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你,沒道理之《畢業那封信》

                             

畢業記,分手記。

於是,我們也一樣。隻不過不一樣的是,我們之前已經整一年沒有說過話瞭。在畢業之前的一個晚上,我寫瞭整整一沓信紙,一夜未眠。第二天,交到朋友手上,囑咐她說,一定等我離校後,再交給他。

我帶著畢業照裡沒有他的遺憾,沒有等畢業典禮,沒有等校長撥我的學士帽,獨自一人,提早離開瞭學校。那天,天很藍,我天真的以為,隻要我不參加畢業典禮,我就不算畢業。

密密麻麻幾十頁的信紙,寫滿瞭我想對他一個人講卻沒有機會,缺少一個身份說出口的話。

我們真的很像,在上一個生日過後就像是許瞭一個天大的承諾一樣,我們很有默契的沒跟對方說過一句話,哪怕在這一年裡,有無數次的擦肩,無數次有意無意的看到對方的背影,在同一間教室,在同一間自習室,同一個餐廳,我們好像若無其事,但始終沒有交流。

就這樣,有意無意的避開你的消息,又有意無意的想知道你的近況。很想你,近在眼前的你,卻始終沒有聯系。我在等,等你跟我說話。於是,就等到瞭畢業之前的一天。

那一夜,宿舍裡正在暢聊著以後,訴說著對彼此的思念,有興奮,有感傷。而我默默的打開手電筒,拿出白天新買的一沓信紙,還有一個信封。開頭怎麼都寫不好,寫瞭撕,撕瞭寫,總是感覺表達不出自己的情緒,十幾張之後,凌晨一點。我意識到,再不寫,時間就不夠瞭。於是一股腦的,一氣呵成,直到用完瞭那一沓信紙的最後一張,天亮瞭。舍友懵懵的看著我,“你不會一夜沒睡吧?”我笑著說,“還不是想你們想的。”

臨走的最後一站,我去瞭我們一起呆過的自習室,又看瞭一眼你的座位。裝好信封,寫瞭一句,照顧好自己。

於是,在你忙著拍畢業照,忙著聚餐,忙著找工作的時候,我選擇用一封信結束,亦是用一封信開始。那麼,後面,我們又有怎樣的故事呢?

  • 喜歡你,沒道理之《畢業那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