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低調,但一直都在,數數阿裡遊戲挖網易墻角的那些事

                             

雖然低調,但一直都在,數數阿裡遊戲挖網易墻角的那些事

脈脈上的一則信息,讓沉寂已久的阿裡遊戲又回到人們的視線當中。

“雲風到阿裡後開始大力挖網易的人……”這則爆料信息出現後,數名網易員工在留言區稱“阿裡挖人屬實”,其中一名員工表示,“阿裡遊戲給我們部門每個人都發瞭信息。”

作為同處一地的互聯網行業兩大巨頭,馬雲和丁磊之間糟糕的關系一直是坊間茶餘飯後談論的八卦。傳聞當中,兩人關系破裂的開始是當年淘寶和eBay戰爭時,丁磊旗下的網易門戶幫瞭eBay。

這兩年,這兩位大佬的關系——至少看上去——一直沒有改善。有一個論證是,在丁磊於烏鎮連續幾年做東的飯局上,從來沒有見到馬雲的影子,而即便作為網易遊戲最大宿敵的馬化騰,卻能作為客人出現在這個場合,與丁磊把盞言歡。

丁磊與馬化騰同是1971年10月生人。時間上的相近,仿佛註定兩人之間擁有某種不可名狀的共同語言,就比方說,在遊戲領域大展拳腳的“基因”。而早他們7年出生的馬雲,隔瞭整整一“癢”,也就此差瞭整整一個夢幻、一個世界,又抑或一個聯盟、一個榮耀。

同樣在1971年,“電子遊戲之父”諾蘭·佈什內爾在大洋彼岸鼓搗出瞭世界第一款商業視頻遊戲《電腦宇宙》(Computer Space),次年又創立雅達利公司,開始引領遊戲產業在全球范圍的迅猛發展。而1964年的任天堂,卻還在孜孜不倦的做著花札、撲克和麻將。如果不是後來及時轉型,估計任社也和現在的馬雲一樣,從此與遊戲不在一個次元上瞭。

再說回阿裡與網易。現在,兩傢公司之間的新仇舊恨或許會因“阿裡挖人”再添上一筆。在去年9月份以10億元的價格收購瞭前網易COO詹鐘暉創辦的簡悅之後,阿裡再次讓丁磊不痛快。

阿裡關於遊戲的那些話

對於遊戲,阿裡的幾次表態一直是頗為有趣的。

2008年,在一次電子商務的專題匯報中,馬雲曾經公開表態,稱“餓死也不做遊戲”。

兩年後,2010年,國務院總理溫傢寶視察阿裡,馬雲再次義正辭嚴的強調:“我們堅定地認為遊戲不能改變中國,中國本來就是獨生子女傢庭,孩子們都玩遊戲的話,國傢將來怎麼辦?所以遊戲我們一分錢也不投。人傢投,我們鼓掌,但我們不做,這是我們的一個原則。”

再兩年,又兩年,借2014年初在杭州舉行首屆中國移動遊戲產業高峰會的機會,阿裡正式宣佈進軍遊戲行業,成立手遊發行平臺,並公佈瞭諸多優惠政策。

然後(再兩年,又兩年)×2,時間推移到瞭2018年初。在一次鄉村教師“重回課堂”的公開活動上,談及“阿裡要不要做遊戲”的話題時,馬雲表示,阿裡做遊戲並不是考慮錢,與其他企業不一樣,阿裡遊戲的定位是老年人,是為老年人而設計。

——10年,一共4次的公開表態,劇情之反轉堪比奧斯卡大片。

雖然低調,但一直都在,數數阿裡遊戲挖網易墻角的那些事

2014年阿裡首次進軍遊戲時,著名自媒體人馮大輝曾說:“餓死也不做遊戲,看起來現在是餓死瞭”——那麼到今年的表態算起,馬雲至少餓死瞭兩回。另一名自媒體人葛甲也在彼時點評,阿裡是在“儀態優雅地自抽耳光”,之後在收到阿裡的一紙訴狀後刪掉瞭稿子,於是今年到底有沒有真的自抽第二次,也就沒人知道瞭。

不過這些年相關政策的演變軌跡,倒是給馬雲的“反悔”提供瞭合理支撐:2011年,雙獨二孩政策全面實施;2013年,單獨二孩政策啟動;2016年,為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威脅,二孩政策全面放開。

當“獨生子女”成為過時的名詞,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中,一個傢庭兩個孩子,至少從概率上,有機會做到不會“都玩遊戲”瞭。10年間父母老去,他們也確實需要遊戲的陪伴呢。

阿裡做遊戲的那些人

阿裡的一幹大佬做電商出身,當他們轉變思路,拍板要去跨次元做遊戲,必然不會親自上陣。因此在過去數年間,不斷搜刮和網羅全行業的人才,也是合理而必然的選擇。

樸舜優,前九城副總裁,2013年8月從九城離職,11月入職阿裡,負責尋找海外3A級手遊合作。樸在九城期間,曾經歷瞭公司痛失《魔獸世界》國服運營權(剛巧,接盤的是網易)後扭盈為虧的慘烈。來到阿裡後,定然是帶著一身抱負希望有所振作。但作為一位韓國老板,帶給中國阿裡的第一款來自海外的“精品手遊”,卻是日本原裝的《索尼克沖刺》,這種東亞聯隊的組合怎麼看怎麼別扭。再之後不久,便有傳言說樸再次離開,從此在遊戲行業銷聲匿跡。

劉春寧,前騰訊高管,2013年7月從騰訊離職。按照當時的說法,他是出去創業瞭,結果這出去轉一圈後竟搖身一變,在2014年初成為瞭阿裡數字娛樂事業群的總裁,全面負責手遊業務。2015年6月,由於此前在騰訊期間涉及商業賄賂被舉報,劉被警方帶走。在他的治下,阿裡遊戲幾乎沒拿出什麼像樣的成績,2014年底,手遊業務便從數字娛樂事業群抽離,悉數並入移動事業群,而在此時,距離劉結束光鮮的職業生涯,也隻剩下半年時間瞭。

何小鵬,UC聯合創始人,2004年與梁捷共同創辦UC公司,2014年6月,UC以近40億美元的創紀錄高價整體並入阿裡,成立新的移動事業群。從業務變遷的角度,何所在的移動事業群可以算是阿裡遊戲的接盤俠。但這個盤接的過程卻相當之久,直到2017年3月的阿裡遊戲戰略發佈會上,他才以“阿裡遊戲聯席董事長”的新身份正式公開亮相。同年8月22日,何從阿裡巴巴退休,緊接著29日便加入小鵬汽車出任董事長。這段與阿裡遊戲的短暫聯姻,僅僅維持瞭5個月而已。

詹鐘暉,早在1999年便加入網易,2011年以COO一職卸任,與網易同僚陳偉安和吳雲洋共同創立簡悅科技。2017年9月,簡悅被阿裡全資收購,組成阿裡遊戲的互動娛樂事業部,負責自研+獨代的核心模塊、原UC全權負責遊戲業務的團隊,則重新調整職能,作為開放平臺事業部,負責渠道合作與聯運工作。

詹在網易期間一手建立瞭一支完整的遊戲開發、運營團隊,同時還是《大話西遊2》、《夢幻西遊》等產品的執行制作人,正是他與陳、吳三人深厚的網易背景,才使得簡悅團隊並入阿裡後,成為網易流失人才的主要去向,

費劍鋒,原網易杭州首席美術師,《天諭》美術總監,曾任《創世西遊》主美術。2017年底離職網易加入阿裡,擔任阿裡遊戲美術中心的負責人。費在行業中擁有很高的專業影響,他的離開,也同時帶走瞭天諭很多人以及網易其他團隊的一些人才。作為詹、陳、吳之後投奔阿裡的網易首個大牛,相信費本人絕不隻是個例,包括網易在內,遊戲行業眼見的跳槽大潮即將到來。

阿裡遊戲的未來

“未來”雖然還沒有來,但至少會慢慢來。

雖然此前阿裡與網易、騰訊、完美、盛大們一直不在一個次元,但每日、每月的鑿一點、挖一點,再厚的次元壁也會出現裂縫。

諾蘭·佈什內爾並非剛生下來就會做遊戲,任天堂在一開始也隻會做紙牌。

在阿裡遊戲的歷史上,業務潮起潮落,高管人來人往,但馬雲的決心仍在,當年說過的那些話,依然擲地有聲。這麼好的時代,這麼多的人才,這麼努力而劇烈的轉型,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阿裡遊戲無法打出一番屬於自己的天地。

至於最後是自研的簡悅獲勝,還是聯運的UC稱王,這個結果並不重要。關鍵在於,隻要那些逐漸成長起來的二孩們,那些慢慢老去的父母們,未來真的從阿裡遊戲中收獲瞭快樂,就好。

反正馬雲說過,阿裡做遊戲不是為瞭錢。

更多精彩內容,關註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