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這幾天,傢住龍泉驛區十陵街道寧江社區的嚴大爺總算是放下心來瞭,樓下鄰居王友惠(化名)這些年一直往傢裡撿垃圾,傳單、塑料瓶、廢紙殼……腐爛的味道讓他常年不敢開窗也就罷瞭,這要是起火,自己傢就首當其沖。

25日,社區“三供改造”(供電、供氣、供水),為瞭防止施工時火花引發火災,社區工作人員做盡思想工作,總算進瞭王友惠的傢門,清理出瞭整整兩大車垃圾,讓人沒想到的是,平時連水電都不舍得用的王友惠,傢裡竟然藏著一大堆保健品。據王友惠說,這些保健品是她花瞭30多萬買的。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16)

15個人清理三天 裝瞭兩大車垃圾

裡面藏著一大堆保健品

28日下午,微博大[email protected]直播成都上傳瞭一則視頻,稱近日,龍泉十陵街道寧江社區(微博誤寫成瞭江寧社區)因天然氣改造,工作人員進到一老人傢裡,被眼前的一幕驚呆瞭,屋子裡堆滿瞭撿來的垃圾,簡直無從下腳。據鄰居稱,老人曾是一名小學教師,有傢人但不住在一起,也有退休金,錢都花在買保健品上瞭。目前,社區幫忙清理瞭屋子。

從網絡視頻上可以看到,一位帶著口罩的工作人員正站在滿屋的垃圾裡收撿清理,紙板、塑料瓶、過期食品、各種傳單,還有很多看不清到底是什麼東西。“好黑人哦,燃起來瞭怎麼住?”拍攝視頻者語氣裡滿是擔心,旁邊一位花白頭發的老太不時地出現在鏡頭裡,試圖阻止“那個不要撿,等我回來(收拾)”。視頻裡,拍攝者在與收拾垃圾的男子對話,“你進來過沒?”“原來就進不來人。”而老人則在一旁轉來轉去,嘟囔著:“這裡(東西)都是買來的, 20多萬。”,“你們這些老年人的錢都被騙完瞭。”視頻拍攝者說。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2/16)

▲從王友惠傢中清理出來的垃圾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3/16)

▲王友惠傢中的人參

28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找到瞭視頻中所拍攝的房屋,這個位於寧江社區某單元樓5樓的兩室一廳裡,裝修工人正在粉刷墻面,盡管已經清理過一次,但一走進屋內,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撲來,地面上還可以看到長期堆放物品後留下的印記,在廚房裡,還沒來得及收拾的厚厚的泥垢和各種塑料瓶讓人無處下腳。“我們的志願者、社區工作人員一共15個人,清理瞭三天,裝瞭兩個垃圾壓縮車。”寧江社區居委會主任張莉告訴記者,社區保安隊長為此還出現瞭疑似中毒的癥狀,脖子上都腫瞭起來。“全部都戴著口罩的,正好發完瞭,就隻有他沒戴。”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4/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5/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6/16)

▲社區工作人員正在幫忙清理屋子

值得註意的是,除瞭部分生活用品,成都商報記者在房間裡還發現瞭大量的保健品,六大棵被裝裱在玻璃框裡的人參、成箱的蟲草片、好幾大箱保健酒、燜燒鍋、至少3臺負離子凈化儀,客廳裡甚至還有一個未拆封的冰箱。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7/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8/16)

▲老人傢中堆積的保健品

臭得鄰居不敢開窗

垃圾堆在門口一米多高 進出全靠爬

嚴大爺住在王友惠樓上,對於這個上個世紀隨廠搬遷至寧江社區的鄰居,他並不瞭解,隻知道她曾是小學老師,有個兒子,但從來沒見過。遠親不如近鄰,但這個直線距離最近的鄰居,卻表示自己大為惱火。“我屋頭從來不敢開窗,要是出個門,心裡都懸起的,生怕起火。”嚴大爺說,印象中至少幾年前,王友惠就開始往傢裡撿東西。“早上五六點鐘就出門瞭,中午晚上都回來得很晚。”無一例外的是,每次回來,王友惠的手裡肯定提著一大包東西。

“都堆到門口來瞭,她進不去,就坐在樓道裡,有人來瞭,‘砰’地一聲把門關到。”同樣住在王友惠樓上的李大哥說,上樓下樓都可以聞到,從王友惠傢裡傳出的腐臭味,湊巧時,還能碰見王友惠爬進爬出傢門,門口的垃圾至少有一米多高。

對於滿屋子惡臭和存在安全隱患的垃圾,王友惠從來不讓人進門、更不讓人清理。“跟社區反映過,也報過警,拿她沒得辦法,門都不讓進。但王友惠並不宅在傢裡,每天都會出門的她,碰見鄰居還會打招呼。“都認得到,還喊我小李。”李大哥說,老人堆在傢裡的垃圾,也從來沒見她賣過。“聽到說過她買保健品,傢裡也沒用過水電,有鄰居看到她在外面吃湯圓吃瞭一個月。”對於王友惠的兒子,鄰居們都表示知道,但沒有見到過。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9/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0/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1/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2/16)

王友惠傢中堆積的垃圾

退休教師、有退休金、有子女 不屬於幫扶范疇

社區、民警無奈:不能強制清理

寧江社區居委會主任張莉也是在25日才第一次得以進入王友惠的傢,從門口的垃圾山裡爬進去後,患有鼻炎的她馬上就感到難受。“之前有反映過說她往傢裡放垃圾,但是她不讓進門。這次是‘三供’改造,施工隊說施工時有火花,怕起火引起爆燃。”張莉說,廁所裡的東西堆到瞭天花板,門口的垃圾齊腰,連床上也都堆滿瞭垃圾。“我說她,這裡真的住不得,要是起火怎麼辦?”好說歹說,王友惠才願意跟社區工作人員去一傢有醫療性質的養老院暫居,工作人員這才能動手清理。

為瞭清理王友惠傢裡的垃圾山,社區動用瞭志願者、安保隊長、樓棟長共15人,足足清理瞭3天,裝滿瞭兩大車垃圾壓縮車。張莉又找人來打掃衛生、粉刷墻壁、修補地板、消毒,“這些錢都是社區出的。”張莉說,算上老人去養老院暫居的費用,前後已經花瞭好幾千元。

為什麼王友惠傢裡堆成瞭垃圾山後,社區才發現?張莉對此解釋說,王友惠是退休教師,每月有4000元左右的退休金,經濟上不屬於低保范疇。同時,王友惠有個兒子,從傢庭成員上講,也不是孤寡老人,因此,不在社區幫扶的范圍內。加上老人堆放的垃圾都在傢裡,從來不讓人進門,直到這次“三供改造”施工,才得發現這一情況。也是在多次撥打王友惠在重慶的兒子的電話(溝通)後,對方表示,他管不瞭老人,清理垃圾全憑社區處理。張莉這才能讓人清理垃圾。

十陵派出所民警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此前接到過鄰居報警,曾進過王友惠傢,但是因為居民在自己傢裡,雖然勸說過多次,但王友惠一直不願意清理,警方也不能強制實施。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3/16)

對話老人:10多年來用瞭30萬買保健品

“傢裡的東西一張紙都別給我扔瞭”

28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在龍泉驛區一傢療養院見到瞭正在吃飯的王友惠,她的飯碗比別人的要大上一些。“胃口好得很。”療養院的護工曹阿姨告訴記者,第一天來,老人身上特別臟,像是從來沒洗過澡,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志願者和社區買來的,吃第一頓飯,就添瞭三碗,泡在肉片湯裡吃光瞭。“我屋頭你連一張紙都不要給我扔瞭哈,等我回去收拾。”見到張莉,王友惠顧不上吃飯,第一句話就是叮囑別扔她東西。

當記者詢問為什麼傢裡有這麼多垃圾時,王友惠否認有垃圾,說都是自己花瞭30多萬買的,小車送來的。有點傳單,是因為自己要看,看完就扔在一邊。而對於傢裡大量的保健品,王友惠說,大概從2005年起,自己就開始買保健品,光是凈水器就買瞭好幾臺,最貴的9000多元,長白山的老人參幾千一根,一共有五六根,光是買酒就花瞭2萬多,還有一些液體、粉狀的藥品,“上個月我買國泰(音),就花瞭2萬多。”王友惠告訴記者,這是一種服用的保健品。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4/16)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5/16)

▲老人傢中堆積的保健品

王友惠說,自己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至少要跑四個店做理療,都是會員,掐準瞭時間去,做完就全身舒服瞭。“我天天忙得很,哪裡有時間去(撿垃圾),也沒時間理他們(鄰居),我曉得把我自己過好就是。”王友惠說,做完理療全身就舒服瞭 ,而最近癥狀明顯的左腿疼痛,是理療後的“好轉反應。”

交談中,王友惠很多時候絮絮叨叨、答非所問,例如年齡,一開始說自己99歲,後改口84歲,最後一次才說,今年12月25日過74歲生日,這與她身份證信息相符。對於兒子的年齡,王友惠也說兒子已經50多歲,但根據社區工作人員瞭解,王友惠的兒子不到50歲。

“我不要他回來,他忙,我個人從來不依賴哪個。”王友惠說,七八年前,自己就讓兒子去瞭重慶,偶爾會回來看自己,“(上次回來)久瞭哦,去年瞭,孫女好幾年沒回來瞭。”

對於老人出現的疑似精神障礙或是心理障礙,張莉覺得十分為難,從法律角度講,王友惠的兒子是其傢屬,也是監護人,必須經其同意或是由其送醫。盡管現在社區出於安全和人道主義考慮,暫時清理的王友惠傢的垃圾,但老人以後的生活怎麼辦?

退休教師傢裡堆滿垃圾散發惡臭 生活拮據卻花30萬買保健品

(16/16)

兒子:不是不管,而是管不瞭

28日晚上10點半,紅星新聞記者終於聯系上瞭王友惠的兒子周博(化名),他告訴記者,母親在成都的情況他都知道,派出所和社區都給自己打過電話,對於母親,他不是不管,而是管不瞭。

周博告訴 紅星新聞記者,母親是重慶人,畢業後分配到龍泉驛的工廠當老師,1996年底退休,是全國特級教師。但從自己出生後,就一直跟著父親、婆婆在重慶生活,母親從來沒有盡過作為母親的責任,連基本生活的糧票都全靠伯父伯媽接濟,作為教師工資水平不低,但從來也沒有花一分在兒子身上。直到1997年初,周博接母親的班,和妻子一起到成都,進瞭工廠,但母親不願意和他們一起生活,兩口子隻能住在工廠的單身宿舍。

自從退瞭休,王友惠就開始有些不正常,愛往傢裡撿東西,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傢裡慢慢變成瞭垃圾堆,“她不是撿來賣錢,就隻是喜歡撿。”2000年左右,因和母親無法相處,周博成為工廠第一個買斷工齡的人辭職離開,回到重慶。通過在成都的朋友,周博知道,幾年前,母親開始買保健品藥,甚至開始不吃飯也要吃藥。

“去年8月,我特意休假回來處理她的事。”周博說,因為傢裡堆滿瞭垃圾,樓上樓下鄰居意見很大,得知情況的周博回到成都,勸說母親把垃圾都處理瞭,但她不肯。剛剛搬瞭新傢的周博又建議,讓母親回重慶和自己一起生活,還可以幫忙帶10歲的孫女,但王友惠還是不肯。勸說瞭3天無果,周博隻得返回瞭重慶。

“她在買保健品上頭吃瞭大虧。”周博說,母親是被所謂的保健藥洗瞭腦,甚至還帶自己去聽過課,“都是些亂七八糟的,說吃瞭藥啥子都好。”看到許多像母親一樣,為瞭領兩個免費的雞蛋而五六點起床,周博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管不瞭,她不聽我的,要是聽,也就沒有現在這個事。”周博說,被洗腦後的母親和傢裡的親戚都合不來,吃飯的時候會端起碗把菜倒掉,說是有毒,因此其他親戚也不願意與她往來。周博覺得,性格孤僻、親情感不強的母親,“這是一種病態。”周博也表示,下個月會抽空回來看看母親。

紅星新聞記者 於遵素 攝影記者 劉海韻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