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3月28日中午11點20分,安徽省蕪湖市濱江世茂商業街廣場前出現慘烈、令人揪心的一幕:一輛紅色路虎轎車在緩慢前行200米的過程中,燃起熊熊大火。當大火被撲滅後,車內有燒焦的一男一女兩具屍體。

當天傍晚, “平安蕪湖”微博發佈消息稱,兩人在車內燒死的警情,系情感糾紛引發矛盾導致的刑事案件。蕪湖市公安局已成立市局領導任組長、多個警種參與的聯合專案組開展相關偵查工作。

29日上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趕到現場,尋找到瞭當時的目擊者,還原當時事發經過。並且找到瞭死者之一的女青年丹丹的傢人,痛不欲生的父母稱孩子自主創業,獨立可愛,然而這場戀愛就像飛來橫禍。事故發生地距離丹丹傢僅300米遠,而傢人稱,王某此前曾在這裡蹲守並毆打過丹丹。紫牛新聞記者獲悉,事發時,現場多名熱心人不顧自身的危險,參與滅火,並最終將燃燒的大火撲滅,遺憾的是這兩人沒能被救出來。

燃燒的SUV滑行發出刺耳的喇叭聲

28日中午,網絡上流傳一段視頻,事情發生在蕪湖市濱江世貿廣場門前的道路上,一輛紅色的路虎SUV車燃起熊熊大火,一邊燃燒,一邊緩慢滑行。在視頻中可見,車輛的駕駛室門是開著的,踏板旁邊不斷有燃燒物滴落。當車滑行越過路牙到廣場上後,有人拖著消防水管對著“路虎”噴水。隨後,視頻畫面切換成警方在現場已經拉起警戒線進行勘察,警戒線內有兩具燒焦的屍體,旁邊停著那輛燒成框架的SUV。

當晚6點20分,蕪湖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蕪湖”發佈消息稱:經我局偵查,3月28日上午我市新市口發生的紅色路虎車上燒死兩人的刑事案件,兩死者系本市居民陳某(女性,未婚)和王某(男性,離異單身)。現查明,死者陳某與王某生前曾系男女朋友關系,後因情感不合分手,但王某一直糾纏陳某。自本月25日開始,王某一直跟蹤、尾隨、糾纏陳某要求和好,遭陳某拒絕,王某遂產生同歸於盡的惡念。28日上午10時54分許,王某駕駛瑞虎車(皖B0****)在新市口附近采取撞擊手段逼停陳某駕駛的路虎車,強行將下車查看的陳某脅迫推上路虎車,後點燃淋在身上的汽油自焚,導致兩人被燒身亡。目前此案仍在偵查取證中。

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紫牛新聞記者來到事發路段

救火的保潔員:以為自燃,當看到屍體很揪心

29日上午,紫牛新聞記者來到事發現場,位於蕪湖市濱江路與北京西路交叉的丁字路口,北京西路的盡頭便是廣場。在廣場的人行道上,雖然已經經過沖洗,但地磚上還有黑灰和輪胎印跡。在附近一房產公司門口,隻見幾名男女青年在談論28日那天中午發生的事。“昨晚,女性死者的朋友在那兒擺花悼念的,還聽到瞭哭泣聲。”附近一名員工告訴記者,女性死者就住在旁邊的某小區,離這裡也就幾百米遠。

在蕪湖市北京西路的慢車道上,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遇見瞭當天第一個參與救火的杜師傅。杜師傅是當地某保潔公司員工,負責駕駛環衛車清洗周邊道路。“紅色路虎就在北京西路某小區出口處,被瑞虎汽車猛地撞瞭一下,路虎車上的女青年下車查看時,那男的就拉開車門將她推進去,男的也上瞭車,接著砰的一聲,車內著一團火,火燒得很厲害,幾個窗戶都在向外噴火,我用環衛車上的隨車滅火器去噴,但是滅火器太小,火太大,壓制不住。”杜師傅比劃車輛撞擊位置在綠化帶缺口處,然後向西移動瞭200多米越過路牙上瞭廣場,撞上廣場的石墩停下。

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事發馬路上依稀可見被燒焦的痕跡

一位目擊的婦女說,當時紅色車輛燃燒時車門是開著的,由於裡面全是火,看不清有沒有人,但車輛在移動時,喇叭卻響個不停,後來得知裡面有人被燒死,覺得很揪心難過。

在濱江世貿商業廣場的臺階上正在保潔的李師傅告訴記者,著火的車輛就是他和兩名同事用消防用水澆滅的。“當時,我們正在接消防栓裡的水沖洗臺階,那輛紅色著火的車滑行到路牙上推動一個石墩位移瞭好幾米,然後車輪一直頂著墩子在轉動,並在廣場上轉瞭一個彎停下,一開始以為隻是車輛自燃,就接水滅火,幾分鐘就把火滅瞭。”李師傅說:“當打開車門,看到車內兩具燒焦的屍體,很揪心,消防和民警趕來拉起瞭警戒線。”

傢人:女兒是美容師多次遭前男友毆打

事發現場離女性死者丹丹(化名)的傢隻有幾百米距離。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記者找到瞭丹丹的傢,這是一個老小區,傢裡的陳設也比較一般,由於傢裡出事,大門是敞開的,一傢人沉浸在悲痛中,傢裡有親友在安慰傢屬。傢裡沒有設靈堂,傢中面積不大,裝修較有年代。

丹丹的父親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女兒跟這個王某交往不到一年時間,大概是幾個月前分手瞭。王某是搞小貸公司的,聽說是一個緩刑人員,被判三緩五,還處在緩刑期間。事發時,丹丹是送材料到當地派出所。“出事前一天,他在門口打瞭我女兒,報瞭案對方跑瞭,第二天他又來,尾隨我女兒,到門口先用車子撞瞭女兒的車,我女兒下車查看車輛,他身上澆瞭汽油,把我女兒抱進瞭車內,點燃瞭。”丹丹的父親說,雙方傢長沒有見過面,他們甚至都沒有見過王某。唯一一次見,還是王某鬧上門來,帶瞭一把刀,打碎瞭他傢裡的一塊玻璃,傢人趕緊報瞭警。丹丹的父親指著櫥窗缺瞭一塊玻璃。

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櫥窗缺瞭一塊玻璃

“我是在丹丹一歲半時離婚的,帶她嫁到這裡來的,她跟我現任丈夫關系蠻親的,別人的繼女都喊叔叔,她是一直管他叫爸爸。”丹丹的媽媽說,丈夫對待丹丹比親生女兒還好。“報瞭至少四次警,都是近期王某在糾纏女兒。”丹丹的母親說,女兒還被王某打得耳膜穿孔,真後悔沒有重視,如果早點重視,或許不會是今天的結局。

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分手引糾葛 男方當街攔截女方路虎車縱火二人俱亡

網友對此事的議論

“丹丹是做美容的,屬於自主創業。”丹丹的媽媽摸著自己的臉流著淚說,女兒一直很優秀,替她做瞭美容,還能幫她打美容針,她的朋友都找丹丹幫忙微整形,做完後臉不變形,也沒有針眼。

丹丹的一位阿姨也說,丹丹很上進,她得知丹丹談戀愛也挺高興的,但不知王某什麼情況,今天的結局真讓人震驚崩潰。

當記者問丹丹的傢人,路虎車是否是自己買的?跟王某除瞭感情糾葛是否還存在債務糾紛?丹丹傢人稱,女兒很自立,車是她自己買的,有據可查,也沒有債務糾紛。

縱火者傢中無人

鄰居半年沒見過面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獲悉,遇難的女性死者丹丹今年30歲,而對方王某31歲。王某所居住的小區距事發地約6公裡,記者來到這裡已是中午。所在的小區樓宇比較新,在當地屬於物業管理較好的小區。

記者找到王某的傢,敲門一直無人應答。在確定屋內無人後,問其鄰居。鄰居說,28日的慘烈事件聽說瞭,但並不知道是鄰居。況且平常鄰居間不往來,他們住在這裡半年多瞭,卻沒見過鄰居,也不能確定是否住在這裡。小區物管稱,他們無權查詢業主的信息,即使知道瞭也不會對外透露。“早幾年開盤時,每平方米賣5千多元,現在漲到快1萬瞭,就是因為旁邊有個好學校。”小區居民對紫牛新聞記者說。

盡管網上傳王某是緩刑人員,但記者多方查證,並未獲得官方證實。不過,記者查詢到2014年1月7日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決書,該判決書中提到的一名被告,從其名字及出生日期看,與此次事件中的王某高度吻合。案件陳述,2012年8月5日凌晨,王某駕駛一輛小轎車將騎助力車的18歲男子黃某撞倒受傷,王某駕車逃逸,事故造成黃某十級傷殘。此後,王某雖然投案,但這輛肇事車輛系王某委托別人租賃,他還無證駕駛,法院判決賠償黃某各項損失65000元。網上還有網友曝出,王某在2015年因合同詐騙被判緩刑。

北京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志華律師認為,若警方發佈的初步調查結果將來被認定成為事實,王某系報復心理要與女子陳某同歸於盡,那麼這一犯罪行為屬故意殺人,手段殘忍惡劣。受害一方傢屬可追究對方刑事附帶民事賠償。但由於王某已經死亡,刑事部分雖然瞭結,但受害人傢屬可要求民事賠償。若王某有遺留財產,可起訴王某的繼承人賠償,但賠償金額僅限於可繼承財產范圍。

來源:揚子晚報·紫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