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代名相狄仁傑為什麼要讓武則天戒色?

                             

好色是人的天性,男人如此,所有瞭“窈窕淑女,君子好求”的千古佳句,女人亦如此,因而今天的成語詞典裡多瞭一條“看殺衛王玠”。

論好色的本事,歷史上因此出名的女人比比皆是,比如南北朝的山陰公主一次就向她的皇帝大哥要瞭三十個男寵,著名的賈南風更是玩一個殺一個,不過最受人們厭惡的還是一代女皇武則天。但武則天有她的偉大之處,作為一個敢做敢為的女強人,她實實在在把自己當皇帝看,把自己當成龍,而不是鳳。她對男人的寵幸是正大光明的,而且學著男性皇帝們的做法,比如把自己的後宮制度化,設立名為“控鶴府”的機構,大量圈養貌美的男人和輕薄的文人。一時間,男人塗脂抹粉,邀寵吃醋,陪女皇玩榕蒲戲或說笑話,這在中國的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

揭秘一代名相狄仁傑為什麼要讓武則天戒色?

網絡配圖

其實比起歷史上的許多男性皇帝,武則天的後宮已經是很小瞭,而且她也沒有因為享樂拋棄瞭黎民蒼生,國傢還是被她治理得井井有條。對於自己的後宮,武則天雖然溺愛,但並不放縱,再加上她本人以嚴狠出名,所以當時的滿朝文武很少有人對此加以勸諫。然而事情到瞭後來,控鶴府在最高長官張易之的精心打理下,男寵日益增多,服務內容從單一的提供“男性溫存”,逐漸增加瞭曲宴供奉。泡在美男堆裡的武則天雖然已處七十多的古稀之年,但經不住誘惑,經常在張昌宗、張易之兄弟和諸武的陪侍下,通宵筵宴。長此以往,她的身體肯定是受不瞭,但是大臣們知道,誰勸誰倒黴,因為這是在逼皇帝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一不留神,進天牢算是輕的。

就在其他大臣們沉默的時候,大名鼎鼎的狄人傑出場瞭,不過話說回來,滿朝文武也隻有他出場才會有效果。很多電視劇裡都描述狄人傑與武則天的關系如何如何非比尋常,《護國良相》裡更是把二人寫成瞭人前玩笑打趣的朋友,這些雖然有些誇張,但也多少符合史實。公元700年狄人傑去世時,武則天令朝廷哀悼三天,還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著說朝廷沒人瞭,足見她對狄人傑的倚重和信任。

說起來,狄人傑和武則天還是老鄉,都是山西人,前者在並州(今天的太原),後者在文水,兩地相距不算太遠。不過狄人傑成為武則天最信任的大臣不是因為二人的同鄉關系,而是因為他的卓越才幹和剛直不阿的性格。唐高宗儀鳳年間,狄仁傑升任大理丞。大理丞是專管司法的官職,狄人傑一到任就展示出瞭驚人的斷案能力,短短一年中判決瞭大量的積壓案件,牽扯到的人多達17000,一時名聲大振,成為朝野推崇備至的大神探。而且他正直清廉的作人風格,也受到瞭老百姓的稱頌。

揭秘一代名相狄仁傑為什麼要讓武則天戒色?

這時的唐高宗已經體質變弱,不得不在背後升起一道簾子,請武則天坐在後面指揮自己。唐高宗不比父親李世民,很多事情的處理上欠缺名君風范,比如儀鳳元年,武衛大將軍權善才與和左鑒門中郎將范懷義誤砍幹瞭一件蠢事,竟然誤砍瞭太宗陵寢的柏樹。老子的墳地被人動瞭,高宗自然不是一般的生氣,當即命令治二人的死罪。依仗自己的專業法律知識,狄仁傑上奏說二人罪不當死,唐高宗疾言厲色地說:“(二人)斫陵上樹,是使我不孝,必須殺之!”掌握天下人生死的皇帝不發火已經夠可怕瞭,發火的皇帝就更可怕瞭。然而狄仁傑面不改色,立即開始當堂辯護:“犯言直諫,自古以為難。臣以為遇桀、紂則難,通堯、舜則易。今法不至死而陛下特殺之,是法不信於人也,人何措其手足!今陛下以昭陵一株柏殺一將軍,千載之後,謂陛下為何主?此臣不敢奉制殺善才,陷陛下於不道”。知識就是力量,唐高宗在法律專傢面前自然無言以對,最終,簾子後面的武則天的強勢幹預,高宗被迫改變瞭主意,赦免瞭二人的死罪,改為將他們流放至嶺南(今廣東)。幾天後,狄仁傑被拔擢為侍禦史。武則天還特意把他找來,誇獎道:你日前所言,令哀傢深深感佩。在那樣的場面敢說那樣的話,勇氣可嘉,值得嘉勉。

如果說這次事件是唐高宗違心的決定,那麼後來他稱贊狄人傑“大丈夫”則是心甘情願的。調露年間,唐高宗準備巡幸汾陽宮,讓狄仁傑負責佈置路上的吃喝拉撒。當時的並州長史李沖玄以道出妒女祠,征發數萬人另外開辟禦道。狄仁傑說:“天子之行,千乘萬騎,風伯清塵,雨師灑道,何妒女之害耶?”於是這條命令被廢止,免除瞭並州數萬人的勞役。唐高宗聽說後,隨口贊嘆:“真大丈夫矣!”

唐高宗去世後,武則天經過幾年的準備,於公元690年,登洛陽則天門(今應天門遺址)詔告天下,改國號為“周”,稱“聖神皇帝”。到她統治的後期,經過長期的觀察和試探,她終於把除皇帝之外最有權勢的位置–宰相給瞭狄人傑。

狄人傑是個很負責任的人,對百姓如此,對皇帝也是如此。看到武則天沉溺在溫柔鄉裡,他自然有話說。不過他的話也太硬瞭,直接要求武則天關閉控鶴府。他說:“臣過去請撤‘控鶴監’,不在虛名而在實際,今天‘控鶴監’的名雖已除去,但二張仍在陛下左右……”對狄仁傑的指責,武則天沒有大怒,反而拐彎抹角地加以解釋:“我早已知道你是忠正老臣,所以把國傢的重任委托給你。但這件事情你不宜過問,因為我寵幸二張,實際是為瞭保養身體。我過去躬奉先帝,生育過繁,血氣已竭,因而病魔時相纏繞,雖然經常服食參茸之類的補劑,但效果不大。

揭秘一代名相狄仁傑為什麼要讓武則天戒色?

沈南璆(禦醫)說:‘血氣之衰,非藥石所能為力,隻有采取元陽,以培根本,才能陰陽合而血氣充足!’我原也以為這話虛妄,試行瞭一下,不久血氣漸旺,精神漸充,這決不是騙你的,我有兩個牙齒重新長出來就是證明。”

武則天說完,還張大瞭嘴巴讓狄仁傑看。其實張易之確實是個難得的制藥師,他不光幫武則天長出瞭智牙,還想辦法讓她脫落的眉毛重新生瞭出來。但狄仁傑就是不依不饒,堅持說:“遊養聖躬,也宜調節適度,恣情縱欲,適足貽害,希望陛下到此為止,以後不要再加添男寵瞭。”武則天隻得服輸地說:“你講的是金玉良言,今後我一定會有所收斂的!”想想從前連自己皇帝老公都不怕的武則天,竟然在狄人傑面前沒瞭霸氣,足見女皇對他的敬重。

不過,食色性也,武則天完全戒色是不可能的,當狄人傑去世後,年逾八旬的她生活更加墮落瞭,這使她喪失瞭對時局的敏銳,導致自己在兵變中被迫退位,結束瞭大周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