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駕臨臺灣”日,蔡英文能往哪裡跑?

                             

蔡英文上臺不到兩年,“反斬首”演練已搞瞭6次。為確保蔡英文不被“斬首”,近日臺“國防部”將“憲兵勤務連警衛排”擴編為“憲兵快速反應連”,成為蔡的禦林軍,或曰近身保鏢。據說反裝甲能力和防空能力達到營、旅級。蔡英文“自保決心”再度被“認證”。聯想去年2月某天凌晨,在臺灣“國防部”博愛營區,臺軍空軍和陸軍各一架直升機先後降落並立即飛離。臺媒稱,這是臺軍為反制大陸可能的“斬首戰”,在演練“總統”危難時刻撤離的“萬鈞計劃”。當臺海情勢有變,“總統”與政府高層進住衡山(圓山)指揮所避難並指揮。情勢緊急時,他們從衡山(圓山)指揮所轉“國防部”大樓前廣場,搭乘直升機前往機場(我判斷為臺北松山機場),轉乘“空軍一號”離開。

臺軍演練“總統”撤離行動蔡英文不是第一人。陳水扁、呂秀蓮當政時,臺軍就演練瞭“玉山一號(陳水扁代號)”、“玉山二號(呂秀蓮代號)”要人轉移演習。這次蔡英文是否是“玉山一號”或“玉山三號”,不得而知。演習路數倒是不變,就是在戰時衡山地下指揮所呆不住瞭,怎麼安全隱蔽地撤逃。馬英九執政時對這一套不感興趣。贊同“九二共識”,還怕解放軍打過來嗎?

解放軍“駕臨臺灣”日,蔡英文能往哪裡跑?

解放軍登陸戰演習

我順著臺軍蔡英文撤逃的思路,從軍事角度看看她如何逃離,大致有七個方案。

方案一:一旦兩岸開打,前些年臺方判斷我軍乘沖鋒舟沿淡水河突進總統府。淡水河口至總統府的水路倒是不遠,10多千米而已,登陸即“總統府”。於是在淡水河口和沿河部署重兵,嚴防死守,數次漢光演習都把這條路線作為重頭戲。近兩年不太搞瞭,其實他們自己想想都沒意思,“共軍”能傻到鉆進施展不開手腳的狹窄河道裡被動挨打嗎?還不如乘直升機直接突擊“總統府”。這段距離直升機不過飛幾分鐘而已。

方案二:沿蔣渭水高速(即臺北——宣蘭高速)經過雪山隧道,向宜蘭、花蓮(佳山)方向撤離,此方向有臺軍預備指揮部。臺前“國防部長”馮世寬在答記者問時,明確“是到第二指揮部”,即預備指揮部。按理說這是個好去處,可惜這幾年情況有變,一是東海岸從大後方變成瞭最前沿,是我登陸的一個重要方向,恐怕不等“總統”一幹殘餘撤到此處,宜蘭、花蓮已被我攻占瞭。二是雪山隧道並不好通過,前年“漢光32號”演習,首次演習防守雪山隧道,想定是“共軍”從花蓮、宜蘭攻上來,臺軍在隧道東口封堵我軍進軍臺北。往這個方向逃離,豈不是自投羅網?所以這一方案自己就該“啪死”瞭。

解放軍“駕臨臺灣”日,蔡英文能往哪裡跑?

乘坐直升機執行立體化進攻的解放軍陸戰隊員。

方案三:越來越接近“萬鈞計劃”瞭,即從衡山(“國防部”)出來乘直升機至松山機場換乘大飛機。國防部”至松山機場隻有三四千米。我特種兵如果斬首衡山指揮部,隻有先控制松山機場才有可能。兩岸一旦開打,肯定特種兵首先行動。“總統”想跑,必定要趕在我特種兵降臨松山機場之前。屆時兩軍還未接觸,作為三軍統帥的蔡總司令先開溜,讓主張“臺獨”的軍民情何以堪?如果“總統”勇敢,還想在指揮部裡堅持一下“刷存在感”,那肯定跑不掉瞭。

方案四:“總統”乘直升機不飛松山機場,而是直接飛高雄等南方“臺獨”大本營。當然高雄也正遭我圍攻,“總統”是否有膽與“臺獨”鐵桿勢力共存亡,不得而知。臺軍還要考慮一個情況,即臺灣及周邊上空是禁飛區,我軍一旦發現不明飛行器必擊落無疑。先提醒一下,作方案時好寫進去。

方案五:載有“總統”的直升機直飛外海,降落在等候在彼的日本“出雲”級直升機母艦上,或逃往距臺北以東180千米的日本與那國島上。屆時逃亡的蔡英文已沒有什麼利用價值,冒被中國艦機打擊的風險,“友邦”是否變臉,還是未定之數。反正歷史經驗證明,美艦不會冒這個險。1958年對金門8·23炮戰時,我軍炮兵隻對運補的蔣艦開火,擔任“護送”的美艦一聽炮響,立即扔下蔣艦撤逃。

上述出行的五個方案,對於累累如喪傢之狗的蔡英文來說都不完美,那麼還有“堅守待援”的第六方案。

方案六:堅守衡山指揮部,等待美日的救援。我佩服“總統”采取此案的勇氣,隻可惜此案堅持不瞭幾個小時。一是臺軍重要目標過於暴露和集中,衡山、圓山指揮部,海軍、空軍指揮所,“國防部”都集中在一個不足3平方公裡的地域內,隻要1個遠程火箭炮旅一次滿管齊射,地面將寸草無蹤,片瓦不留。我建議大直、劍潭、圓山等地的居民趁早考慮搬傢,免得到時我方來不及通知而遭受池魚之殃。二是我東風11、東風15等近程導彈攜帶鉆地彈頭、混凝土爆破彈頭、誤差半徑不超過20米的精準打擊,如頂層厚實一時不易擊穿,那幾個進出口則薄弱得多。轟塌瞭進出口,“總統”悶在裡面,挖開救援可困難多瞭。三是我特種兵正在各出口守株待兔。特種兵來到之前,我遠程火箭炮在無人機的監控和指示下用殺傷子母彈不時來兩發,直升機還敢降在“國防部”大樓前廣場嗎?這個目標在谷歌地圖上看,都太過明顯瞭。

解放軍“駕臨臺灣”日,蔡英文能往哪裡跑?

臺軍演練高層官員向衡山指揮所轉移

還有第七方案,由於太丟人,我都不好意思寫進來。就是兩岸開打前,蔡英文放棄衡山,撤到外海艦船疏泊地的軍艦上遙控指揮。這一方案的問題是,蔡英文不在島上指揮位置,三軍還有沒有打下去的意志,好處是一看島上形勢不妙,立即起錨開往日本港口。就看日本敢不敢接納負有分裂國傢罪的罪犯嫌疑人瞭。另外,載有蔡英文的指揮艦開到沖繩至少也需幾個小時,這段時間的安全,“憲兵快速反應連”恐怕鞭長莫及。想當年背負分裂罪的達賴在印度成立瞭所謂“西藏流亡政府”。蔣介石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風雨飄搖中,曾想在美國庇護下的菲律賓成立流亡政府蔡英文想在日本成立流亡政府嗎?可惜今不如昔,不是那個時代瞭。

上述七個方案,無論是倉皇出逃還是困獸猶鬥,對蔡英文來講,都是兩難選擇。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說,打臺灣就是打衡山,打衡山就是炸衡山。把衡山炸掉,需要幾個小時?

解放軍“駕臨臺灣”日,蔡英文能往哪裡跑?

王洪光中將

(本文作者系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原標題:“臺獨”頭目哪裡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