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當魏源第一次見到劉芳的時候,她剛失戀,情緒很低落,正在借酒消愁。

魏源從頭到尾都明白他獲得劉芳的芳心,有點乘虛而入的意思,但是愛情,哪有那麼多道理呢,愛瞭就是愛瞭。

人們常說,要想從一段感情中走出來,最快的方法就是盡快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劉芳試瞭,而且成功瞭,她和魏源開始瞭。

魏源不是很傳統的男人,他不在乎劉芳的第一次給瞭誰,也不在乎她曾經有多傷痕累累,他隻想往後看,和她好好在一起,組建一個幸福的傢。

兩個人的感情進展得很順利,準備買房子瞭。雖然還沒到談婚論嫁的階段,但是魏源想先把房子買瞭,在付首付的時候,盡管劉芳一分錢沒掏,魏源為瞭表示自己的誠心,還是在房產證上加上瞭她的名字,他就是想告訴她,自己有一輩子和她在一起的決心。

魏源也知道,比起劉芳的前男友,自己還有很多不足,比如外形,比如傢世,越是清楚這些,他越想通過金錢和物質來彌補,他想著,就算她的心是塊石頭,自己也得給她捂熱瞭。他把劉芳寵得跟個公主一樣,傢務從來不讓她做。魏源在傢也是嬌生慣養的,但是和劉芳一起後,他主動學做瞭很多美食,親自下廚就是為瞭哄她開心。他甚至卑微的幫她洗內衣內褲,他想,這個世界上估計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像自己這般愛她瞭。

“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然而,不是說人好,就能獲得好的愛情。魏源的付出,終究抵不過劉芳前男友的一句甜言蜜語。

魏源開始發現端倪,劉芳開始變得躲躲閃閃,手機密碼都換瞭。魏源隱約感覺到要出事瞭。但是他不想戳破,他變得更加殷勤,他想劉芳還是會留戀他的好的。

當感情發生變化的,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從身體上的疏遠。劉芳沒有說破一切,但開始和魏源劃清界限,她拒絕魏源碰自己瞭。魏源從這些時候便開始無法掩飾自己的焦躁,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和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躺一起,卻要裝作若無其事,怎麼可能!越是壓抑,越是痛苦,他終於忍不住要劉芳說清楚。

劉芳沒有掩飾任何東西,冷靜的提出瞭分手,原因就是她的前男友回來瞭,要和她復合,而她同意瞭。

魏源發瘋似的抓著劉芳的胳膊,氣勢洶洶的質問她:“你忘記瞭他當初絕情的拋下你瞭嗎?忘記他是怎麼打你的嗎?”

劉芳淒慘的抽瞭下嘴角:“我沒忘記,可是我就是愛他,我忘不瞭他,他是我的初戀。”

魏源聽完這句話,很是絕望:“那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你都可以忘記嗎?”

劉芳無奈的說:“謝謝你陪伴的日子,但是強扭的瓜不甜。”

這一句強扭,深深的刺痛瞭魏源的心,他咆哮起來:“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他不再挽留,任由劉芳收拾瞭行李離開,她走時留瞭句話給魏源:“你房子的事情,有空找個時間去辦下手續吧,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魏源腦子一片空白,他根本沒有在想房子的事情,他在想自己該怎麼和傢裡人解釋這一切。前幾天父母還興高采烈的告訴魏源,已經為他們買好瞭婚車,這突然就來瞭個大逆轉,找不著結婚的對象瞭。自己這一年付出的真心,算是白費瞭。劉芳這顆冰冷的心,始終還是沒被自己捂熱。

魏源看透瞭愛情,和父母坦白瞭一切,傢裡很快為他安排瞭相親,以他的條件,很快就有姑娘相中瞭,他也不挑,看瞭個順眼的姑娘就同意瞭,婚後的日子也算平靜。“你的心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

有天早上,魏源車剛開出小區門口,突然從前面竄過去一個身影,差點要撞上。他搖下車窗,正要破口大罵,卻發現是劉芳,她頭發散亂,提著早點,跑到一個男人面前,雙手捧上,而那個男人則一臉嫌棄。這場景似曾相識,當初自己不就是這樣哄劉芳的嗎?

他正失神,妻子敲開瞭車門,手裡捧著熱氣騰騰的包子遞給他,氣喘籲籲的說:“你忘記帶早點瞭。”

魏源舒心的笑瞭,接過包子,愛撫的摸瞭下妻子的頭發,神清氣爽的去上班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