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壽臣為常傢立戶,常氏父子同拜師

                             

張壽臣的大徒弟常寶堃,是常連安的長子,在相聲史上是一位舉足輕重的藝術傢。張壽臣為常傢立戶,常氏父子同拜師

他1922年出生張傢口,因為該地區盛產蘑菇,故取藝名“小蘑菇”。4歲時就隨父流浪賣藝,在張傢口、唐山等地變戲法兒。5歲開始向父親學說相聲,7歲時來到天津。當時,作為相聲的領軍人物,張壽臣已經30歲,可是仍沒有收徒傳藝。曾有多人對他提議收徒弟,但都被拒絕。原因何在?因為他收徒條件很嚴。所以,他所收的徒弟,日後成為相聲大傢的最多,如劉寶瑞、戴少甫、馮立樟、康立本、朱相臣等。尤其是在收第一個徒弟時,他更為慎重。但,常寶堃完全符合條件。可是,常連安與張壽臣雖然認識,卻不是很熟悉,於是常連安跑到北京,找到張壽臣的摯友陳榮啟(又名陳桂林,范瑞亭的徒弟,後改說評書)。這樣,張壽臣和常寶堃見瞭面,發現這個孩子極有相聲天賦,甚是喜愛,便願意首開山門,收下當時隻有8歲的常寶堃為弟子。但又有一個難題擺在面前:即常寶堃可以被張壽臣收為徒弟,從此有瞭“門戶”,可常連安自己也沒有師父,他幼年學京劇,唱凈角,還能演老生,藝名“小鑫培”,後因嗓子壞瞭,便改行說相聲。說相聲沒有“門戶”,要有所收入,則名不正言不順。而常氏父子又必須在一起演出,這可怎麼辦呢? 張壽臣為常傢立戶,常氏父子同拜師

於是,張壽臣便想出瞭一個絕妙的辦法,即在收常寶堃為徒的拜師會上,將常連安同時代拉為師弟。這也是因為張壽臣聽過常連安的相聲,認為他也是個出色的藝人,應該有個師父。他決定替師收徒。於是,在同一天,常寶堃給張壽臣磕頭,認瞭師父;常連安給張壽臣磕頭,認瞭師哥(實際上常連安長張壽臣兩歲)。父子二人同時“入門”,師父、師哥同為一人,實為罕事。

張壽臣不僅為常氏父子立瞭“門戶”,而且還傾心傳授技藝,沒有絲毫的保守和保留。常寶堃得名師教授,進步迅速,演技大增。開始常連安給他“捧哏”,很受觀眾的歡迎,說、學、逗、唱全面,演技出色,13歲時就應邀在天津中華電臺演出,之後,與張壽臣的義子、藝名為“小齡童”的趙佩如搭檔,更使他如虎添翼。17歲時在“大觀園”演出,報紙廣告稱他是“相聲泰鬥”。而二人的合作也是相聲史上少有的一對火爆搭檔。同在這一年, 常寶堃與師父張壽臣同臺,排名居然並列。18歲時開始反串京劇,無論是花臉還是醜角兒行當,都十分出彩兒。以後發展成為“笑劇”,他是首創者之一。21歲時“兄弟演藝劇團”成立,他是第一主演。三年後成為該劇團的一位主要負責人。從他在電臺播音時起,就開始灌制相聲唱片,如《大上壽》、《鬧公堂》等,共20多張。還灌制瞭京劇唱片《打面缸》。張壽臣為常傢立戶,常氏父子同拜師

解放後,他編演瞭一些新相聲作品,如《新燈謎》等。1951年4月,“第一屆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總團曲藝服務大隊”成立,有諸多曲藝藝術傢參加,如連闊如(評書演員,以“雲遊客”為筆名著有《江湖叢談》一書)、曹寶祿(單弦演員)、湯金澄(焦德海的徒弟)、侯寶林(朱闊泉的徒弟)、郭啟儒、侯一塵、譚伯如(以上二人均是郭瑞林的徒弟)、孫玉奎(於俊波的徒弟)、高鳳山、高元均(山東快書演員)、魏喜奎(奉調大鼓演員)、關學曾(北京琴書演員)、崔子明(滑稽大鼓演員)等,共86人,分為4個中隊,常寶堃為第四中隊負責人。不幸的是當月23日,他演出完畢,在回駐地途中,遭美帝的飛機掃射,他和程樹棠(滿族,清初藩王後代,出生在書香之傢。白雲鵬的徒弟,弦師,為其師伴奏多年)光榮犧牲。當年他隻有29歲,他和程樹棠二人的犧牲是整個中國文化藝術界,更是曲藝界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