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去世後,他為老師守孝三年,並將老師的孫子撫養成人

                             

按:曾子,16歲拜孔子為師,勤奮好學,頗得孔子真傳。他的“修齊治平”的政治觀,“省身”“慎獨”的修養觀,“以孝為本”的孝道觀等影響瞭中國兩千多年。後世儒傢尊他為“宗聖”。但在他71歲那年,終於要離開人世瞭!在離開人世之前,他的舉動感動瞭很多人!

老師去世後,他為老師守孝三年,並將老師的孫子撫養成人

曾參27歲那年,孔子卒,終年73歲。曾參若父喪,守孔子墓。孔子臨終將其孫子子思托孤於曾參,令曾參將所受之學傳授於子思。

三年守墓過後,曾參30歲瞭,孔門弟子子夏、子遊、子張認為有一個師兄弟——有若,他的面貌與恩師孔子很是相似,就想把有若當孔子來侍奉,逼著曾參同意。

曾參拒絕說:“不可。老師的德行如江水般清澈,如秋陽般高潔,怎能僅憑外貌的相似呢?”

曾參70歲那年,有疾臥床,把弟子叫到跟前說:“啟予足,啟予手。詩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你們掀開被子,看看我的腳和手,都保全得很好吧!我一生正如《詩經》所說:‘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小心謹慎,以保其身。從今以後,我知道身體能夠免於毀傷瞭。弟子們,要記住啊!

老師去世後,他為老師守孝三年,並將老師的孫子撫養成人

魯悼公32年,曾參71歲。病得很重。樂正子春坐在床下,曾元、曾申坐在腳旁,童兒坐在墻角,端著蠟燭。

童兒說:“好漂亮光滑的席子,是大夫用的墊席吧?”

子春說:“不要做聲!”

曾子聽到瞭,猛然驚醒,籲瞭一口氣。

童兒又說:“好漂亮光滑的席子,是大夫用的墊席吧?”

曾子說:“是的。這是季孫氏的禮物,我沒能換掉它。元兒,扶起我換掉它。”

曾元說:“老人傢的病很危急瞭,不能夠移動。希望待到早晨,再允許我恭敬地換掉它。”

曾子說:“你愛我還不如那個童兒。君子愛人靠的是德行,小人愛人靠的是姑息遷就。我還有什麼要求呢?我能夠按照規矩而死就罷瞭。”大傢抬起曾子,幫他換掉席子。等放回到席子上時,還沒有放平穩就斷氣瞭。)

老師去世後,他為老師守孝三年,並將老師的孫子撫養成人

可見,曾子在臨去世時,心智仍然高度清醒,生死能夠自主,來去能夠自由。

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曾子一生之修為已達圓滿與成熟之境——因為在生死面前,最能反映出一個人平素之行持與造詣。

摘自潘麟導師《〈大學〉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