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她會痛,不離開她,你會迷茫,感情的路上總是這樣無法自我自制

                             

你總是這樣的憂鬱,停泊在昨日傷心的樹梢,我聽到瞭自己最深的心願:你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不管是誰陪在你的身旁。愛你也曾經讓你淋過雨滴,多謝你的從來不介意,與你同行的時候我總看到一望無際的天很藍。沒有聽到你說愛我,我也不敢說我愛你。喜歡你最真心的笑容總是寫滿瞭不知要給誰人的真誠。

你總是笑著戲猊我,“你這個多情的浪子不知要何時才可以靠岸。”

離開她會痛,不離開她,你會迷茫,感情的路上總是這樣無法自我自制

我總是深深的看著你,也笑著說,“會靠的,遲早要靠的!”愛你總是留在心中口難開,如果我表白,你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是驚訝還是欣喜?你是跑上來將一下子將我抱緊,還是傻傻的站在那裡發愣?

你說你是一個沒人愛的女孩,不會有人愛你,我接著你的話題說,“如果到你二十歲的時候如果還沒有人肯收留你,我就將就點吧。”我故做犧牲狀,拍著胸脯保證,“娶你瞭!”你狠狠的按瞭一下我的腦袋,口裡嚷嚷,“得瑟吧你,誰願意嫁給你瞭!”我在那裡笑得快趴下,你卻在那裡把臉都給氣紅瞭。

一個偶然的微妙體貼關懷,偶爾也讓會讓人由心的嘗到瞭甜。你站在柳絮下微笑,我卻看到瞭你眼裡的傷痕,如果我變成瞭回憶,那麼你就當是我辜負瞭你的一片深情,離開你不是我所願意的。

你總是這樣的完美,而我卻總是這樣的無法完美,我是那月亮旁的那一顆小星星這一生隻能這樣靜靜的陪著自己的孤獨和難過。你說不準我變成回憶,就算我們沒有之間相守的緣,可你還是想陪在我的身邊分擔著我的酸甜苦辣。或許我們現在這樣的相守不是愛情,而是比愛情還要更真摯的深情。

男孩在心裡嘆息,愛你總是不敢太早表白,害怕你又會是我的傷害。

離開她會痛,不離開她,你會迷茫,感情的路上總是這樣無法自我自制

我不是一個多情的浪子,我隻是一個想靠岸卻始終靠不瞭岸的小船蕩蕩悠悠,我好累,是真的累瞭,我說我好想歇息,你說歇吧,你會用柔柔的眼光托著我慢慢的進入夢鄉直到我醒來時你還會在我的身旁,我知道你也是真心對我好的人。

最想說的話沒有找到適當的時機,於是總是錯過表達的時候。任時光躊躇,窗外又是輕風細雨時候,思念掛滿瞭眼簾,我知道有一個人我會永遠也忘不瞭,我的過去是你淌過後的深淵在撐著落葉度過經年。

舍不得忘瞭你,於是你還住在我的心裡面。離開多年以後,還是會想起你。不管你的身旁是否還有一個他,我也會把最真心的祝福給你。因為我們會是永遠的朋友!

曾經心動過也徘徊過,然後真誠的相互約定要做一輩子的朋友,他受到過傷害,她也受到過太多的冷落,他有很多的朋友,她也在人群中深受歡迎,可越是這樣高朋滿座的人卻是在感情的世界上得不到完美。

情深的字句也填不平曾經愛的無奈,七月的天空高高掛起,七月的雲隨處可拾,可為何人還是總在失落中惆悵著發青的歲月,我不是誰的誰,你也不是誰的誰,我們都是這座城市裡發白的記憶總是沒有尋覓到另一半就這樣先行的遺失瞭自己。

夕陽在重山之外的高墻上斑駁著自己的心情,總是在黑夜裡清點曾經的傷害而忘瞭要張望未來。花中有花蕊帶著淚,愛得有點累跟著花香在一起憂傷,愛讓人彷徨,在傷瞭那一次之後我不知要何時才能夠復原。我看著你眼裡的憂傷,猜測著你你會不會是那個最後與我斯守終生的人。

痛在冬雪中也掩蓋不住它的悲鳴,如果我與你註定要成為一場空,那麼我不忍心再傷害瞭你。如果今生我註定要一個人走完這一生,那麼我們還是做一輩子的朋友吧,我的淒慘結局裡不想再多一個為我傷透心的人。

離開她會痛,不離開她,你會迷茫,感情的路上總是這樣無法自我自制

你是一個善良真誠的人,一直就有很多仰慕你的男子。你一定會找到一個真正與你有緣的男子,未來也一定會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傢庭,如果我讓你感到瞭傷害,那麼不管我們的相逢是如何的美麗,你都要忘瞭我。

沉默的眸子會因為你的到來而瞬間明亮,也會在你離去的時候馬上暗淡。捉不住的永遠是一陣風,停不下來的永遠是人生的話題。星空下我許下一個心願,隻願可以永遠站在角落裡守候著你。

今夜的天很黑,一顆顆閃閃爍爍的星星在星空發亮,你深情的溫柔侵蝕瞭我的心房。你想說點什麼,可是話還是沒有說出口,一直來到瞭路口,分開的時候,我跟你說,“我們是一輩子的朋友!”你伸出右手與我握瞭一下手說遇上我也是你最好的緣,然後抽身而去,消失在那昏黃的街燈下,我一人在那裡感慨自己的心事。

當留下是一種傷心,離開會是一種舍不得,許多的故事都有傷心的理由也有太多不舍的理由。距離有時,守候有時,有時真的很高興今生可以遇上這樣一個人,讓你的心可以熬成瞭一杯醇醇的酒,有時又覺得很殘忍,心碎得不成形也還要微笑著說自己還好。

女人躲在窗簾下從側角偷偷的註視著男人的還沒有離去,淚水豆大豆大的落下。遇上你的時候,我們一見如故無所不談,我說我們是那種一見面就註定會是朋友的人,可我卻忘瞭,你與我的一見如故也是與她人的一見如故,我也隻是愛你的眾多女子的一個。舉頭望明月,我總是一下子就看見瞭自己的心事有點煩亂中因為瞭一個你。

他們一個在街道上發愣, 一個在樓上發呆。他一直沒有走,最後她把燈關上後才看見他終於失神的走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