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摩擦丨大豆、豬肉等農產品為何是特朗普的“七寸”?

                             

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在雙方初步計劃加征關稅的領域,美國擬對中國加征關稅的多是高科技產品,總計約600億美元;中國擬對美國加征關稅的多為農產品,總計約30億美元。這一數值雖小,但可謂出招兇狠,紮紮實實地打在瞭特朗普的“七寸”上——選票。

今年11月,美國將進行中期選舉,即兩次總統選舉之間舉行的國會選舉。中期選舉被視為總統執政滿意度的風向標。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埃裡克·馬斯金曾分析此次中美貿易摩擦的時機時表示,特朗普是被那些感覺被全球化過程遺棄的那些選民選上的。所以特朗普希望讓他們高興,這樣才能贏得中期選舉。

然而,事與願違。在2016年美國大選時多數支持特朗普的農產品大州即將遭殃。如果農場主在中美貿易摩擦中“躺槍”,共和黨或失去不少國會席位。

其實,不隻是中美貿易摩擦,在與其他國傢的貿易摩擦中,美國農產品一直是他國重點“照顧”的軟肋。

為何如此?專傢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分析稱,一方面是因為農產品不像是高科技產品,其對中國或他國來說具有可替代性;另一方面是中美兩國的農業所處的發展階段不同,美國人數占比不算高的農場主多屬於富裕人群,有相關利益集團和完善的組織,能遊說政府,在選舉中起到一定的影響。

美國前十大豬肉生產州有8個曾支持特朗普

3月23日,中國商務部發佈瞭針對美國進口產品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並征求公眾意見,其中,包括鮮水果、幹果及堅果制品、葡萄酒等產品,擬加征15%的關稅,包括豬肉及制品等擬加征25%的關稅。

過去十年間,美國的豬肉及制品出口到中國的量增加瞭近4倍,目前中國是美國豬肉的第三大市場。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近200億美元農產品,其中美國的生豬產業對華出口11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稱,如果貿易戰打響,這11億美元的豬肉出口份額,或被加拿大或歐洲取代。

美國豬肉生產者協會主席吉姆·海默爾說:“在這種針鋒相對的貿易爭端中,沒人會是贏傢,尤其是所有農場主和消費者。”特朗普同樣也不一定是“贏傢”,其或將在中期選舉中失去優勢。

中美貿易摩擦丨大豆、豬肉等農產品為何是特朗普的“七寸”?

基於2014-2016年均水平,美國豬肉出口州的分佈情況。紅色為特朗普贏下的州,藍色為希拉裡贏下的州。

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美國豬肉產量排名前十的州為,愛荷華州、明尼蘇達州、北卡羅來納州、伊利諾斯州、印第安納州、俄克拉荷馬州、密蘇裡州、內佈拉斯加州、俄亥俄州、堪薩斯州。前十大豬肉生產州中有8個州在2016年大選時支持瞭特朗普。外媒稱,特朗普很難在中期選舉中說服這些州繼續支持他。

此次同樣受創的還有美國的葡萄酒行業。加州葡萄酒協會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將嚴重影響未來美國葡萄酒對華出口。中國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葡萄酒消費市場,2017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瞭價值近2億美元的葡萄酒,增長10%。僅加州葡萄酒在過去幾年對華出口就增加瞭450%。加州葡萄酒協會首席執行官羅伯特·科恩表示,美國葡萄酒將因此失去全球最具價值的市場,美國葡萄酒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將很快被其他國傢的酒所取代。

“大豆”:中國尚未祭出的利器

值得註意的是,大豆這一利器中國還尚未祭出。

可查資料顯示,美國62%的大豆銷往中國。如果中國對美國大豆築起貿易壁壘,將重創美國大豆出口。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的社論指出,美國農產品在中國有很大的市場份額,美國每年向中國出售124億美元的大豆,一旦爆發貿易戰,有可能被巴西取代。

日前,美國大豆協會主席海斯多費爾在聲明中說,如今美國農業收入與2013年相比已嚴重下降,正處在艱難復蘇時期。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的農場凈收入預計連續第四年下滑至620億美元,遠低於2013年創紀錄的1240億美元。

海斯多費爾稱,在此情況下,特朗普政府將矛頭對準美國大豆業最大貿易夥伴,令人“極度沮喪”。其還表示,在改變中美之間貿易不平衡方面,美國農業大有可為,因為預計未來10年中國會大量增加大豆進口。“我們應該探討如何采取行動擴大對華出口,而不是冒險失去這一重要市場。”

中美貿易摩擦丨大豆、豬肉等農產品為何是特朗普的“七寸”?

基於2014年-2016年平均水平,美國大豆出口州分佈情況。紅色為特朗普贏下的州,藍色為希拉裡贏下的州。

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美國前十大大豆出口州為,伊利諾州、愛荷華州、明尼蘇達州、印第安納州、內佈拉斯加州、俄亥俄州、南達科他州、密蘇裡州、北達科他州和堪薩斯州。和豬肉類似,這前十大大豆出口州中也有8個是支持特朗普的。若中國對自美進口的大豆再加征關稅,對特朗普來說將會是致命打擊。

不過,媒體分析稱,大豆有可能是中國最後才會使出的殺手鐧,因為中國制裁美國的前提是保障自身的利益。豬肉等農產品對中國來說,已供過於求,向豬肉加征關稅對中國的消費者影響並不大,但大豆還要靠大量進口。

雖然中國可加大對巴西、阿根廷大豆的進口,但阿根廷的旱災減少瞭該國大豆的正常供應。若時間點選取不好,大豆將會出現價格上漲,繼而影響豆油、豆粕等價格,最終影響到中國消費者。

在貿易戰中,農產品是美國的“命門”

不隻是在中美貿易戰中,在和其他國傢或經濟體的貿易摩擦中,農產品也是美國的“命門”。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和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關照宇曾撰文稱,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2017年農產品出口總額達到瞭1405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貿易順差為213億美元。如果其他國傢選擇貿易手段進行反擊的話,美國農業將首當其沖。

3月初,特朗普宣佈計劃對進口鋼、鋁分別征收25%、10%的關稅。歐盟隨即警告,一旦該政策落地,歐盟將采取反制措施,即對美國鋼鐵產品、農產品等征稅。來自美國的花生醬、蔓越莓、橙汁和波本威士忌均在歐盟初步擬定的征稅對象清單上。

美國參議院農業委員會主席羅伯特(Pat Roberts)曾表示:“每次做這種事情(貿易摩擦),都得到一次貿易報復。農業就是排名第一的目標,我覺得這對於農業經濟來說起到瞭非常糟糕的反作用。”美國自由貿易農民協會此前發佈報告稱,如特朗普政府對鋼鋁產品征稅,那麼美國農產品肯定會在貿易報復中“躺槍”。

“農業通常都會成為最大的目標,即使在與農產品無關的貿易糾紛中也是如此。”美國自由貿易農民協會在報告中總結瞭一系列美方同貿易夥伴的爭端,其中美國農產品普遍“躺槍”。

在1995年-2001年的墨西哥卡車貿易爭端中,美方關稅制裁導致墨西哥方面對美國的蘋果、橙子等數十種農產品征收10%-20%的關稅;在2002年-2015年,美國在關於廢除“原產國標簽法”(COOL)的法案爭端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對包括葡萄酒和冷凍橙汁在內的美國產品征收關稅。

“我們的貿易夥伴不是政治新手。”美國自由貿易農民協會執行董事庫爾(Brian Kuehl)在報告中稱,“他們知道針對美國農業(進行貿易報復),在美國內外都具有強大的象征性並散發出政治信息。”

上述報告還稱,美國農產品的出口市場和買賣雙方的關系是通過多年的艱辛工作和多年的努力建立起來的。在一個農業收入下降、全球供應增加的時刻,對其至關重要的是不要采取任何會導致美國農產品出口減少的行動。美國領導人要比以往任何時候註意采取更加合適的方式,要衡量提高貿易壁壘對農產品的影響。

東方艾格農業的高級分析是馬文峰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分析稱,美國很多優勢產業是別國所必須且缺少替代品的,所以即使貿易戰瞭,別人也還要進口。但農業不同,其具有可替代性,比如南美洲的農產品大國阿根廷和巴西,而且出於農業安全,各國都在鼓勵本國農業發展。

另一方面,雖然中國看起來是農業大國,但相對於美國等發達國傢來說還是有很大差距的,他們的農業都是有組織性的,相關組織機構是比較完善的。因此,在美國貿易政治中,農業利益集團,以美國農業社聯合會、全國農場主聯合會、全國農場主組織等為代表,在美國的貿易決策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而歷史也證明,如果白宮處理不好與農業利益集團的關系,輕則影響政策推進,重則威脅下屆總統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