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奇女子,僅四年時間就同三千男性有過魚水之歡,如喝水吃飯

                             

她著裝性感,放浪形骸,時常出入歌廳、賭場結識社會上的公子哥,陪公子哥跳舞獲得一些小費。當代百姓稱她為”奇”女子,雖然放浪,但她和賣肉娼妓完全不一樣,她隻和看上眼的男子過夜,對厭惡之人都是直言拒絕,不管有多少錢。今天我們聊一個人,中國近代一位奇女子的故事。

近代奇女子,僅四年時間就同三千男性有過魚水之歡,如喝水吃飯

餘美顏一九零零年出生於廣東臺山,從小衣食無憂,也受到過良好教育,十八歲時與譚姓男子成婚,兩人大婚不久,譚傢就遭遇經濟危機,最後丈夫遠渡重洋去瞭美國做生意,餘美顏每日過著寂寥生活,後來餘美顏同婆婆鬧不和,於一九一八年前往廣州獨自生活,開始”嶄新”的生活。

餘美顏抵達廣州前一天,海軍總長程璧光遭暗殺去世,程璧光遇襲後,廣州全城嚴查,這時衣著另類的餘美顏進入警察視線,當成嫌疑人被逮捕。不久,她又被縣長姨夫救瞭出來,餘美顏的人生因為這件事發現瞭驚天變化。其一:丈夫與其離婚,其二:父母感覺臉上無光,直接把她送到習藝所(類似現代的收容所)當女工。

近代奇女子,僅四年時間就同三千男性有過魚水之歡,如喝水吃飯

一年後,餘美顏從習藝所出來,生活變得”放浪、糜爛”,每天在舞廳、賭場之間徘徊,遇到看上眼的男子就陪同過夜,當時餘美顏因為生活糜爛常常上報紙頭條,但她毫不在乎,沒有傢庭、沒有親情,她還需要在乎什麼,在她眼中”性”就像喝水、吃飯是不可缺少的。

後來,餘美顏同一個香港商人何先生結識,港商在飯後問及餘美顏的傢世,餘美顏便向其說出自己的”悲慘”遭遇。這位港商年過四十,有著自己的事業,也已娶妻,但港商非常迷戀餘美顏的美貌並向其求婚,最後餘美顏答應瞭港商的求婚(二房),隨後兩人前往香港生活。

近代奇女子,僅四年時間就同三千男性有過魚水之歡,如喝水吃飯

餘美顏到香港後,生活更是放浪,有更多的賭場、舞廳供她出入,不久後,錢財都揮霍殆盡。由於餘美顏放蕩、揮霍無度,港商很快就對其產生厭倦,並同其離婚,餘美顏又回到廣州過著肆意放浪的生活。一九二五年,餘美顏和南海縣縣長公子結識,縣長公子對其展開瘋狂追求,並答應與其結婚,於是兩人開始交往,但好景不長,官二代傢中極力反對兩人戀情,用”權力”逼迫餘美顏離開官二代,心灰意冷的餘美顏離開瞭廣州,去瞭美國舊金山。

在舊金山期間,餘美顏遇到做生意的前夫,且希望和前夫重歸於好,前夫對餘美顏在廣州的糜爛生活多少有所瞭解,便拒絕瞭餘美顏的復合請求,自此餘美顏心中最後一絲生機也隨之破滅,生活也更加糜爛,猶如活死人。隨著時間的流逝,餘美顏越來越厭倦這個世界,但她不能就這麼走瞭,她一定要留點東西給這個世界,於是她有瞭寫日記的習慣,記錄每天糜爛的生活,最後著成一本書《摩登情書》又稱”浪漫情書”。

近代奇女子,僅四年時間就同三千男性有過魚水之歡,如喝水吃飯

據書中記錄:餘美顏在短短四年時間內同三千多男性發生過不正常關系……一九二八年,餘美顏在香港到上海的輪船中跳海自盡。在跳海前她時而喜、時而悲、時而笑、時而怒反復無常,向身邊人述說”人生既然已經沒有任何樂趣,不如離開這個骯臟的世界,願來生做一名純潔的女子,尋得人生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