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文/小肥蝦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武俠小說裡,常有這樣一種描寫方式:主人公一路奮勇殺敵,過關斬將,與友人同僚比試武藝,將敵人叛徒一一拿下,眼看著已經成為劇組裡當之無愧的武藝高手瞭,這時候冷不丁地冒出來一位不知名的人,主人公與其比武過招,先是落敗,接著大徹大悟,從高人身上又學到瞭某些關於武功的真諦,從而愈發勇猛精進,皆大歡喜。

所謂高手在民間。《天龍八部》裡的掃地僧便是一例。在少林寺,慕容博、慕容復父子與蕭遠山、蕭峰父子相遇,雙方浴血相殺,此時掃地僧出現:

“一個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著一把掃帚,正在弓身掃地。這僧人年紀不少,稀稀疏疏的幾根長須已然全白。不知是四十二年,還是四十三年,可見為半路出傢。”

掃地僧先分別“殺死”瞭慕容博與蕭遠山,並用高超醫術再次使兩人起死回生,使得摒棄戾氣的兩人至此明白傢國仇恨、生死離別都如夢境,放棄仇恨、大徹大悟,皈依三寶,不再過問世間恩怨。

難得的是,少林寺裡的僧人從來沒有註意到掃地僧,就連蕭遠山父子、慕容博父子一直到掃地僧說話才有所察覺,可見其武功實在高深莫測。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大千世界,總有江湖上流傳著的故事。一山總比一山高,手藝人們精心雕琢著自己的技藝,將工匠精神發揚光大並且傳承。正如食客吃貨們吃遍瞭世界各地的米其林餐廳,沒有去深山幽徑中吃上幾道農傢菜,也終究算不得道行高深的老饕吧。

《圓桌派》裡有一集講飯局,《舌尖上的中國》總導演陳曉卿說到好的東西都在民間,因為商鋪店面的租金實在太貴,讓普通飯店根本存活不下去,最極致的美味,肯定都藏在深山老林裡。好在現在流行自駕旅遊,在“上山下鄉”的路途中,總會發掘獨特的美食。陳曉卿提到一傢“途中飯店”,他說:

“如果您去杭州,去一個叫開化的縣,就是錢塘江的源頭,在那個半山腰上,有一個途中飯店,你都不用點菜,你說隨便給我來兩個菜,那個道道菜都好吃。”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開化縣是浙江省衢州市的下轄縣,地處浙皖贛三省七縣交界處,是連接浙西、皖南和贛東北的要沖,位於浙江省母親河——錢塘江的源頭。那天淫雨霏霏,樹葉被雨水沖刷過後,顯得愈發嫩綠青翠,雲霧層層,藏在山的背後,像極瞭一幅潑墨的山水畫。讓人心情愉悅的是,道路兩旁會冒出幾株紅色黃色的小花,看多瞭蒼翠的樹木,偶爾跳出來的五顏六色讓前往途中飯店的路途變得輕松起來。下瞭高速,接著走一段國道,卡車、摩托車和自行車相繼在路上駛過,村莊隱匿在山巒疊障之間,令人愈發期待目的地飯店是怎樣的一幅光景。

晌午時分抵達飯店,“途中飯店” 四個大字令人欣喜,離店門口還有十幾米的距離,能看見餐廳裡一桌食客已經津津有味地吃瞭起來。進門左手邊立瞭一塊農傢樂明碼標價的告示牌,野生石雞、清水魚、紅燒肉、炒筍幹、油臘肉……光看菜單足以讓人垂涎!飯店後院有一口池塘,水從山上林間流淌下來,順著一道窄窄的小路,註入池塘裡。十幾條大小不一的魚在水中遊蕩,水清澈得能看見塘底的綠藻,兩隻網兜斜靠在池塘邊,隨時等著客人點單,由廚師把魚兒打撈上來。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都說廚房最具煙火氣,途中飯店的廚房不大,十幾平米,但是功能分區面面俱到。蔬菜架子上整齊地碼放著十幾種或清洗過或削皮切塊的瓜果蔬菜,有常見的茄子、胡蘿卜、青菜,更多的是不常見的野菜時蔬,那是來自山裡自然的饋贈。一口農傢土灶置於廚房中間,煙囪連通著土灶和墻外,鍋裡在燉黑豬肉,阿姨把鍋掀開,霧氣升騰,肉香味和醬汁味撲鼻而來。還有兩口炒鍋,隨時預熱,等待著前廳下單,迅速炒菜。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途中飯店有特色的是廚房裡十幾位各有分工的“廚娘”,她們從四十到六十歲不等,個個圍著圍裙,戴著護袖,耳朵上掛著金色耳環,那是鄉下人民的風俗。阿姨們大約從小就進入廚房,幾十年來刀工技藝精湛,對食材的搭配和火候的掌控雖然談不上爐火純青,但是多年的磨練和習慣,讓她們隨便拉出來一個都不輸高級飯店大廚。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

菜上得很快,老雞湯油脂豐富,透露著一股農傢野味氣息;清水魚肉質鮮美,湯汁濃鬱;油燜筍跟在城市飯店裡吃得終究是有些差異,至於分別,可能這裡的筍更加鮮嫩;叫不上名字的野菜炒得青鬱蔥蔥,嚼起來回味無窮……

想起作傢阿城《棋王》裡的一段話:“……平瞭頭每日荷鋤,卻自有真人生在裡面,識到瞭,即是幸,即是福。衣食是本,自有人類,就是每日在忙這個。”衣食是本,長期生活在城市裡朝九晚五的人們,哪裡會感受到這般清修與恣意?高手在民間,宇宙萬物等著我們去認識,去體驗,飲食也是一樣。

所謂“高手在民間”,識到瞭即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