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錢塘名妓,因改秦觀滿庭芳走紅,卻因蘇軾一段對答遁入空門

                             

她是錢塘名妓,因改秦觀滿庭芳走紅,卻因蘇軾一段對答遁入空門琴操,是錢塘名妓蔡雲英的藝名。她本是宦官傢的小姐。大約13歲時,父親因宮廷案被牽連被誅,琴操被沒入官妓,抄傢時,她正在後院彈琴。

琴操二字取自蔡邕的《琴操》,以此為名,她是一個才藝俱佳的女子。

淪為官妓,但琴操賣藝不賣身,卻名聲四起。

當時秦少遊做瞭首著名的《滿庭芳·山抹微雲》:

她是錢塘名妓,因改秦觀滿庭芳走紅,卻因蘇軾一段對答遁入空門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

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

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萬點 一作:數點)銷魂。

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

燈火已黃昏。

這首詩在北宋文藝圈傳得很火爆,一時爭相傳唱,秦少遊也紅極一時。

有一次在秦少遊舉行的宴會上,一個文人擊節而唱這一首山抹微雲。

琴操卻提醒他唱錯瞭。

她提議改韻,並即興唱瞭出來。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斜陽。暫停征轡,聊共飲離觴。多少蓬萊舊侶,頻回首煙靄茫茫。孤村裡,寒煙萬點,流水繞紅墻。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謾贏得青樓薄幸名狂。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餘香。傷心處,長城望斷,燈火已昏黃。經琴操這一改,換瞭不少文字,但仍能保持原詞的意境、風格,絲毫無損原詞的藝術成就,若非大手筆,豈能為也!

琴操把這首詞改為“陽”字韻,卻沒有破壞原詞的意境 。

其中這句“謾贏得青樓薄幸名狂”讓大座的蘇軾拍案叫絕。

她是錢塘名妓,因改秦觀滿庭芳走紅,卻因蘇軾一段對答遁入空門

蘇軾與琴操

琴操和蘇軾在這次宴會上相識,她對這位文壇的泰鬥崇拜愛慕,二人惺惺相惜,但礙於彼此的身份,他們不能相互廝守。

一天,蘇軾和佛印琴操一起遊西湖。蘇軾戲說道:矛為長老,汝試參禪。”

琴操笑著點頭。

蘇軾問:何謂湖中景?

琴操答:“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

他又問:“何謂景中人?”她答:“裙拖六幅湘江水,髫挽巫山一段雲。”蘇軾又問:“何謂人中意?”琴操再答:“隨他楊學士,鱉殺鮑參軍。”蘇軾又問:“如此究竟如何?”

她低頭不語。

蘇軾替她回答:“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宿命,琴操怎能不懂,其實她何需蘇軾用參神的方式點破呢?她又能怎樣,他在委婉地勸她從良,即使心心相印又如何?她和他之間還是隔著世俗的千山萬水。

琴操說:謝學士,醒黃梁,世事千沉夢一場。奴也不願苦從良,奴也不願樂從良,從今念佛往西方。

琴操削發為尼。

她是錢塘名妓,因改秦觀滿庭芳走紅,卻因蘇軾一段對答遁入空門

她出傢後,蘇軾和佛印黃庭堅等還一起去看她。

八年後,她病逝,蘇軾面壁而泣說,是我害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