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yoyo~跟著我的節奏~我們一起打開推送~就是這個flow~讓我看到你的雙手~check it out that’s right!”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放心,小編沒瘋,隻是《中國有嘻哈》看多瞭……

雖然音樂選秀節目已經是個不能再老套的形式瞭,但《中國有嘻哈》卻引爆瞭各大社交媒體,如果你不知道“來段freesyle”是什麼梗的話,那真的說明你已經脫節瞭……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中國有嘻哈》可以說是給音樂選秀做瞭一個基因手術,把音樂和選秀節目引向瞭一個全新的世界——畢竟嘻哈在中國並不算主流,而嘻哈歌手甚至歌迷也都被大眾貼上瞭“不正經”的標簽。所以這檔節目從官宣開始也飽受質疑。

我們先來看看這檔節目的排場有多大:愛奇藝2017年唯一一檔S+級重點自制綜藝,投資金額超過兩億;愛奇藝高級副總裁、中國金牌制作人陳偉,《蒙面歌王》系列總導演車澈,《奔跑吧兄弟》三季總編劇岑俊義,《跨界歌王》總導演宮鵬,王牌音樂總監劉州聚集;由吳亦凡、潘瑋柏、張震嶽和MCHOTDOG熱狗擔任節目制作人。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兩億啊,朋友們!對於網綜來說,這個數額和這個制作配置都算是奢侈瞭啊!

這麼大的陣仗,加上嘻哈音樂的爭議度,自然是吸引瞭不少吃瓜群眾,於是,第一期節目在上線4小時後播放量突破1億,同時沖上瞭微博熱搜。不得不說,這個成績還是讓人對節目懷有期待的。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節目吸引瞭不少嘻哈愛好者,他們的造型普遍都是這樣: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或是這樣: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總之就是各種吊炸天的眼神加上富有韻律的說唱和身體動作。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當然瞭,吳亦凡的盛世美顏也吸引瞭不少迷妹。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但是,在這些rapper中,出現瞭一位與眾不同的喊麥選手。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一開口,就讓吳亦凡懵瞭逼。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不僅吳亦凡懵逼,臺下的選手也是憋不住笑。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一曲喊麥完畢,吳亦凡也給出瞭評價,“挺好的,但你不能稱它為rap。”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這位勇氣可嘉的女子是誰呢?她正是MC天佑的徒弟——主播帝王南夕。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南夕在結束瞭這次比賽之旅後,也在直播中和天佑連麥,直言“沒想到他(吳亦凡)這麼不時尚,不知道喊麥。”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為什麼要說南夕勇氣可嘉呢,因為喊麥和嘻哈兩個群體算是積怨已久,由此引發的網絡嗆聲數不勝數。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那麼喊麥和嘻哈兩個群體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Rap的來源是hip-hop街頭文化,而hip-hop 文化的四種表現方式包括m-cing(有節奏、押韻地說話後來演變成rap)、b-boying(街舞)、dj-ing(玩唱片及唱盤技巧)、graffiti writing(塗鴉藝術)。 因此rap 隻是hip-hop 文化中的一種元素,要加上其它舞蹈、服飾、生活態度等才構成完整的hip-hop文化,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什麼玩說唱的造型都比較浮誇一些。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而MC喊麥是以說唱的形式主持。MC全稱 Microphone Controller。其實MC是一些RAPPER的自稱,早期一些RAPPER在自己名字前面加上MC二字,MC就這麼由來瞭。國外從來沒有喊麥這個叫法,MC的工作就是RAP,而MC就是RAPPER。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雖然國內格調高一些的rapper都拒絕承認玩直播的MC們和自己的藝術有任何關系,但從理論上講,喊麥也算是源於美國黑人嘻哈文化。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美國,紐約佈魯克林區黑人幫派首領Afrika Bambaataa為瞭結束街頭暴力沖突,組織瞭大型的街區派對,並成立瞭DJ團體“祖魯國”,通過音樂和舞蹈給青年人握手言和的途徑。這種門檻極低的娛樂形式很快就傳遍瞭紐約。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1979 年,第一首嘻哈歌曲《饒舌歌手的快樂》誕生,80年代中後期,嘻哈音樂出現瞭東岸、西岸、硬核等多種風格,由黑人亞文化向流行文化轉變。

90年代,全球化和去工業化浪潮席卷世界,許多國傢失業率居高不下,城市底層青年更是深受影響。嘻哈文化作為對主流社會的抗議,成為世界各地青年表達個人思想、批判諷刺社會不公的途徑,逐步席卷全球。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喊麥本是嘻哈的一種形式,但在國內,它變得“特色”起來,多是以動次打次循環的節奏、強迫癥式的押韻、以牢騷奮鬥和佳人帝王夢為主題的形式出現,喜歡喊麥的人說它是rap的後裔,代表瞭千萬底層青年的心聲,討厭喊麥的人說它是快板數來寶,是loser念給loser的順口溜。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的確,很多人在第一次聽完喊麥後,都覺得它特別像快板。MC天佑在接受采訪時也回應過類似的問題:“我覺得喊麥一點不低俗,更像是一種網絡時代的新興‘民俗文化’。至於很多音樂人覺得喊麥像快板,我認為這是他們在誇我,快板是民間藝術,既然喊麥被評價像快板,我覺得喊麥應該可以算得上是一種‘網絡藝術’。”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無論看節奏還是看內容,喊麥確實很像快板說唱。而且從盈利形式上看,直播間的喊麥和民間說唱也實在是太過於相似。

從前的快板藝術“數來寶”是一種走街串巷的才藝表演,在人流量大的市集上,隨便圈塊兒地,就能開始表演瞭,藝人們說學逗唱,用搞笑、套近乎的口吻動員觀眾打賞。這又與當下直播平臺打賞的模式何其相似。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其實,細究喊麥的形式與內容,除“以說為主”之外,的確與美國節奏多樣、技巧性強、恣肆不羈的rap並沒有什麼相似之處。

但從文化出發點來看,卻又有共通之處,國外有西海岸、匪幫等文化,這天生就不符合國內的國情,但細究這種文化,你會發現它和國內的喊麥文化或多或少的能對應上。

從喊麥的詞來看,“兩年征戰已白發,一生征戰何人陪,我誰是誰非我誰相隨,戎馬一生為瞭誰,能愛幾回我恨幾回”;“踏天道,廢天帝,斬冥王,鬼神泣,滅海皇,破天逆,孤身扛起這天地”,MC們的夢想,無非是帝王將相、男兒自強,這並不新鮮,但這和說唱文化宣揚的“老子就是吊炸天”不謀而合。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如果要說rap多帶有批判主義,那你去聽聽天佑的那首《女人們你們聽好》。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還有喊麥人士愛穿的緊腿兒褲也有那麼幾分應對Oversize風格的意思。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若說喊麥現在的普遍受眾容易自我意淫也好,品味低俗也罷,其實從戲臺到網絡小說再到喊麥歌詞的“封神榜上留我名”,沒機會受高等教育,那些沒機會擠進社會上層的年輕男女們,幾千年來輸入輸出的內容從來都沒有變過。除瞭“踏破山河做帝王”、“男人重義女人愛錢”之類外,他們無法更多地想象什麼,也不能真正尖銳地批判什麼,雖然這並不是他們的錯。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喊麥飽受詬病的問題確實存在,對喊麥的評價的兩極化其實也深深顯示著這個國傢一線城市和三四線小城市之間的巨大鴻溝。

不過嘲諷喊麥的人也別把自己居於太高的位置,自古聽流行的鄙視聽喊麥的,聽搖滾的鄙視聽流行的,聽古典的鄙視聽搖滾的,音樂產業的鄙視鏈始終存在。換個角度來說,美國的黑人文化最初社會地位甚至還比不上喊麥。

MC天佑女徒弟參加《中國有嘻哈》讓吳亦凡懵瞭,場面一度尷尬

但不論大雅或是大俗,隻要有人去關註它,自然會有經濟,這就好比中產嘲諷底層,成功人士嘲諷中產,隻有真正的贏傢在悶聲發大財。

說唱愛好者:“喊麥根本就是垃圾!”

MC天佑:“我身價過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