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1940年2月23日,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總指揮楊靖宇率少數戰士同日軍連番激戰,由於叛徒出賣,在斷糧5天的情況下靠吃草根、樹皮和棉絮血戰到最後一息,壯烈犧牲。

他曾發出最震撼人心的拷問:“我們中國人都投降瞭,還有中國嗎?”

近日,有關兩名年輕男子穿著日本軍服、在南京紫金山一碉堡前擺造型拍照的相關新聞引發全民憤怒。

在楊靖宇將軍殉國78周年紀念日之際,我們陷入深切的緬懷和追憶。一怒一悲之間,究竟是因為什麼?

他用兵如神,是日寇的“心腹大患”

東北民眾對將軍的昵稱是“大老楊”,當年他和戰友們浴血抗戰,牽制瞭數十萬日寇入關南犯。因為他用兵如神,在敵人眼中,楊靖宇是揮之不去的“心腹大患”

他是抗聯中無論政治還是軍事上都極有經驗的優秀將領,也是中日雙方公認的遊擊戰大師。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但實際上,楊靖宇將軍的直屬部隊兵力並不是很多,他身邊的部隊,通常隻不過千人上下。既然如此,他為何在東北抗日聯軍中影響如此之大呢?

如果看楊靖宇部隊的活動區域,大約就會明白其中的原因。與其他部隊尋求生存和發展不同,楊靖宇的一路軍之存在,在抗日戰爭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戰略意義。

第一路軍活動的南滿遊擊區位於偽滿洲國東邊道地區,核心區域位於由沈陽、長春、丹東、圖們4座城市組成的四邊形中央,這正是關東軍和偽滿洲國的關鍵要地。這裡向南可切斷沈陽與丹東之間的安奉鐵路,向北可切斷長春到圖們的京圖線,嚴重威脅著日控朝鮮與偽滿之間的交通線。

因此,這支部隊是釘在日本本土與關東軍之間咽喉要道上的一根釘子。如果能夠堅持到大反攻時刻,楊靖宇的抗聯一路軍完全可以成為切割日本關東軍退路的關鍵棋子。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誰的咽喉上釘一根釘子也不會好受。日軍因此不斷調動兵力,對楊靖宇部隊反復發動攻擊。正是由於這一地區是敵軍密集活動的區域,楊靖宇所部針鋒相對地采取分散化的佈局,來減少後勤壓力,增加部隊的機動能力,這是楊靖宇身邊一直部隊不多的重要原因。

但這支人數不多的部隊卻堪稱遊擊戰的精銳,日軍在自己的文獻中,稱他們的戰鬥力能夠達到“一騎破千”。

在楊靖宇這位遊擊戰大師的指揮下,這千把人的部隊,始終活躍在日軍心臟地帶,周旋於日軍的刀光劍影之間,被日軍稱為“東邊道之癌”。

在1938年到1940年期間日軍認識到楊靖宇的威脅,對長白山組織瞭大規模進攻。由於是孤軍苦戰,東北抗日聯軍的戰鬥逐漸進入到非常艱難的時刻。楊靖宇身邊的部隊越打越少,由於叛徒的出賣,日軍死死地咬住瞭楊靖宇。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影視劇中的楊靖宇

在圍捕楊靖宇的過程中,一支600多人的日軍討伐隊因傷凍和掉隊造成的戰鬥減員盡然達到瞭500多人。

在戰後的統計之中發現,僅僅為瞭追擊楊靖宇一個人,日軍就動用瞭這一年日本整個GDP的1%。換句話說,假如中國當時有100個楊靖宇,那麼日本的國庫將會被全部花光面臨破產。

艱難困苦中,仍存的溫度與風度

楊靖宇最初剛到抗聯的時候,就帶來一種和藹可親的印象。他在跟戰士們接觸的時候,戰士們即便有過錯,他從來不打罵戰士。他最嚴重的話不過是,“豈有此理”。

他艱苦的精神也散發著暖溫:他剩點糧食,要給戰友先吃。而今走進蒿子湖密營——他們曾經輾轉的地方,人們才發現當年他們吃的竟是橡子,這是野豬才吃的食物啊。

然而在那艱苦卓絕的歲月,作為司令官來講,他跟戰士們吃的盡是這些完全稱不上食物的東西。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在最後的危難之際,面對餘下眾人“死在一起”的要求,楊靖宇將軍決絕瞭。為瞭戰友,他甘願隻身誘敵。他說一起死瞭沒有意義!

他命令剩下幾個人在樹林中藏好,自己卻孤身領著敵人在白山黑水間“兜圈子”,這一轉就是五天五夜——在這期間,楊靖宇將軍一人在幾百日偽軍的追擊中艱難輾轉。這是保全戰友兄弟的一腔溫度。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殉難之地

今何在曾說,“能決定未來的,隻有歷史。”歷史是有溫度的。東北抗日聯軍的壯舉作為最具正能量的歷史事件,激蕩著炙熱的溫度……君子藏器於身,溫度締造感動。

在民族危亡之際,抗聯的溫度長存。

日軍檔案中有這樣的記載。日軍清理楊靖宇將軍身邊的遺物,一支帶著體溫的口琴靜靜地躺在他衣物中。據戰友回憶,楊靖宇將軍經常為大傢吹口琴,甚至教小戰士們吹。

這該是一段怎樣明媚的時光!然而,這又是一段最淒苦的歲月。楊靖宇將軍犧牲前多日未進一粒糧食。在這種情況之下,他竟還隨身帶著一支口琴。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回憶那段不屈不撓的鬥爭歷史,更加領略到,他們俊采星馳、風采動人。

世界有時就像黑白照片那樣對比鮮明:革命給予瞭軍人豐富的苦難,但那裡人們卻總用年輕的詩情裹挾著紅色的思潮。他們有著可愛的風度,追求理想國的心之一隅。

如果說精神卻如遠年琥珀,既晶瑩可鑒又不復全然透明。那麼風度就是精神其上一定的沉色、積陰,即一定的渾濁度,反而是它的品性所在。

民族解放之路洶湧這一片歷史,指點瞭至今的蘊藏,復活瞭精神的遺跡。在詩情與遠方的交匯處,風度從來不會缺席。

“我們中國人都投降瞭,還有中國嗎?”

東北大雪天,雪地很深,楊靖宇個子高,在雪地上幾下就沒影瞭。日本人個矮腿短,雪深沒膝,怎麼跑也追不上他,抓不到他,就特別佩服他,甚至把他神化瞭。

但楊靖宇身邊出瞭一個又一個叛徒,最終置楊靖宇於絕境。

第一個叛徒:程斌,抗聯第一軍第一師師長,楊靖宇最信任的人,1938年率部投敵,組成程斌挺進隊,逼楊靖宇入絕境。程斌不知道楊靖宇跑哪裡去瞭,但知道楊靖宇在深山老林裡的密營。楊靖宇之所以能在零下三四十攝氏度氣溫的東北深山老林中生存下來,就因為山裡有很多密營,每一個密營裡都有糧食,有柴火,所以他凍不死餓不死。程斌知道這些密營的地點,帶領“討伐隊”把密營全部搗毀,逼楊靖宇入絕境。

第二個叛徒:張秀峰,軍部警衛排長,父母雙亡的孤兒,被楊靖宇撫養成人,1940年2月帶機密文件、槍支及抗聯經費叛變投敵,向日軍提供瞭楊靖宇的突圍路線。張秀峰是楊靖宇的貼身警衛,知道楊靖宇的活動規律。此人2月份叛變,楊靖宇3月份犧牲。

第三個叛徒:張奚若,抗聯第一軍第一師特等機槍射手,叛變後在偽通化省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的命令下,開槍射殺瞭楊靖宇。楊靖宇最後壯烈犧牲,被自己的特等機槍射手按照日本人的命令射殺。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第四個叛徒:蒙江縣“保安村”村民趙廷喜,上山砍柴發現瞭楊靖宇。楊靖宇好幾天沒吃飯,棉鞋也跑丟一隻,對趙廷喜等幾個村民說,下山幫我買幾個饅頭,再買雙棉鞋,給你們錢,不要告訴日本人。趙廷喜張皇失措下山,很快就向日本人告發:楊靖宇在山上。

最後有一段趙廷喜與楊靖宇的對話。見楊靖宇幾天沒有吃飯,臉上、手上、腳上都是凍瘡,趙廷喜說:“我看還是投降吧,如今滿洲國不殺投降的人。”隻剩自己一個的楊靖宇沉默瞭一會兒,對趙廷喜說:

“老鄉,我們中國人都投降瞭,還有中國嗎?”

這句話真是震人心魄。在最黑暗、最困難、最無助、大多數人萬念俱灰的時候,仍然有人在用靈魂,用血性,支撐著中華民族的脊梁。

慷慨捐軀,死後仍令敵人絕望自殺

“火烤胸前暖,風吹背後寒”。這是楊靖宇自己創作的歌詞,也是抗聯將士們奮戰林海雪原的真實生活。

1940年2月23日10點左右,楊靖宇踏著沒膝的白雪,來到濛江縣保安村三道崴子林中。那時他已5天5夜粒米未進,周圍還有幾百個敵人在全力圍捕。

1939年冬天,楊靖宇領導的抗聯部隊在濛江縣境內浴血奮戰瞭94天,別說吃口飽飯、喝口熱水,就連踏實睡上一覺都是一種奢望。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日偽資料《陣中日志》記載:他已經餓瞭好幾天肚子,但是跑的速度卻很快,兩手擺動得越過頭頂,大腿的姿勢像鴕鳥跑的那樣。

直到生命裡的最後一刻,楊靖宇還是把槍口對準瞭敵人。關東軍留下的一段戰場實錄這樣記述:“討伐隊已經向他(楊靖宇)逼近到一百米、五十米,完全包圍瞭他。

勸他投降。可是,他連答應的神色都沒有,依然不停地手持雙槍向討伐隊射擊。交戰20分鐘,有一彈中其左腕。但是,他繼續用右手的槍應戰。討伐隊認為生擒困難,遂猛烈向他開火。”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終因寡不敵眾,楊靖宇被敵彈射中胸膛,他持平手中匣子槍,厲聲怒斥:“誰是抗聯投降的,滾出來我有話說。”語畢,高大的身軀便仰面倒在大樹旁,終年35歲。鮮血染紅瞭皚皚白雪——時間定格在1940年2月23日16時30分。

楊靖宇犧牲後,日本侵略者始終無法理解的是:自2月18日以來,他已被圍困在冰天雪地裡,完全斷糧五天五夜,他究竟靠什麼生存?

為瞭解開謎團,敵人殘忍地將他剖腹查看,發現他的胃裡盡是枯草、樹皮和棉絮,竟無一粒糧食!

連參與圍剿的偽通化省警務廳長岸谷隆一郎也不得不承認:“雖為敵人,睹其壯烈亦為之感嘆,大大的英雄!”史料載,這個屠殺中國人民的劊子手,“一天之內,蒼老瞭許多”。

此後,岸谷隆一郎窮畢生精力研究中國抗日將士的心理。研究越深入,他內心受到的折磨越大。最後,他毒死瞭自己的妻子兒女後自殺。

他在遺囑中寫道:“天皇陛下發動這次侵華戰爭或許是不合適的。中國擁有楊靖宇這樣的鐵血軍人,一定不會亡。”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魯迅先生說,中國一向就少有失敗的英雄,少有韌性的反抗,少有敢單身鏖戰的武人,少有敢撫哭叛徒的吊客;見勝兆則紛紛聚集,見敗兆則紛紛逃亡。

或許日本人對這句話吃得更透。這一衣帶水的鄰邦,才敢肆無忌憚用稱霸的激情劃破海面幽藍的平靜,啟動侵略的旅程。

所以,當日本人看到中國擁有像楊靖宇這樣的鐵血軍人,是震撼的。那時,體力盡失的楊靖宇背靠著一棵大樹,不管湧上多少波敵人,依舊持槍向日軍瘋狂射擊。將軍右手中槍,但依舊驕傲的拒絕勸降,最終直挺挺地倒下。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楊靖宇將軍犧牲後,日軍看到他胃裡隻餘草根和棉絮時,在場的日本人無不受到莫大震撼。岸谷隆一郎淚湧而出,無語凝噎。即使是對手殘暴的日本軍人,都為他而流淚。

為什麼日本人對陳翰章、張自忠也是一樣敬佩與尊重?

這是因為中國軍人震撼到瞭他們!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東北大地,茫茫雪原,又是日本在中國戰場的絕對大後方,東北抗聯面臨的圍剿情況遠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得多,中國鐵血軍人們的嘶吼和抗擊卻不會沉寂。

他們用年輕的力度震驚土地的輪廓:兒年少如風,兒少年自強,兒無畏苦楚,兒遠走他鄉,兒征戰一方。這是一場力度的較量,勝負的分水嶺常在力度之間。生存法則從不回避弱肉強食,那麼年輕的托盤上,力度就是稱砣。信仰博弈究根到底,成為力量的搏殺。

總有一個聲音回蕩在耳畔,總有一種誓言升騰在肺腑。軍人,當為戰爭生。兵者,誓為和平存。軍人,擁有力度的專利。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歷史並未走遠,它給予的力度隨時可噴薄而出。如果將來會有那麼一天,天空不再平靜,戰火彌漫疆程,我們隻有一個請求——祖國,請給一支槍,我將付出我的生命,換取你的安詳。

這就是中國軍人的力度,如果當那一天來臨,紅旗依舊漫卷,歲月已經崢嶸。我們亦將如當初的他們,化身為子彈,射穿敵人的心臟,告訴他們什麼叫中國軍人的力度!

殉國十年後,將軍真名才被人知曉

建國以後,一張報紙發表瞭關於將軍事跡的報道。報道中,言之鑿鑿地說將軍是安徽人。

不久,這張報紙恰巧被當年同將軍一起工作過的一位老同志看到。他告訴相關部門:將軍是河南人,老傢在豫南一帶。

1951年,相關部門才循著這條線索,找到瞭將軍的老傢,尋到瞭將軍的後人,弄清瞭將軍的真實身份,這時,將軍犧牲已足足11年。

得知,自己的父親就是民族英雄,將軍的兒女抱頭痛哭。而此時,將軍已經離傢22年瞭,妻子也已去世多年。

楊靖宇,原名馬尚德,河南確山人,東北抗聯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殉國時年僅35歲。

楊靖宇是將軍的一個化名,意為平定天下!

曾有位革命老區的老八路問學生,能講出幾個英雄的戰鬥故事?學生們一個都講不出來。老八路尷尬一笑:“我們當初不要命地打仗,就為瞭讓你們過上好日子,忘就忘瞭吧。”

將軍的真名差點遺失在歷史長河,他可能也是這麼想的吧,讓子孫過上我們今天這樣的日子就好。

可是,我們能忘得瞭嗎?

石碑無言,英雄無語,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楊靖宇支隊每年都會在將軍殉國日舉行紀念儀式

一首沁園春,緬懷英雄

緬懷!馳騁雪原的抗日名將楊靖宇,歷史的拷問不容忘記!

沁園春·楊靖宇

雪漫殘陽,冰著寒山,鐵骨傲風。

笑倭奴癡妄,徒施伎倆;丈夫矢志,為復國興。

南滿煙雲,松江烽火,鐵騎狂飚正縱橫。

須來日,看高梁大豆,遍野黃紅。

白山昂首蒼穹,望林莽,蔥蔥是古松。

問英靈安在,後生可記:當年壯烈,那日從容?

再度回眸,詩篇血就,當教中華矚目中。

還休忘,有餘魅拜鬼,海上雲濃。

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歌

楊靖宇

我們是東北抗日聯合軍,

創造出聯合軍的第一路軍。

兵乓的沖鋒殺敵繳械聲,

那就是革命勝利的鐵證。

正確的革命信條應遵守,

官長士兵待遇都是平等。

鐵般的軍紀風紀要服從,

鍛煉成無敵的革命鐵軍。

親愛的同志們團結起,

從敵人精銳的槍刀下,

奪回來失去的我國土,

解放亡國奴的牛馬生活!

英勇的同志們前進呀!

趕走日寇推翻“滿洲國”。

這一次的民族革命戰爭,

要完成弱小民族的解放運動。

高懸在我們的天空中,

普照著勝利軍旗的紅光。

沖鋒呀,我們的第一路軍!

沖鋒呀,我們的第一路軍!

歷史的拷問我們不該忘卻,將軍的事跡我輩更當發揚。我們強烈譴責身著侵華日軍軍裝在南京紫金山抗戰遺址拍照的不恥行徑。民族傷痕絕不可以拿來開玩笑!硝煙散盡但歷史不能忘卻,英烈們用鮮血換來的和平決不可褻瀆!

讓我們永遠記住這句話

笑倭奴癡妄,徒施伎倆

丈夫矢志,為復國興


來源:軍報記者、中國軍視網

指尖傳遞溫暖力量,陽光照進網絡空間

轉載請註明來源:頭條號@指尖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