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這些細節暗示瞭王熙鳳和寧國府還有另一層血緣關系

                             

《紅樓夢》這些細節暗示瞭王熙鳳和寧國府還有另一層血緣關系 《紅樓夢》王熙鳳有多重身份:她是大房邢夫人的兒媳婦,卻為二房王夫人當傢;她雖然嫁給榮國府賈璉,但跟寧國府的賈珍賈薔父子走得很近。

第十六回,賈蓉賈薔兄弟過來向賈璉請示采買女孩子的任務。賈璉先點破這是一件肥差:“這個事雖不算甚大,裡頭大有藏掖的。”

按說同為賈氏子孫,賈蓉賈薔應該央求叔叔賈璉才對,然而他們卻走王熙鳳的門路。原文“賈蓉在身旁燈影裡悄拉鳳姐的衣襟,鳳姐會意。”然後替他們說瞭一通好話,最後結論“依我說就很好。”

顯然,賈蓉跟鳳姐的關系,既親近又正派,不然他不敢當著賈璉的面悄拉鳳姐的衣襟。


《紅樓夢》這些細節暗示瞭王熙鳳和寧國府還有另一層血緣關系

第四十六回,賈赦強要鴛鴦,邢夫人過來說媒。鴛鴦心煩然後去園子裡,恰好碰到平兒。平兒開玩笑新姨娘來瞭。當時鴛鴦說道:“這是咱們好,比如襲人、琥珀、素雲、紫鵑、彩霞、玉釧、麝月、翠墨、跟瞭史姑娘去的翠縷、死瞭的可人和金釧,去瞭的茜雪。連上你我,這十來個人,從小兒什麼話兒不說?什麼事兒不作?這如今因都大瞭,各幹各自的去瞭。

這段話暗示平兒從小跟榮國府的丫鬟們在一起成長。她是王熙鳳的陪嫁丫頭,按說應該從小在王傢。如果平兒從小跟鴛鴦她們一起淘氣,隻有一種可能:鳳姐小時候也在賈傢成長。

這點也得到論證。第五十四回,榮國府元宵夜宴上,王熙鳳打趣老祖宗《掰謊記》,薛姨媽笑道:“你少興頭些,外頭有人,比不得往常。鳳姐兒笑道:外頭的隻有一位珍大爺。我們還是論哥哥妹妹,從小兒一處淘氣瞭這麼大。這幾年因做瞭親,我如今立瞭多少規矩瞭。便不是從小兒的兄妹,便以伯叔論。

這段話表明鳳姐跟賈珍的關系比跟自己姑媽的關系更近一層。


《紅樓夢》這些細節暗示瞭王熙鳳和寧國府還有另一層血緣關系

這恰恰暗示瞭鳳姐跟寧國府的關系非常親近,所以尤氏置酒專門宴請鳳姐。無論按身份還是地位而論,寧國府都不該僭越王夫人而單單邀請王熙鳳。這涉及禮節面子問題。

王夫人不但沒生氣,反而說道:“她既不請我們,單請你,可知她誠心叫你散淡散淡,別辜負瞭她的心。”

那麼,王熙鳳跟寧國府到底什麼關系呢?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時,王夫人陪房周瑞傢的提到賈蓉才是她的正經侄兒。後來賈璉偷娶尤二姐,鳳姐大鬧寧國府,賈蓉的第一反應非常有趣。原文“急的賈蓉跪在地下碰頭,隻求‘姑娘,嬸嬸息怒。

賈蓉稱呼鳳姐姑娘,正好呼應他是王熙鳳的侄兒;賈蓉稱呼鳳姐嬸嬸,正好對應他稱呼賈璉叔叔這層關系。

由此可見,鳳姐兒的母親應該為寧府小姐,她從小常住寧國府外祖母傢。

這點可以根據兩個細節確認。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提到黛玉之母賈敏,“老姊妹四個,這一個是極小的,又沒瞭。長一輩的姊妹,一個也沒瞭。

後來趙姨娘勾結馬道婆施法,寶玉和鳳姐著魔,命懸一線。當時王子騰的夫人也在場。她不但沒有過分悲慟,而且日落就告辭走瞭,絲毫不像鳳姐的親人。原文“賈母、王夫人、賈璉、平兒、襲人這幾個人更比諸人哭的忘餐廢寢,覓死尋活。

由此可見,鳳姐親娘即寧府賈傢小姐已經亡故,鳳姐父親王子騰又娶繼室夫人。

書中還有一處細節暗示鳳姐跟寧國府的這層血緣關系。

賈蓉向王熙鳳借玻璃炕屏,原文“賈蓉笑道:‘我父親打發我來求嬸子,說上回老舅太太給嬸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請一個要緊的客,借瞭略擺一擺就送過來的。鳳姐打趣幾句,最後說道:也沒見我們王傢的東西都是好的不成?一般你們那裡放著那些東西,隻是看不見我的才罷。

如果鳳姐的母親是寧府小姐,那麼她的老舅太太就是賈珍的姨娘,所以賈蓉知道那架玻璃炕屏的底細,鳳姐也知道寧府的底細“一般你們那裡放著那些東西,隻是看不見我的才罷。

如果鳳姐沒有這層關系,她不可能從小在賈傢成長。即使王夫人嫁到榮國府,鳳姐也不可能從小一直跟著姑媽生活。如果鳳姐的母親是賈傢小姐,那麼她從小就可以生活在外祖母傢瞭,跟寧國府的關系順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