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聊齋志異》是一本奇書,裡面不僅有對狐妖的刻畫,也有對人性極為深刻的剖析。書中描寫瞭很多雖是妖形,卻具人德的狐魅,與此相應的,也刻畫瞭很多雖具人形,卻德行敗壞的人類。

其中有一篇《賭符》,最後對於賭徒賭博時的形態以及賭輸後心態的描寫簡直是入木三分,令人拍案叫絕而因之警醒!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賭符》講述瞭這樣一個故事:韓道士道術高深,有異能,蒲松齡先生的父親與其極為熟識,先生的一個族人因之也認識瞭韓道士。一天這個族人和一個和尚賭博,賭的性起把田產全部典當並且輸盡瞭,這時欲哭無淚,就去求助於道士,百般哭訴:“隻要道長您能幫我把本錢贏回來就好瞭,我不求其它的。”道士笑笑說:“這個不難,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以後可不能再賭瞭,必須戒賭!其他的我來幫你。”族人一番賭咒發誓很高興的答應下來。韓道士便為他畫瞭一個符,讓他帶在身上,又給瞭他一些錢作為本錢,並且一再叮囑他說:“隻要把本錢贏回來就好瞭,千萬不要貪得無厭。”族人應承而去。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後來族人再去跟和尚賭博,果然無往而不利,錢越贏越多,漸漸把輸的錢全部贏回來瞭,這時本該收手,但賭徒的心態又來瞭,心想:“我運勢這麼好,又有賭符相助,何不借此機會再多贏一點呢!?”這時這個族人早把道士的叮囑全部拋在腦後瞭,和和尚接著賭,沒想到運勢越發不好,開始輸錢,這時他覺得不對,打開衣襟一看,不禁大驚失色——賭符沒瞭。

這時候這個族人也沒有心情再賭下去瞭,便跑回到廟中找韓道士,先是把借韓道士的錢全部還給他,又計算瞭一番,加上後來貪心起時輸的一些,竟然跟自己之前典當田產輸給和尚的那些錢剛好吻合,分毫不差!

這時不免心驚的他又跟道士說不小心把賭符給弄丟瞭。韓道士笑著說:“看到先生你把我之前叮囑你的話全給忘瞭,貪心又起,所以我把賭符給收回來瞭。”然後從懷中掏出瞭藏著的賭符,笑吟吟的向族人展示。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故事很有趣,估計這個和尚也是有法術的,等於是道士跟和尚在一塊鬥瞭一次法。而這個族人也是很幸運的,因為有韓道士相助幫他把本錢贏瞭回來,絕大部分的賭徒,是沒有這樣的機會與幸運的,確切來說,想通過再次賭博來翻本,實在是妄想!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其實更精彩的是後面蒲松齡先生對於賭徒賭博時形態和心態的描寫:

先生說:“天下之傾傢者,莫速於博(賭博);天下之敗德者,亦莫甚於博。入其中者,如沉迷海,將不知所底矣。”

“賭博的人邀呼賭友,一賭便是一整夜,把傢財全部放在賭桌上,但他們這樣做,其實就像是把傢財全部懸在空中一樣,沒有著落。他們渴望著好運氣,卻求之於昏淫的身體。平時對於謀生之技能甚為生疏,而對於賭具的操作卻熟練無比,甚至操作起來能稱之為‘藝術’。他們賭博時左看右看,反復猜度著對方的底牌,簡直是要將生平所聞的所有機詐全部用上。來傢裡拜訪的賓客早已在堂上等候多時瞭,而他們卻依然還在戀戀不舍於場頭;傢裡的妻子兒女早已燒好瞭飯菜等待他們回傢來吃,煙火也早已生起良久,他們卻依然還在用一雙雙枯目緊緊盯著賭盆裡面賭具絲毫不放松!”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這些人廢寢忘食到達瞭這樣的地步,而且對此越發的著迷。這就導致瞭賭場上的每個人看起來都是一副口幹唇燥的樣子,他們彼此互相一看,也簡直都像是鬼一樣。直到這些人把手頭的錢全部輸盡,才會罷休,拖著疲憊的身體,在漆黑的夜裡回到傢中。這時的他們唯一慶幸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兒女已經睡著瞭,因為如果他們還醒著的話,就會看到自己狼狽不堪的樣子,這時他們又會很害怕傢裡的狗會叫,因為這可能會把妻子兒女給驚醒。這時的他們看到桌上還有傢人晚上吃剩的一些飯,簡直是開心的不得瞭,高興壞瞭,哪裡還會去抱怨這是殘羹剩飯呢!?”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但長此以往,傢產畢竟是很快就被賭盡瞭,還因此欠瞭很多賭債,那怎麼辦呢?最後隻有質兒賣女。即便是這樣,這些賭徒竟然依然還是不思悔改,他們借此拿到瞭一些錢後,想到的竟然還是要重新回到賭桌,去把之前輸掉的錢全部給贏回來!”

“愚何以及此!?最終,他們也果然是能不負眾望,輸的一塌糊塗,像在滄江當中撈月一樣,最終還是一場空!”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直到最後這個時候,他們才會真正的幡然悔悟,並因此痛哭失聲——但這時,一切都已經晚瞭啊!他們早已妻離子散、傢產蕩盡,而且,這個時候的自己,也早已變為瞭一個下流的東西!”

“如果有人問‘這些在賭場裡的賭徒,他們裡面誰最終的下場最好啊?’那麼大傢一定都會共同指向那個輸的連褲子都沒的穿的人——因為,他還隻是把傢產給輸光瞭,至少,他的妻子兒女,都還在。”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唉!敗德喪行,傾產亡身,哪裡還會有比得上像這個賭博一樣又快又速的啊!!”

《聊齋志異》中對賭博的刻畫實在是讓人警醒而又冷汗直冒!

有心者能不警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