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礦、炒幣、ICO、區塊鏈:千億美元數字貨幣上的造富神話

                             

全天候科技作者 孫騁

全天候科技是華爾街見聞發起的原創科技新媒體。悅讀更多請關註“全天候科技”(微信ID:iawtmt)

擁有超過六位數的比特幣,從一個“瘋狂”購入的買方,到自己募資建立區塊鏈投資基金,成為投資者,在2、3年時間裡投出7個獨角獸,自己做出1個獨角獸。

李笑來的背後是一部“比特幣首富”成長史。

在比特幣之前,他的身份是:前新東方英語教師、暢銷書作者、知識大咖。在他眼中,比特幣不隻是數字貨幣,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瘋狂生長的加密數字貨幣,正在從邊緣進入主流。

最近比特幣價格一度突破3000美元,這是歷史新高,包括比特幣、萊特幣、以太幣在內的數字貨幣,市值已經超過1000億美金,超過300萬人正在積極挖掘、積累數字貨幣。

從全球來看,美國商品期貨委員會將比特幣歸類為商品,各洲相繼推出監管法規;德國政府支持比特幣合法化,但要對交易正常征稅;英國承認比特幣作為一種貨幣存在;俄羅斯政府即將把比特幣納為合法金融工具。

在國內,從早期的買幣賣幣、挖礦到現在的ICO、風投湧入、技術創業,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開始從各方面爆發,逐漸形成產業鏈,越來越多的從業者在其中尋找機會。

一個快速生長的產業鏈

早期李笑來也挖過礦,不過沒賺什麼錢,於是去做投資。其實挖礦也是一門生意,簡單說就是購買礦機和電力,挖礦獲得比特幣,賣給市場獲得利潤利,參與的礦工們通過貢獻算力,獲得利益。

隨著比特幣價格的高漲,出現瞭越來越多的礦工、礦機和礦場,每一筆比特幣交易中都需要付出一筆礦工費,折合成人民幣大概幾十元。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從事挖礦工作,這些礦機集中起來,便成為礦場,為其他礦工提供托管服務。

在中國的四川、貴州、內蒙,都有大規模的比特幣礦場。因為電費便宜,規模化作業,這些礦場不斷向市場輸出新鮮出爐的各種幣。

如果把挖礦發幣作為一個生意的話,這基本上是一個有穩定現金流的事情,每一代礦機買到手基本上都可以賺錢。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挖礦的利潤就還不錯。

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幅度遠遠超過礦機的利潤,幣價一直在漲,算力也要漲。如果一個從業者賣瞭一些幣去買回來一臺礦機,那麼這個礦機基本上是挖不回來比特幣上漲的利潤的。

比特幣挖礦所消耗的電能早已超過全國用電量的萬分之一。越來越多傳統行業的人也開始參與這個新興事業,無論是資金投入還是人力投入。

比特幣從礦場挖出來後,人們在交易平臺進行交易,買入賣出的比特幣,是新一輪造富運動的原材料。

首富的造富歷程

在場外市場賺錢,常年做買方,而不是短線炒幣,因為從二級市場的經驗來看,短線操作總是會買錯賣錯。這李笑來的經驗。

2011年,作為科技新聞關註者,他在推特上看到瞭比特幣的信息,一番研究之後,他發現:比特幣,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銀行,核心是賬目公開,這意味著世界上的一個重要組織,正在被技術改變。他覺得這個機制是可行的。

他開始買賣比特幣,也曾嘗試過挖礦,但效率不高。剛開始入手時,比特幣經歷瞭長時間的價格下降過程,在這期間,他大量吸入比特幣。

從買賣比特幣到區塊鏈創業,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這些年,李笑來做過一些關於創業的演講,也曾把斯坦福YC創業公開課的學習筆記發佈在個人主頁上,受到廣大網友歡迎;寫過一些創銷書,從早年的托福單詞書到《和時間做朋友》這類暢銷書,他在年輕人中積累瞭很多粉絲。

比特幣用技術顛覆瞭銀行,創造瞭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李笑來想基於這一原理做一個新產品,2013年他鎖定瞭版權領域,想針對內容出版物的去中心化發行做應用。

當時他把這個想法跟一傢VC講瞭,不過對方沒投,於是他自己募瞭一個兩千萬人民幣左右的基金。

在投資過程中,他看到瞭一個叫steem.io的平臺,這傢公司實現瞭他的想法,2015年底他參與投資這傢平臺,目前市值5億美金。

“我在2、3年時間裡投出7個獨角獸,自己做出1個獨角獸,接下來我準備發起一個ICO項目Press.one,這是steem.io的升級版。”李笑來告訴全天候科技,現在他組建瞭一個團隊,用自有資金進行投資,關註區塊鏈的創業項目。

他口中的ICO目前正在大熱,全天候科技此前發表文章《別隻盯著比特幣!“野蠻生長”的ICO江湖:2年30倍隻是尋常》,還原瞭一個通過ICO實現財務自由的故事。ICO是一種公開發行的行為,發行標的物由證券變成瞭數字加密貨幣。

一些區塊鏈創業公司通過股權眾籌的形式,獲得自己的啟動資金,給投資者們相應的股權回報,這些股權在區塊鏈上會顯示為一種代幣。經過私募、ICO等過程,代幣會在交易平臺流通,參與者們在幾天到幾個月的時間內,可以交易套現。

傳統的股權眾籌很難讓投資者隨意退出,ICO解決瞭一級市場的融資和資金流通問題,基本上代幣項目發行幾天後,就可以在市場自由交易,實現流動性溢價。

目前區塊鏈創業項目通過ICO獲得的資金,已經超越瞭傳統VC機構。

因為熱錢多,行業目前魚龍混雜,李笑來的建議是:每個投資者應該有自己的分辨價值和投資原則,這個市場充滿瞭投機主義,非常浮躁,如果投資者隻是聽別人的判斷,不會自己判斷,那麼賺瞭的錢,遲早有一天也會輸回去的。

圈內一周,圈外一年

在大部分普通投資者看來,ICO最具誘惑的是高回報率。

初夏的夜晚,上海徐傢匯的一個花園別墅裡,雲幣網創始人老貓(化名)正在舉行一個小型聚會,給投資者們介紹ICO,雲幣網是一個交易平臺,比特幣、以太幣,以及各種ICO平臺發行的代幣,都可以在此交易。

老貓大學畢業之後在國土局工作瞭幾年,因為不想過一眼看穿人生的生活,辭職出來,做過商業地產、生產型企業、電商,13年開始接觸比特幣,第一桶金來自於比特幣場外交易,在交易所之外進行買賣,在3個月時間,獲得瞭70個比特幣,建立瞭雲幣網。

他身邊聚集瞭很多通過ICO造富的普通人,他說:“從十來萬起傢,獲得百萬回報,太常見瞭,在我看來,最重要的是獨立自主的判斷能力,可能早期參與的人有信息優勢,得到消息就能賺一票,但是這個行業的時間密度很大,圈裡的一周,相當於人世間的一年,知識更新迭代很快,我們最終要形成自己的判斷。”

Hcash(超級現金)基金會成員Ryan Xu告訴全天候科技:“從ICO中募集的資金,主要用於項目的開發和推廣,後續會有專業的審計公司來協助基金會的財物管理。如果ICO沒有達到預期融資額,就全額退幣,數字貨幣的保管目前存在一些安全隱患,需要比較專業的IT知識。”

Ryan正在操作一輪ICO項目,在他看來,目前市場財富效應非常明顯,有過熱的趨勢,參與ICO的投資者一定要註意風險。

當然,ICO也有虧損額投資者,可能一些項目開盤就破發。同時數字貨幣交易是7/24全年無休的,沒有漲跌停限制。

此外還有The DAO,2016年5月開始眾籌,這是一個完全由計算機代碼控制運作的類似公司的實體,這在人類歷史上還是首次。當時共籌集1200多萬個ETH。但是最終因受到黑客攻擊,再到爭論中軟硬分叉,最後以解散退回以太幣而告終。

通過ICO孵化優質的區塊鏈項目,行業基礎已經和幾年前不一樣瞭。

“很多以前火爆的產品,現在都飛快老去,比如萊特幣的漲幅,和比特幣、以太幣,以及新興的ICO代幣,根本不能比,市場不斷有更新的、更有投資價值的事物出現。在老項目上,很難孵化出有價值的產品,所以我們需要快速追隨新技術,比如最近ICO的量子鏈,解決瞭一些平臺問題,是更有前景的產品。”老貓告訴全天候科技。

在他看來,這本質是一個博弈論的事情,一個產品的最終價值、何時買入、何時賣出,其中也會有囚徒困境、納什均衡。

傳統行業大舉進入

越來越多區塊鏈相關的創業項目正在湧現。不隻是李笑來這樣的個人參與者,還有傳統行業龍頭參與者也瞄準瞭這個方向,VC基金不斷給予資金扶持,以及建立自己的區塊鏈產業。

2015年萬向成立瞭區塊鏈實驗室,設立5000萬美元分佈式資本基金投資區塊鏈創業公司,2016年又相繼成立瞭萬向區塊鏈商業創新咨詢服務、萬雲BaaS平臺、服務於區塊鏈初創團隊的萬向新鏈加速器。2017年初,萬向控股正式成立瞭區塊鏈股份公司,註冊資本1億元。最近萬向在杭州蕭山的創新聚能城,開始面向全球開展區塊鏈項目招募,希望建設開放式創新生態。

萬向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創新官王允臻告訴全天候科技:萬向希望結合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打造世界第一個建立在區塊鏈上的新型智慧城市。

王允臻曾擔任IBM 大中華區創新事業部總經理,在他看來,區塊鏈技術,本質上解決瞭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在被采用當中所面臨的很多挑戰,把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釋放到人類世界,把它們社會化。

“區塊鏈可以管理人工智能和人類世界的交互,它提供瞭一個方式,讓數據和數據之間完成互聯互通,實現智能檢索,同時它並不需要原始數據,不需要數據備份和轉移,這解決瞭企業之間、甚至國傢與國傢的問題。”他說。

傳統企業的加入,加速瞭區塊鏈的發展,萬向也在為下一個技術風口做準備。而層出不窮的區塊鏈造富故事背後,是一套套獨立的判斷體系。

“這就像一個鏡像世界,生活和投資是反的,是不兼容的,生活要熱情和努力,投資需要思考和等待,有人會在等待的時候,去讀書、旅遊、陪傢人、寫書寫博客,很忙的投資者,可能不是最勤奮思考的。”李笑來說。

風口之後,還會有更多新風口,機會一直都有,下一個首富,還在不斷湧現。

新金融見聞為華爾街見聞發起的新媒體,將關註科技驅動金融的力量,金融公司一切的創新。更多好文章請關註 微信公眾號:新金融見聞(AWF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