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傢暴生活之想不明白的生活,隻能躲起來一個人過

                             

爺爺說瞭這樣的話,母親猶不罷休,而是繼續說道:“爹爹啊,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不敢相信他奶奶,誰知道什麼時候趁我和你不註意的時候就說瞭。我做兒媳婦的,再怎麼生氣又能氣成什麼樣,還不是過一段時間就對你們客客氣氣的嗎?”對於母親的擔心,爺爺也不敢保證,但也知道母親說這話的前提條件是什麼,故又抬頭問奶奶:“前兩次四兒媳婦過來的事情,你是不是對四兒說瞭?”奶奶不吭聲,爺爺禁不住吼瞭一聲,奶奶才哽咽著嗓子說道:“我沒有說,我真沒有說,我哪敢說呀!”奶奶沒有說,爺爺便轉頭問姑姑,姑姑顫著聲音說道:“自上一回鬧瞭以後,四哥就不怎麼聽我說話瞭,我哪有機會說呀,再說我也不敢。”問完奶奶和姑姑,爺爺便又對母親說道:“他奶奶和雙蓮都沒說過,就一定沒說過,這事你就相信爹爹一次吧,爹爹保證這次的事情也不說給四兒,不然爹爹不得好死!”

母親的傢暴生活之想不明白的生活,隻能躲起來一個人過

聽到爺爺賭咒發誓,母親才見好就收,站起來假裝肚子疼地慢悠悠地走瞭。母親走後,爺爺不覺流下瞭兩行清淚,姑姑看見瞭,便哭著說:“爹爹啊,你別哭,你別哭好嗎,我和媽真的再也不說瞭,也不再管他們傢的事情瞭,爹爹啊。”爺爺點點頭,什麼都沒說,而是放好煙鬥,一個人騎著自行車走瞭。爺爺一走就是一天,直到晚上才帶著一捆碗碟回來。

爺爺走後,奶奶整理著櫃子和箱子裡被母親翻出來的東西,姑姑則打掃著碎片什麼的,兩個女人一邊忙碌一邊哭。哭瞭好半天,奶奶突然嘆瞭一口氣,說道:“哎,以前的日子多好,怎麼就越活越不如意瞭呢,四兒媳婦咋就變得這麼厲害瞭?”姑姑哭著回答道:“誰知道瞭,大約是去年的離婚事情,徹底熱鬧瞭四嫂瞭吧。”四嫂,這是姑姑私下裡第一次稱呼母親,久而久之也成瞭習慣,便不再像以前那樣,每次稱呼母親時的猶豫、口吃。

母親的傢暴生活之想不明白的生活,隻能躲起來一個人過

奶奶看瞭姑姑一眼,輕輕地點點頭,很明顯認同姑姑的說法,便繼續說道:“聽你爹爹的話吧,過瞭年咱們就搬過去,以後他們傢的事情,咱們就不用管瞭,真的越管不是越多。”姑姑點點頭,沒有說話,卻大哭起來,因為她看見自己心愛的玻璃掛件,被母親摔碎瞭。奶奶看見瞭,嘆瞭一口氣,說道:“等趕會瞭,媽再給你買一個。”姑姑哭著點點頭。

母親的傢暴生活之想不明白的生活,隻能躲起來一個人過

中午,姑姑、奶奶吃飯時用的碗筷,是從五嬸那邊借的,六叔看見瞭不禁問道:“咱們舊的碗筷呢?”奶奶抬頭看瞭六叔一眼,說道:“打瞭。媽今天洗鍋時手上一滑,全摔碎瞭。”六叔又問:“那我爹爹呢?”姑姑回答道:“爹爹出去瞭,說中午不回來吃飯瞭。”六叔見姑姑和奶奶雙眼紅腫,知道傢裡發生瞭事情,但見兩人什麼都沒說,便不再過問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