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我是說,我不難過。”

一首歌像是一個故事

我想你們都有一個故事

soulmate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像我這樣的女孩就根本不需要男友啊。

才收工下班的雅馨走進店裡水都沒來得及喝,就沖我說瞭這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她解開瞭發束,隨意地披在肩上。

我很喜歡她手腕上的那個刺青,可能時間有些久瞭,微微有些不清晰,我問她,“喔,那是個連苯三酚的化學式。”

其實她的左肩和耳後都有著小小的紋身,隻是平時頭發放下來的時候都被掩住瞭。她很冷,也像那個連苯三酚毒藥一般致命。

“你也覺得我很冷嗎,可我也渴望擁抱啊。”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你不是愛聽故事嗎,我給你講一個我的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軌的,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和那個女孩子到底瞞著我在一起多久瞭。

那天晚上我想去看電影,就給他發消息讓他陪我。他說他感冒瞭不舒服,我就想算瞭吧,就和他互道瞭晚安準備去睡。

才收拾完閨蜜就問我要不要去,想著也睡不著就去瞭。那是我看的最開心的一場電影,在沒散場前看到他和她之前。

“我看到他的時候,他甚至沒有一絲慌張。”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我是那種很酷的姑娘,也不會撒嬌質問。”

我沖上去就是兩個耳光,沒扇那個姑娘。後來我才更想扇那女孩的,我本以為她也是被騙瞭,原來她很清楚他有女友。

他還緊緊把那個姑娘護著,生怕我一不小心也打到瞭她。柔柔弱弱的,穿著菠蘿印花的裙子,倒是挺符合“單純”二字的。

旁人的反應都是一副我才是攪局的第三者的感覺,你想啊,我這樣的姑娘怎麼會被人搶瞭男友呢?我看上去就不缺男人啊。

“你打夠瞭嗎,打夠瞭就分手。”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因為她比你更需要我。”

對啊,我這樣的女孩子需要什麼男朋友呢?我們不就是那種別人眼裡的壞女孩嗎?我們這種人要什麼照顧呢?

別的女孩光撒撒嬌就能得到的東西我非要自己去努力,我看上去就一副男盆友不缺經常換啊,我就是不會那麼可人啊。

所以他要去做別人的蓋世英雄我一點都不挽留,我這種混世小魔王就是分手瞭都不會哭啊,我不會哭的,你別想瞭。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

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可看起來再堅強的姑娘,

她也還是個想要人愛的姑娘啊。”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你去做她的蓋世英雄吧,我可是混世小魔王啊”

“一個偷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