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給李妍佳寫一篇專訪。”

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一半歡喜一半愁,喜的是我足夠瞭解這個小姑娘,雞毛蒜皮的事兒能掰扯幾天幾夜,愁的是她並不是大人物,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作為能夠爆料。

可當提起筆,超乎想象的順利,一氣呵成地把她的底抖瞭個朝天,竟有幾分意猶未盡,旁人一看,也有津津樂道之處。

綠皮 那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她是有預謀的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17年的畢業季,人人都在心急火燎地拼關系找工作,95年的小姑娘李妍佳卻迷之淡定,行李箱一拉,挽住媽媽的手,對老李說,“爸,我帶媽和弟去畢業旅行成麼?不讓你們掏錢。”

畢業最後的狂歡,不用自己掏腰包。老李沒有拒絕的理由,大手一揮同意瞭,卻不想中瞭女兒的套路,後悔不跌。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不是為瞭旅行

而是為瞭夢想

從襄陽到成都,1030公裡,出發的時候三個人,回去的時候隻有兩個人,小姑娘選擇留在瞭成都。

“為什麼選擇留在成都?”

“舌尖上的成都,讓我一見傾心。”

“爸媽不氣嗎?”

“氣啊,可相比氣,他們對我更多的是擔心和疼愛。”

“最後怎麼說服他們的?”

“我跟老李說,我這麼年輕,如果不獨自闖蕩幾年,會留下很多遺憾的。”

“老李最後同意瞭,嘴硬地說那你不混出個什麼名堂就不要回傢,掛電話前又心軟說,沒錢瞭跟我們打電話。”

把“好吃”說得這般清新脫俗的也就隻有她瞭,“兩李”相處模式也不像傳統的中國式教育,我想,正是父母給出的這份自由度,才成全瞭她直面遠方與夢想的可嘉勇氣。

綠皮 在成都與嵐庭相遇——如果這都不算愛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小姑娘學的是新聞學,一心想做新媒體,恰好入瞭嵐庭傢居營銷A區網絡部的眼,一個求職,一個求賢,所求即所需,一拍即合。

傢居雖說與專業對口的影視類、傳播類公司有所出入,但既然需求這個崗位,就不愁沒有她的用武之地。

事實證明,的確如此。她嬌小的身體裡仿佛蘊含無限的力量,把嵐庭成都總公司和武漢分公司的二十多個網站、多個微信公眾號管理得井井有條,總是有無數新穎的想法應用在廣告、文案、文章裡,扛起相機、做起采訪、寫起新聞也是信手拈來。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沒那麼簡單

正因為熱愛,所以努力。從來到嵐庭,她常常自行加班。一開始是初來乍到,操作不熟,時間來湊;後來是因為她挑瞭大梁,更要追求每一份工作每一個文字上的精益求精。

正因為努力,她有所收獲。在工作六個月後,她得到瞭A區一季一次的優秀員工獎,這是對她工作的極大肯定。

抱著iPad給父母報喜,老李隻是面無表情地點瞭點頭,說,“還行。”

綠皮 前方高能——“團寵”與“臭狗”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工作之餘,她還是我們的團寵。因為小姑娘實在可愛,惹人疼,美編組沒有一個人不寵她的,每天給她洗杯子、帶零食、做飯給她吃、團隊旅行都搶著跟她睡。不過作為團寵,她非常沒有自覺,我們寵她,她卻整天隻關註自傢的醜貓。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貓名臭狗

貓雖醜萌,人心卻善。臭狗的來歷我略知一二,是她刷微博時偶然看到領養信息,爭得室友同意後,便馬不停蹄地去抱回來,每天盡職盡責地當鏟屎官。

除瞭養貓,小姑娘還生得一副豪氣沖天的心腸,大愛唱《生死江湖》的老乾媽——李常超,每逢組裡聚餐唱K,必嚎兩嗓子《九九八十一》和《明月天涯》。

綠皮 活出態度——致每一位文字工作者

嵐庭專訪李妍佳: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

“用文字書寫態度,用行動追逐高度。”這是李妍佳的人生信條。

這句話同樣適用於我們,每一個幕後的文字工作者。不隨波逐流,尚且不易,活出自己的態度,更不是一件巧事。

堅持夢想,活出態度,跑下去,天自然會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