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高育良被判刑的原因是什麼?

                             

高育良一共是有兩個犯罪事實,但是其中之一高小鳳的豪宅應該是在他們結婚之前趙瑞龍送的,為什麼還涉嫌違法呢?

高宇良被判刑肯定是應該的。

首先,作為一名高級幹部,搞小情人絕對是不能允許的。那麼作為省級領導,高宇良自然也知道找小情人的後果,所以呢他就自作聰明的跟高小鳳領瞭結婚證,這麼一領證呢,恰恰讓收瞭別人豪宅的事坐實瞭證據。如果高宇良不辦結婚證呢?他也跑不瞭。大領導既然已經不喜歡他瞭,在這個體制內也就混不下去瞭。

其實,還有一個人不應該逍遙法外,這絕對是人民的名義裡面的敗筆。這個人就是高宇良的前妻–吳老師。

我國的法律有規定,公民都有協助國傢機關調查的義務,知情不報也是犯罪。吳老師作為高宇良名義上的妻子,而且還生活在一塊,雖然實際上已經離婚,但名義上對外還是一傢。她對高宇良的所作所為是非常清楚的,竟然好幾年沒有主動向組織說明情況,還處處替高宇良故意隱瞞,這事如果放在普通老百姓身上,早把你撂拘留所瞭,而這個吳老師在高宇良事發後居然還可以全身而退,毫發無損且明目張膽的到瞭國外,實在是想不通。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是根據《人民的名義》這本書而編制的,本電視劇被譽為“2017開年大劇”、“中國頂級政治劇標桿”,由陸毅、張豐毅等40餘名實力戲骨聯袂出演!而這本書的大概內容如下:

一位國傢部委的項目處長被人舉報受賄千萬,當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前來搜查時,看到的卻是一位長相憨厚、衣著樸素的“老農民”在簡陋破敗的舊房裡吃炸醬面。當這位腐敗分子的面具被最終撕開的同時,與之案件牽連甚緊的H省京州市副市長丁義珍,卻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以反偵察手段逃脫法網,流亡海外。案件線索最終定位於由京州光明湖項目引發的一傢H省國企大風服裝廠的股權爭奪,牽連其中的各派政治勢力卻盤根錯節,撲朔迷離。H省檢察院反貪局長陳海在調查行動中遭遇離奇的車禍。為瞭完成當年同窗的未竟事業,精明幹練的侯亮平臨危受命,接任陳海未完的事業……


接著我們回到本次的問題,他為什麼被判刑?高育良雖然沒有直接參與違法行為,但間接性參加瞭這些違法。

高育良身為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是一位國傢的省級幹部。

把高小鳳肚子搞大後與前妻離婚,然後秘密與高小鳳在香港註冊結婚,這其實以後犯瞭法。

高小鳳實際上是趙瑞龍用來對付高育良的棋子,培訓她明史,投其所好,高育良就這麼中瞭圈套,接下來的事情不用說都知道瞭,最終越陷越深。

我們再來說說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墮落的

祁同偉要暗希侯亮平,高育良說再勸勸,不行再下手不遲,這一段已經反映出瞭高育良的墮落,為瞭不讓侯亮平揪出真相,竟然認同瞭暗殺的手段。


這部電視劇也告訴瞭我們一些道理:

1、不能貪,貪則必倒

做官的不能貪,做人更不能貪。“丁義珍”就是太貪心,而且胃口極大,才會導致最終狼狽的逃出國外,還要被曾經的“朋友”奴役,這樣貪婪帶來的下場是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始料未及的,所以,做人做事不能貪,做好自己的,功到自然成。

2、別一心想的都是政績、利益

公安廳廳長“祁同偉”腦裡一心想的全是政績、政績、政績。做每一件事,每個舉動都是唯利是圖。兩年一個階梯的進階,讓已經身為公安廳廳長的他太過得志,而不肯收手。堂堂公安廳廳長去“陳巖石”傢掃庭院,身為老革命老幹部的“陳巖石”自然是明鏡似得,而他的老師高老師也幾次勸過他不要去找“陳老”,心急的“祁同偉”還是沒能忍住,這一舉動的後果就是“沙瑞金”在大會上直接批評,結局可能就不會如他所願。所以,做官,想的得是人民;做人,想的得是初心。如果我們做每一件事都帶著一個目的,每天算計這個,算計那個,那我們的生活還有什麼意思?到最後,往往也算計不瞭自己倒黴的那一天。

3、應變能力

一場拆遷大隊和工廠工人誓死守護工廠的保衛之戰,在不小心滴下去的一滴火種時,燃爆瞭整個廠區,整座城市。38人燒傷,2人重傷,但還是無法解決當時的局面。

公安廳廳長“祁同偉”和市委書記“李達康”同志都不能圓滿、妥善的解決當時混亂的場面。最終還是從人民中來,到人民中去的前檢察長“陳巖石”圓滿解決混亂不堪的場面。

這是幾十年經驗積累而帶來的寶貴臨場指揮能力。工作中的我們也是一樣,沒有過硬的素質和最合理的切入點,很多需要救場的時候,我們就會顯得呆若木雞,舉足無措。而這樣的機會甚至可以一戰成名,所以努力提升自己,到瞭關鍵時刻才會有自己發揮的機會。

這部作品不僅是宣示瞭國傢反腐的決心,給予貪官以震懾,也能讓我們在其中悟出很多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