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才子想一睹《金瓶梅》的真容有多難?

                             

《金瓶梅》被列明代四大奇書之首。另三部分別是《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我想,很多朋友都跟我一樣,對後三部的情節與人物耳熟能詳,但於《金瓶梅》,則是隻知其主人公西門慶、潘金蓮、瓶兒……對具體內容想象多於實見。大學時,從圖書館抱回三大本,名為潔本。在宿舍放瞭三個月,看著裡面那些口口口口以及此處省略多少多少字的說明,對這部不完整的書,實在看不下去。

明朝才子想一睹《金瓶梅》的真容有多難?

(圖片來源網絡,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這還是四百年後的情形。那麼,在明朝萬歷年間,又是怎樣的情形呢?當時的讀書人,對這本書,又是怎樣的心態呢?我們不妨隨著生於萬歷六年(1578)的才子沈德符的思緒來一探究竟。按現在研究者們的說法,《金瓶梅》成書於明朝隆慶、萬歷年間。傳抄之時,很少有人見到真本。當時知識界的領袖之一袁宏道在其著作裡說《金瓶梅》是《水滸傳》的外典。什麼是外典呢?即與現在同人小說類似,從某本書中抽出人物另寫故事,《金瓶梅》就是抽出武松、武大郎等人來寫的。沈德符於《萬歷野獲編》中說,自己“恨未得見”。

明朝才子想一睹《金瓶梅》的真容有多難?

(圖片來源網絡,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一個恨字,把此書名聲在外而就算是有名的知識分子也難以見到寫得淋漓盡致。萬歷三十四年(1606),二十八歲的沈德符的北京遇到袁宏道,迫不及待地問他看過全本嗎?袁宏道告訴他,我也隻看瞭數卷,“甚奇快”。如今隻有麻城劉承禧傢有全本,是從其妻傢抄錄來的。劉承禧是萬歷八年的武狀元,其妻徐氏是嘉靖朝大學士徐階的曾孫女。可見,徐階傢裡,是有過《金瓶梅》的。由此也說明,這部奇書,在當時主要是高官在傳閱。像沈德符這樣,好像還不夠格看。

明朝才子想一睹《金瓶梅》的真容有多難?

(圖片來源網絡,感謝原作者,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又過瞭三年,他終於找到機會,抄得此書。朋友們可以想象一下,夢裡念過無數遍的《金瓶梅》,終於被他沈德符看到瞭,該是何等快意激爽啊!而他朋友馮猶龍“見之驚喜”,與另一個朋友馬仲良一起,勸他將這書印出來,肯定會上暢銷榜。白花花的銀子啊,“可以療饑”。看來當時沈德符有點窮!但他人窮志不短,義正辭嚴地說,“一刻則傢傳戶到,壞人心術,他日閻羅究詰始禍,何辭置對?吾豈以刀錐博泥犁哉!”喲,你看就不會壞心術,人傢看就會?太瞧不起別人的定力瞭吧?結果,他不刻,有人刻,不久該書便已傳遍吳中大地。當然,我們知道,名聲一大亂子多,《金瓶梅》後來被禁幾百年。由是看來,雖然身在民間,沈德符的腦子跟皇帝們,倒是想到瞭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