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鐵路不到百年從小鎮到城市,株洲!別怪人傢都想往自傢修鐵路

                             

自從國傢開始大力發展軌道交通特別是高鐵以後,各地的網友們就因為高鐵規劃的線路一直爭議不停,各種口水充斥各大論壇,都希望鐵路能經過自己的傢鄉。確實,鐵路的發展能讓自己傢鄉聯通外面的世界,最基本的就是出行方便瞭,其實這些便利都是最基本的,一條鐵路的規劃甚至能影響一個地方的命運,今天我要介紹的這個城市就是火車拉來的城市,因為這個地方從一個小鎮發展成一個大城市,起初都是源於一條鐵路。

株洲成為鐵路交通樞紐,主要是因為兩條線:京廣線(粵漢線)和浙贛-湘黔線。甲午戰爭後,為救亡圖存,修鐵路被列為首項。於是就有瞭京廣線。京廣線分為2段,京師(北京)–漢口(武昌)和漢口(武昌)–廣州。粵漢線途經株洲,從此株洲與鐵路產生瞭淵源。而浙贛線在株洲段最早是用於從萍鄉至漢陽的煤炭運輸(漢陽是軍工重鎮,有大量工業、軍需設施)。在鐵路之前的煤炭是通過水路從萍鄉經醴陵、株洲進入湘江,再從湘江北上漢陽。由於萍鄉至株洲段彎道眾多,河道狹小,所以運力有限,不足以滿足供應需求,所以株萍鐵路應運而生。株萍鐵路全長約89公裡,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開工,1905年竣工,用時6年多。湘黔線顧名思義,連通湖南和貴州,東起株洲,西達貴陽。

中國最早的幾條鐵路規劃有客觀需求的原因,也有人為的操作,比如這條影響瞭幾個省份發展的京廣線,江西就為此抱怨瞭幾十年,因為走瞭湖南就丟瞭江西。京廣線起初的預案是由武漢經南昌、贛州而至廣州,以今天看來,預案如果得以實施,江西無疑是最大受惠者,可後來的事情大傢知道,走瞭湖南。知道其中緣由的人還把矛頭指向瞭當時的風雲人物譚嗣同,

作為湖南瀏陽人的譚嗣同給當時的皇上寫瞭一道奏折——《論湘粵鐵路之益》,毫無掩飾地力主這條重要的鐵路經過他的傢鄉,並且搜尋論據說明:“道江西,有不利者六;道湖南,則利鐵路者九,而利湖南者十”。這些有關路線、資源、經費、勞力等技術問題暫且不論,更重要的是他還說:一為“江西習俗守舊,愚如土番”,搞不好會“擾而敗”;二為“江西僻在一隅”,“不能握天下之樞”,修數千裡鐵路貫穿全境沒有意義,叫做“冷面渙”。凜凜豪氣的譚老先生,竟請聖天子“沛以殊恩”,特允鐵路“不道江西而道湖南”,並且奉迎:“吾儕小人,宜如何載山知重,感激涕零,額手拭目,以俟大功之成,而歡喜贊嘆曰:‘盛哉乎斯世!,繁榮瞭好多個世紀的江西,因水道讓位於鐵道而中衰。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覺得是譚嗣同的偏見和鄉黨觀念助推瞭湖南。

這些歷史問題多說無益,回到株洲的話題,株洲因為兩條鐵路迅速獲得瞭長足的發展。
因為鐵路不到百年從小鎮到城市,株洲!別怪人傢都想往自傢修鐵路​株洲建制發展。

從以上的株洲建制發展可以看出,其實鐵路修瞭以後真正刺激株洲發展的不是因修路帶來的人口流動和物流的便利,而是修路後戰略地位的提升帶來的質的飛躍。

株洲是新中國成立後首批重點建設的八個工業城市之一,成為中國老工業基地。49年以後株洲繼續以其交運樞紐的地位,收到瞭國傢政策的重點扶持。”一五“、”二五“期間國傢相繼安排瞭南方動力等13個重點項目在株洲興建,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宏圖展開,共和國的設計師們,用手指摁住瞭這個兵傢必爭之地,於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城市,才開始瞭強有力的脈跳。
因為鐵路不到百年從小鎮到城市,株洲!別怪人傢都想往自傢修鐵路

因此當地的相關及配套產業也隨之得到瞭發展,株洲藉此機遇發展成為瞭湖南重要的工業城市。一座座巍峨聳立的工廠,一批批天南海北的建設者,被一列列的火車,日日夜夜轟隆隆地拉到這裡來!

無數的山頭搬開瞭,無數的溝壑填平瞭。一個7000人的小鎮,鉚足瞭勁向四面八方擴展。一座嶄新的城市,被火車拉到瞭這裡,然後“卸”瞭下來。運輸為工業的發展提供基礎支持,工業反過來促進運輸的發展。再加上運輸促進人口、貨物、信息的流通,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株洲的城市化和工商業保持著良好的發展。

如今的株洲雖然交通地位不及當年,但是已經阻擋不住其成為一個朝氣蓬勃的城市,一個幾千人的小鎮,不到百年的時間,造就今天成就誰又不羨慕呢?
因為鐵路不到百年從小鎮到城市,株洲!別怪人傢都想往自傢修鐵路

中國有太多默默無聞的城市,他們都期待有朝一日能獲得某種眷顧或許真能雞犬升天瞭,畢竟這種例子還是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