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在雲南會澤縣,有一門叫斑銅的手藝,說是手藝,卻跟賭石一樣,可以讓人經歷一貧如洗與一夜暴富的輪回。

生銅的外表很普通,一塊這樣的生銅價值卻上萬元,經過銅匠秘不外傳的手藝鍛打之後,就會成為變化斑駁的銅器。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生銅,又稱自然銅

生銅

生銅產自天然,都是礦工在山中采礦、或是樵夫進山砍柴時,偶爾撿到的,因為日漸稀少,價格不菲。

賭銅的不是一擲千金的商賈,反倒是一些靠手藝過日子的銅匠。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賭銅

生銅之中,往往摻雜著金、銀、鐵等金屬元素。但是如果含的雜質太多,或是形成空洞,便成瞭廢銅。

連最有經驗的銅匠,也沒法保證買的自然銅一定能做成銅器,這便是“賭銅”。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賭銅

斑銅

斑銅這門手藝,以自然銅為原料。因為自然銅夾雜其他金屬成分,做出來的銅器表面會分佈著星星點點的斑點,離奇閃爍,因此得名。

據說從明朝宣德年間,宮廷匠師就開始用斑銅這種手法制造器具瞭。著名的大明宣德爐,便是這其中的精品。

到瞭清朝,雲南會澤成為銅錢的原料來源地,斑銅的手藝就在此代代相傳。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雲南會澤銅匠街

這項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一直在會澤銅匠街的張傢,現在已經傳到第十三代傳人——張偉。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斑銅制作技藝傳承人——張偉

一套完整的斑銅手藝,分為選料、剔料、成坯、造型、燒斑、整形、煮斑、擦洗、拋光等二十餘道工序。

要經過數百次火燒,鍛打上萬次,大約會耗時2-3個月之久,銅匠得有足夠的耐心。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將一塊圓形的銅餅打成一個香爐不知道要經過多少錘,所有的斑銅都是整塊敲打而成,這需要經年累月的經驗。

燒斑

銅塊成坯後,經過簡單造型,便進入燒斑工序。燒斑是斑銅的點睛之筆,直接決定瞭斑銅的色澤與精美程度。

從燒斑開始,銅匠會閉門謝客,一連幾天也不外出。他們將燒制過程視為自己的獨門秘訣,是斷然不肯外泄半個字的。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張偉的父親張克康

張偉的先祖,是最早用自然銅做斑銅的工匠,手藝代代相傳。

1914年,巴拿馬國際博覽會在法國開幕,國民黨政府選中斑銅參展,張寶榮、張寶華兄弟倆打的“斑銅鼎”獲得國際銀獎

可惜的是,經過時局動蕩,這件鼎最終沒有留存下來。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斑銅的成品異常精美,這種源自天然的“冰花”,晶瑩斑斕,堪稱絕品。

將一個斑銅銅壺和普通銅壺擺在一起,好比白天鵝與醜小鴨一樣天壤有別!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但是,再有經驗的銅匠,也看不到生銅的內心。

因為從選料開始,銅匠就一直在與命運賭博,祈禱賭到一塊好銅,祈禱剔料不要碰到氣泡。

燒銅時,祈禱火候要恰到好處。生銅材質較脆,隻要稍一疏忽,便前功盡棄。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給生銅加溫的爐灶很小,下面有鼓風機,能控制一定的溫度,高溫時可以達到一千多度。

僥幸出爐的斑銅,歷來被視為至寶,隻有達官貴人、商賈富豪才敢問津,一件5厘米大小的斑銅豬,售價都在上萬元人民幣。

這些精美的斑銅器皿與擺件成瞭張偉的鎮店之寶,是不賣的。他對於斑銅的愛超過瞭對於金錢的喜好。

農村小夥“賭銅”賭出秘訣,這樣一個小花瓶能賣6萬元

斑銅的魅力,或許正是在於它的傳奇,它的賭博。天時、地利、人和,缺半分都不可。

它是一個可期待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