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瞭另一個女人,為什麼沈從文對張兆和沒有悔意?

                             

藝術創作需要靈感,靈感多迸發於感情,感情中又當屬愛情為甚,所以才子多風流,探討情感與精神的才子更為風流。沈從文就是這其中一個,雖從他的儀態與出身上來說,風流倜儻離他很遠,但在他孜孜以求的美的世界裡,他比誰都風流。

愛上瞭另一個女人,為什麼沈從文對張兆和沒有悔意?

沈從文

沈從文雖看起來忠厚老實,但是在追求愛情上,激情因子一點兒都不必徐志摩少。他曾經對作傢孫陵說“打獵要打獅子,摘要摘天上的星子,追求要追漂亮的女人。”所以與他有過糾葛的女人,個頂個的漂亮。

與張兆和結婚後,沈從文發現束之高閣的女神走下殿堂之後,也不過如此,不會再跟你談論青春歌酒詩書畫,張口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不再會儀態端莊,還經常油頭垢面;那雙美麗的主業已不是執筆書畫,而是洗衣做飯。當年如李敖之流的文人都因受不瞭女神胡茵夢在廁所便秘而離婚,那麼兆和之於沈從文的女神的破滅似乎也可以理解瞭。

愛上瞭另一個女人,為什麼沈從文對張兆和沒有悔意?

沈從文 張兆和

大約1934,沈從文去拜訪熊希齡,遇見瞭熊的傢庭教師——高青子,一個高高瘦瘦,白白凈凈的姑娘,很有文藝氣息,且仰慕沈的大名已久。兩人相見甚歡,彼此留下很好的印象。一個月後沈從文再次拜訪熊希齡,又一次見到高青子。那天高青子穿瞭件綠底小黃花的綢緞衫,腳蹬淺粉色的鞋子,衣服的袖口拼貼瞭一塊淡淡的紫——這是沈從文小說中女主公的打扮。於無聲處,妾有情,郎懂意,沈從文被打動,他欣喜,自己終遇紅顏知己。

愛上瞭另一個女人,為什麼沈從文對張兆和沒有悔意?

沈從文一傢與高青子(據傳為高青子)

有一天張兆和從沈從文的書桌上看到一篇高青子寫的小說,講一個男子在未婚妻與紅顏知己間的徘徊猶豫。兆和聰慧,一下子就猜到瞭原委。她質問沈從文,沈從文坦然地說瞭他和高青子的交往以及感受,並希望兆和能理解。但顯然兆和是不理解的,她一氣之下回瞭娘傢,盡管沈從文每天一封長信,可兆和始終不肯諒解和回來。

沈從文覺得自己無辜極瞭。他不過喜歡上瞭一個與自己精神極其契合的女子,可以談論詩和遠方。他並沒有想著拋妻棄子,他還是很愛兆和。他把自己的愛一份為瞭二,對誰都是真情的付出,沒有背叛,為什麼兆和就是不能理解。

沈從文寫信給林徽因傾訴:我不能想象我這種感覺同我對妻子的愛有什麼沖突,當我愛慕與關心某個女性的時候,我就這樣做瞭,我可以愛那麼多的人和事,我就是這樣的人。

林徽因對於沈從文的際遇表示瞭理解,她很理解沈從文與高青子之間心靈上契合的那種感覺,因為她也經歷過,而且她還更明白這樣的感覺容易轉瞬即逝,靠不住。她正是明白瞭這一點,才轉身嫁給梁思成。

愛上瞭另一個女人,為什麼沈從文對張兆和沒有悔意?

沈從文 林徽因

1937年抗戰爆發後,沈從文輾轉南下到西南聯大教書,張兆和留守北京。沒多久高青子也來到西南聯大,並在沈從文的舉薦下到西南聯大圖書館任職,兩個人的交往重新點燃,激情更勝於前。沈從文不少作品裡,都有這段感情的影子。

校園對兩人的交往也是風言風語,沈從文就在對妻子的人倫理智與情人似火的熱情中糾結著煎熬著。

後來兆和在沈從文的哀求下攜子南下,與其團聚。但這一次她對沈從文和高青子似乎寬容瞭許多,她沒有再負氣出走,甚至還給高青子介紹過男朋友。

但誠如林徽因所頓悟的那樣,這樣隻追求心靈契合的感情是靠不住的,激情退卻的時候,這段感情也就冷靜瞭下來。1942年高青子退出瞭沈從文的生活,沈從文也在他的小說中這樣結束瞭這段感情:因為明白這事兒得有個終結,就裝作為瞭友誼的完美……帶著一點兒悲傷,一種出於勉強的充滿痛苦的笑……就到另一個地方去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