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你寫過的文字和說過的話嗎?

                             

我曾經寫瞭5萬多字,大多是為瞭一個女孩,在20歲生日那天前我一直以為我那般掏心掏肺地對她,而她卻日此狼心狗肺的對我,但到現在我才發現那句話說的真的很對,當你用盡全力給她蛋糕,而她想要的卻是香蕉。讓我淺淺的訴說一下,就再矯情一下吧,和你們分享一下我的平凡的小故事,沒有前因也沒有後果,就淺淺的說一下。

你還記得你寫過的文字和說過的話嗎?

首先,我是一個女生,我不知道如何評價我自己,不過也沒人會真的想知道,我就不說瞭,然後對她也不能說是淺層次的說是喜歡或者是愛,因為我現在都還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我想是因為我一直都在思考情愛是什麼所以我反而不能明白,這可能就是探索宇宙一般,求知總是永無止境的,不過粗俗的說就是你隻知道想,卻從未實踐罷瞭,好說回主題,在我20歲生日那天,她問我我到底把她當做什麼,我沒說,她問我我到底在想什麼,我沒說,她說你還記得你自己寫的那些東西,說的話麼。我沒回答,她說你寫瞭多少矯情的東西,多少無病呻吟的東西,多少美好的規劃,你還記得麼,我依舊沒說話,她說,從大學第一年到現在我就看瞭你所有的聊天記錄和所有寫的東西瞭,我隻想說幼稚,是多麼的幼稚不堪,每次都在許下雄心壯志然後用各種理由放棄,就好像你昨天說的要開飛行模式一天,我給你打瞭個電話,呵,你連這個都無法堅持,還有你在她們面前說的和在我面前說的我都知道,我很失望,但是我也能理解,為什麼呢,演戲嘛,我也一樣,我可以在你面前表現的有多不喜歡一個人,但是也可以在那個人面前表現的有多喜歡她,有什麼呢?聽到這裡我沒有說話,心裡頓時一陣釋然,接著,她轉身把燈關瞭。

你還記得你寫過的文字和說過的話嗎?

她喊著我的名字,然後一頓又一頓的說著她的想法,關瞭燈真好,我們都看不到對方的眼神,表情,隻有聲音,這一天我是帶著要徹底與她斷瞭所有關系的想法來的,可是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我需要證明,我要證明我說過的話和包括她說的話我都記得,我也能想起我當年進大學說的那句話,我要找一個人,闖一片天。她那天晚上說的很多,讓我回想起瞭我大學這2年的所有其實都在模仿她,甚至想要超越她,亦或者我隻是道德綁架我自己要履行這個承諾,我知道她的脆弱許下要保護她的諾言,但我卻無力跟上她的成長,而被她厭棄,我並沒有自暴自棄,反而我認為我成長的速度已經很可觀,我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卻也能看透不少東西,就好比這層關系,說起她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寫一本小說瞭,我有說過她就像是一本付費的書,想要往下看,往深處看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想那段時間我是入迷瞭,代入角色無法自拔瞭。

你還記得你寫過的文字和說過的話嗎?

一不小心又扯遠瞭,不過也沒有扯遠,畢竟我和她的故事就是那般錯綜復雜,我到現在也隻有一種想法,再給自己一年換一種方式在她身邊,然後正視自己的內心的真正情感,不過真心話,她說她想教會我成長與愛,但是我想這種東西教不會,得自己去試去實踐,也許我真的是個廢人,每次都隻有說和寫,從不去做,但這一年我想證明自己。

你還記得你寫過的文字和說過的話嗎?

老天爺不喜歡看同樣的劇情,也不喜歡這一生我們隻有同一種表情,我依舊在探尋,在破解著老天在我們腦海裡編寫的復雜程序,我想有一天我終會明白成長與愛,是靠我自己,祝福我吧,這個矯情的傻逼,我想這個年紀不就應該是這樣麼,感謝經歷,感謝過往,感謝現在,感謝生命,最後唯有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