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卻說一日午後,薛寶釵獨自散步,不覺走到怡紅院來,見到丫鬟們都在外面午睡,賈寶玉獨自在屋裡的床上睡覺,襲人正在繡賈寶玉的肚兜,就在旁邊坐瞭下來,跟襲人拉些傢常。

過瞭一會,襲人找瞭個借口出門去瞭(此人心計之深……),薛寶釵拿起襲人繡瞭一半的肚兜接著繡起來。

這時候,賈寶玉翻瞭個身,在夢中喊出一句:“和尚道士的話如何信得?什麼是金玉姻緣,我偏說是木石姻緣!”

這就是《紅樓夢》全書中至關重要的一段情節——“夢兆絳蕓軒”。

這是第一次“金玉”和“木石”面對面的沖撞。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原文寫的寶釵聽到瞭這段話的反應,隻有四個字:“不覺怔瞭”,然後筆鋒一轉,襲人這時候又回來瞭,巴拉巴拉的說瞭一大堆話,一切又回到瞭柴米油鹽的現實生活。

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段驚心動魄的正面沖撞就這樣輕輕帶過去瞭。

然而一切都回不去瞭。賈寶玉說出瞭這段話,而且是在夢中說出,這是真正的攤牌。

薛寶釵已經明白瞭一切。

我們知道,曹公在描寫幾個主要人物的時候用瞭不同的筆法:

寫寶玉黛玉兩人,用的是類似第一人稱的視角,有許多細膩的心理描寫,這樣就讓讀者有一種代入感,覺得這是“我們”,是自己人;寫薛寶釵的時候卻全部從旁觀者的角度,讓讀者覺得這是“那個人”,是一個跟我們不親近的人。

所以全書對薛寶釵的心理描寫極少極少,讓我們沒法直接瞭解,這個大觀園裡最令人佩服的“群芳之冠”,這個每件事都嚴格符合規范的、穩如泰山的少女。

她的心裡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她是一個極度成熟的人,

永遠神定氣閑,永遠波瀾不驚,

讓人怎麼樣都看不透。

直到絳蕓軒的這一刻我們才似乎看到瞭,薛寶釵的心理防線被瞬間打破的樣子。

那麼,一直被“金玉良緣”這個謠言伴隨左右的寶姐姐,她對於那個“玉”,那個叫做賈寶玉的男人,真的愛過嗎?

盡管她隱藏得很深,某些細節似乎暴露瞭真相。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先看看這一段:

黛玉正在跟寶玉賭氣,有丫鬟來喊他們兩人吃飯,林黛玉撂下一句:“他不吃飯瞭,咱們走。”自己先走瞭。

這邊也開始吃飯,別人都好,隻有賈寶玉慌慌張張狼吞虎咽的刨飯,大傢都笑他:“你每天在忙什麼?吃個飯都急成這樣。”隻有薛寶釵含笑說道:“快吃瞭瞧林妹妹去罷,大傢別耽誤他瞭。”

看到沒有?別人不懂寶黛兩人的小心思,薛寶釵卻一直瞧得清清楚楚。

他們兩人拌嘴瞭、賭氣瞭、耍小性兒瞭,在旁邊冷眼旁觀的人是薛寶釵!

“姊弟逢五鬼”那一回,林黛玉聽說賈寶玉的病情好瞭,念瞭一句“阿彌陀佛”,寶釵在旁邊笑瞭起來,原文說“眾人都不會意”,大傢都不知道寶釵在笑什麼,她自己解釋說:“我笑如來佛比人還忙,又要……又管林姑娘的姻緣瞭。你說忙的可笑不可笑。”

這個寶姐姐!

林妹妹關心自己的姻緣,她也關心林妹妹的姻緣,隨時隨地都在旁邊註意著。

寶黛兩人的感情,本來是他們兩人自己的事,薛寶釵明明是個局外人,可她卻總是急不可耐的要介入到兩人的關系中去,急切的心態,掩飾都掩飾不住。

平時無比淡定的寶釵,在涉及到“木石”兩人的感情的時候,頓時像變瞭一個人,變得極其敏感多疑。

這種敏感多疑像誰?像林妹妹!這是寶釵罕見的一個跟黛玉相像的地方。

對比賈寶玉看到寶釵的白膀子看呆瞭,林黛玉在旁邊咬著手絹笑話“呆雁”的樣子,這兩個女孩,一左一右,各有自己的小心思,暗地裡較勁,把個寶哥哥夾在中間,一臉的茫然,不明所以。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下面這是非常經典的一段:

此時寶釵正在這裡。

那林黛玉隻一言不發,挨著賈母坐下。

寶玉沒甚說的,便向寶釵笑道:“大哥哥好日子,偏生我又不好瞭,沒別的禮送,連個頭也不得磕去。大哥哥不知我病,倒像我懶,推故不去的。倘或明兒惱瞭,姐姐替我分辨分辨。”

寶釵笑道:“這也多事。你便要去也不敢驚動,何況身上不好,弟兄們日日一處,要存這個心倒生分瞭。”

寶玉又笑道:“姐姐知道體諒我就好瞭。”又道:“姐姐怎麼不看戲去?”

寶釵道:“我怕熱,看瞭兩出,熱的很。要走,客又不散。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來瞭。”

寶玉聽說,自己由不得臉上沒意思,隻得又搭訕笑道:“怪不得他們拿姐姐比楊妃,原來也體豐怯熱。”

寶釵聽說,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樣,又不好怎樣。回思瞭一回,臉紅起來,便冷笑瞭兩聲,說道:“我倒象楊妃,隻是沒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楊國忠的!”

二人正說著,可巧小丫頭靛兒因不見瞭扇子,和寶釵笑道:“必是寶姑娘藏瞭我的。好姑娘,賞我罷。”

寶釵指他道:“你要仔細!我和你頑過,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臉的那些姑娘們跟前,你該問他們去。”

說的個靛兒跑瞭。寶玉自知又把話說造次瞭,當著許多人,更比才在林黛玉跟前更不好意思,便急回身又同別人搭訕去瞭。

……

寶釵因見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態,一定是聽瞭寶玉方才奚落之言,遂瞭他的心願,忽又見問他這話,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罵瞭宋江,後來又賠不是。”

寶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麼連這一出戲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說瞭這麼一串子。這叫《負荊請罪》。”

寶釵笑道:“原來這叫作《負荊請罪》!你們通今博古,才知道‘負荊請罪’,我不知道什麼是‘負荊請罪’!”

一句話還未說完,寶玉林黛玉二人心裡有病,聽瞭這話早把臉羞紅瞭。

鳳姐於這些上雖不通達,但隻見他三人形景,便知其意,便也笑著問人道:“你們大暑天,誰還吃生薑呢?”

眾人不解其意,便說道:“沒有吃生薑。”

鳳姐故意用手摸著腮,詫異道:“既沒人吃生薑,怎麼這麼辣辣的?”

寶釵的這段“機帶雙敲”十分厲害,處處語帶雙關,夾槍帶棒,打得寶黛二人抬不起頭,堪稱損人不露痕跡的典范。

後面我有專門的一篇文章分析寶釵的這些話,這裡先說寶釵為什麼發這麼大火,還是當老太太王夫人都在的時候。

寶釵發火,真的隻是因為賈寶玉把她比喻成楊貴妃嗎?

遠遠不止!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這裡之前的情節是:“木石”二人拌嘴,吵得非常厲害,把玉都摔瞭,甚至驚動瞭老太太。

過瞭幾天,賈寶玉主動去找林黛玉,兩人重新合好,一起來見老太太。

要知道,兩人吵架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所謂的“金玉良緣”,賈寶玉砸玉,也是沖著“金玉”之說去的,兩人這一鬧可好,合府上下都知道瞭,“林姑娘跟寶二爺”為瞭“金玉良緣”吵起來瞭,流言四起,議論紛紛。

這讓寶釵的面子往哪擱?

“你們一對小情侶吵就吵吧,帶上我幹什麼?我惹你們瞭麼?”寶姐姐從來是特別重視自己的名節的人,能不惱火嗎?

這是其一。

其二,賈寶玉砸玉瞭。

砸玉是表象,真正砸的是“金玉良緣”,賈寶玉用實際行動,非常堅決的表示瞭對於“金玉良緣”的拒絕,沒有絲毫商量餘地。這是一記重錘,重重的敲在寶釵心上。

“金玉良緣”是“木石”二人的心病,也是寶釵的心病,從進入賈府的那一天起,這個傳言就緊緊圍繞著她。

“良緣”的背後,是整個傢族重新振興的希望,盡管這個希望看起來那麼令人無奈,但傢族的命運,如此重大的話題,卻是繞不過去的一個沉重負擔,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卻推卸不掉。

當賈寶玉把玉狠狠的砸在地上的那一刻起,薛寶釵的夢想也就被砸得粉碎,砸掉的,還有一個少女的自尊——“我就那麼卑賤,那麼讓你看不上?那麼讓你敬而遠之?以至於一定要用這種方式表明你的決絕?”

心高氣傲的薛寶釵,再有一萬個大度,也忍不下來瞭。

寶釵發火,還有第三個原因——“木石”二人和好瞭。

是的,寶釵看不慣他們這種今天吵架明天又和好的樣子,特別是看不慣他們手牽手相伴而來的樣子。

當寶釵和寶玉一起來到林黛玉面前的時候,林黛玉不也是醋意橫生的說“虧在那裡絆住,不然早就飛瞭來瞭”?

少女心都是一樣的。

有醋意,是因為內心在意這個人,是因為這是她一直想著,念念不忘的人。

寶釵並不是心如枯木死灰的李紈,也不是精於算計的王熙鳳,早熟的薛寶釵也有她自己的少女心,也有醋意,這不過這種心思被壓抑得特別深,表現得也特別委婉,以至於讓我們都忽略瞭。

因為壓抑得太深,以至於連寶釵自己都沒有感覺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處在暴怒的邊緣瞭,賈寶玉的一句“姐姐像楊妃”才把她的無名火點燃瞭。

也因為這股無名火來得太突然,毫無準備,寶釵才在大庭廣眾之前如此失態,瞬間燃成一個火球,怒懟寶玉,諷刺黛玉,怒罵小丫鬟,一連串的發泄,上演瞭一出激烈的感情戲。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那麼,回到我們原來的話題,薛寶釵對賈寶玉的感情真的有明確表現出來的時候嗎?

有!

當這個一直隱忍的少女受到瞭重大的震撼的時候,終於禁不住表現出瞭真實感情。

賈寶玉被打瞭在傢養傷的那一次,薛寶釵終於真情流露。

寶釵見他睜開眼說話,不象先時,心中也寬慰瞭好些,便點頭嘆道:“早聽人一句話,也不至今日。別說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們看著,心裡也疼。”

剛說瞭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說的話急瞭,不覺的就紅瞭臉,低下頭來。

寶玉聽得這話如此親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見他又咽住不往下說,紅瞭臉,低下頭隻管弄衣帶,那一種嬌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覺心中大暢,將疼痛早丟在九霄雲外。

在這一瞬間,我們終於看到瞭寶釵的另一面,沒有被扭曲被壓抑的那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嬌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這是真正的小兒女情態,裝不出來,也沒必要裝。

盡管隻是剎那的閃耀,我們也看清楚瞭,寶釵是愛著賈寶玉的,這就是我們要的答案。

當然賈寶玉也看清楚瞭,同樣在這一剎那,他是否也動心過?也許有,也許沒有,這都不重要瞭。

紅樓夢裡隱藏最深的人,也是被賈寶玉傷得最痛的一位

(圖)87版《紅樓夢》劇照。圖片來源網絡

回到絳蕓軒的那個午後。

薛寶釵終於明白瞭。

也許她也曾經猜測過,也曾像林妹妹一樣內心狐疑不定,但到瞭這一刻,一切都明朗瞭——“木石前盟”是一種如此堅定,刻骨銘心的存在,不允許任何的背叛。就算賈寶玉曾經有過對寶釵動心的瞬間,那也隻是電光石火般的閃耀,轉瞬即逝,他的心裡,念茲在茲,始終是那個愛哭愛鬧、永遠放不下心、永遠敏感多疑的林妹妹。

“這裡沒有你的位子,請出去!”這就是薛寶釵得到的終極答案。

她的愛情,還沒有盛開,便已凋謝。

歷史大學堂官方團隊作品 | 文:無忌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