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還需要多久,當你說出那些話,是想告訴我,你很快樂很幸福嗎

                             

愛一個女孩子,與其為瞭她的幸福而放棄她,不如留住她,為她的幸福而努力。

如果說每一次選擇就是一種放棄,那麼就要看你是否承受得瞭那些放棄!選擇瞭你,我放棄瞭所有的不幸!

我已被拒絕但我不會自絕!我拜拜愛情但我不會自敗!——我學會拿放瞭!

等待還需要多久,當你說出那些話,是想告訴我,你很快樂很幸福嗎

當你再沒有他在你身邊嘮叨,沒有人管你,沒有人在乎你的病痛時,突然發現,失去瞭,那個自己其實一直最愛的人。你要學著愛他,你要學會愛情的優雅,偶爾要去容忍他的脾氣,這時的他會更加的疼愛你。

一個女孩要贏得男人的喜歡,除瞭那些人人皆知的基本美德,最重要的是要有情趣,這就是通常意義上所說的“可愛”。可愛不是爹著嗓子說“好喜歡你噢”就可以做到的,是一種自然的流露。可愛其實是需要潛意識的靈感的,這種靈感隻有熱愛生活、對未來一切充滿好奇的女孩才具有。

等待還需要多久,當你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你是想告訴我,你很快樂很幸福嗎?我知道瞭,我都懂瞭,每次看著你,我都覺的我們離的很遠,你不再像以前那樣問我怎麼瞭。為什麼發呆?你也不再問我怎麼不快樂?我就像面對著空氣。真不明白為什麼我們會像現在這樣。就連我自己都不願相信當初那樣親密的我們,現在的我看著你離開都不再心痛。可我卻還在一而再三的拖住你的快樂,當初說的話,我也隻能做到這。親愛的,你對我淡瞭,是你對我累瞭,不是我不願意再等待瞭,隻要你快樂,幸福,我願意成全你的愛。以後的日子,我將你的快樂,幸福還給你,請你也將我的快樂和幸福還給我。努力奮鬥的詩句

等待還需要多久,當你說出那些話,是想告訴我,你很快樂很幸福嗎

有些時候,在路上走瞭很久,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從哪兒來,要到哪兒去,恍如夢境。不是迷路的迷茫,才是最可怕的。腳下迷路容易找到出口,心中迷路卻難以察覺。當我們背離來時的目標,一路高歌猛進而不自知的時候,才是真的悲哀真的可憐!陷入心的迷宮,除瞭自己,再沒有第二個人能救自己。

黯然地望著遠方,在她的眼中,一個藍色的精靈不住的跳動,仿佛看到瞭她愛人的背影般,悸動,不安,焦灼,一切的神傷都從這眼神中傾瀉而下,攝人魂魄。

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歌,然後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你會發現,原本是費盡心機想要忘記的事情真的就那麼忘記瞭。

世界上有一種愛,不能用語言去表白,隻能用心去體會,它沒有花前月下的意境,沒有白頭偕老的約定,更沒有海誓山盟的誓言,但它能愛著你的愛,痛著你的痛,快樂著你的快樂,幸福著你的幸福,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這種愛時刻圍繞在你的周圍,追隨左右。物是人非事事休,折筆碎墨葉知秋,睹物思人的後半句,永遠都是物是人非。孤單,不是與生俱來,而是從你離開的那刻起。內傷,不是遇見你就有,而是從你想你的那刻起。

真心等你的人,他總會真心等下去,不願意等你的人,總是一轉身就牽瞭別人的手。

等待還需要多久,當你說出那些話,是想告訴我,你很快樂很幸福嗎

我連自己的傷口都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我又能把你怎麼樣啊?我隻是看見你走,覺得難過;看見你回來,又覺得開心;知道你的秘密,心裡很沉重……僅此而已,我又沒說要把你怎樣。

活在沒有的你的世界,比任何一種懲罰都要痛苦,你知道嗎,對我而言,你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

愛一曲,唱盡心淚,血寫情愁恨,彼岸花開無歸期,讀著自己的故事,一份愛情,一段情殤,讓此生為之感動,讓此刻為之落淚,讓多少無悔墨筆為之抒寫不老的怨曲。涅槃闕詞,允我於冰凍三尺之下,任相思靜水流深,夜又更深時,幽問簾外風,何人剪影,慰我薄涼?

長長的睫毛上滾動著點點晶瑩的淚珠,原本嫵媚靈動的眼睛此刻黯然失色,眼光是那樣的空洞,那樣的孤單,那樣憂鬱……就如一朵淚水化作的嬌嫩的花朵,讓人無限憐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