成就這部有關人性之美的小說,即便是真有纏足,我想他也是不願將這種殘害女兒身體的陋習展現出來。所以在文中我們並沒有看見作者有明確點出某位女孩是三寸金蓮。

有些讀者說在賈寶玉被賈政打板子那回,賈母趕來阻攔:正沒開交處,忽聽丫鬟來說:“老太太來瞭。”一句話未瞭,隻聽窗外顫巍巍的聲氣說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豈不幹凈瞭!”

《紅樓夢》中的女兒都是三寸金蓮?

曹雪芹寫到賈母是顫顫巍巍,就懷疑賈母有被纏足的嫌疑,其實我並不認同這一點,因為此時的賈母在聽到賈寶玉被打時,內心是心急如焚,賈寶玉一直是老祖宗的心頭肉,在這裡曹雪芹用個“顫顫巍巍“無非是展現出賈母內心情緒的變化,同時影響到她整個人身體的變化,畢竟老太太是上瞭年紀的人心裡又急,但身體有跟不上節奏,所以這裡才用瞭這個詞,這個和纏足實在是很難扯上關系。

其實我倒覺得曹雪芹明寫姑娘們並不是三寸金蓮倒有很多處,譬如:薛寶釵撲蝶穿花拂柳,要是纏足瞭咋個去追花蝴蝶?林黛玉走路的描寫是裊娜之態,和賈寶玉吵架是扭頭就走,纏足瞭扭頭就走你試試?

《紅樓夢》中的女兒都是三寸金蓮?

還有就是賈璉和鮑二傢的在自傢臥室幹那些見不得人的事,被王熙鳳抓個正著,兩口子幹仗賈璉提劍放狠話要砍瞭鳳姐,王熙鳳是一路跑到賈母哪裡去求救,要是小腳她豈能跑?還有何婆子打小燕那回,原文道:“春燕那裡肯回來?急的他娘跑瞭去又拉他。他回頭看見,便也往前飛跑。他娘隻顧趕他,不防腳下被青苔滑倒,引的鶯兒三個人反都笑瞭。”

以及劉姥姥來大觀園陪著賈母逛園子,在濕滑之地尚能大步流星,摔瞭一跤也不妨事。若真是纏足小腳,這是萬萬不能夠的。等等

還有些讀者提出的觀點是滿人是不用纏足的,漢人才要,我想推翻這個觀點還是比較容易的,即便賈府中的姑娘們都是滿人她們不用纏足,那麼那些丫鬟是漢人吧若是下人們都纏足瞭,這個行動不便咋個還能去伺候主子,咋個去幫主子跑腿呢?這不嚴重影響辦事效率?

《紅樓夢》中的女兒都是三寸金蓮?

這實在是一個荒唐的議題,曹雪芹耗盡畢生心血所著《紅樓夢》,所要表現的是天下女兒之美態,三寸金蓮帶給女兒帶來的隻能是痛苦,這不是美態,是病態,這是斷不能寫出來的。

所以有人說《紅樓夢》是在受到《金瓶梅》的啟發下寫出來的,那是因為作者將前書中的病態情色的一面摒棄才成就如此大雅之作,《金瓶梅》中是大肆描寫三寸金蓮的變態審美,但曹雪芹卻在《紅樓夢》中隻字未提,這就是區別!


喜歡此文多少打賞點,記得加關註哦!

觀海:Elop1993

成都需要裝修的可以聯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