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車臣非要從俄羅斯獨立呢?

                             

到底有多大仇恨?

車臣民族是北高加索地區的一個古老民族,早在公元7世紀時他們就生活在阿爾貢河一帶瞭。然而車臣人的命運卻是有些悲慘的,這個弱小的民族從誕生後不久,就一直在各大帝國之間的戰火中掙紮著。在歷史上,車臣人先後被蒙古人、波斯人、土耳其人、俄羅斯人統治過。公元18世紀末,沙俄帝國的勢力擴張到高加索地區,車臣人便被俄羅斯人統治瞭。不過,沙俄帝國與奧斯曼帝國頻繁的戰爭,使車臣人也被卷入戰火之中。十月革命後,車臣以自治州的形勢加入瞭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為瞭蘇聯大傢庭的一員。然而,這卻翻開瞭車臣人歷史上最悲慘的一頁,遠超過戰爭對車臣人的摧殘!

(圖)車臣共和國

從16世紀開始,車臣人就從高加索的山區來到瞭平原生活,但是沙俄征服者卻又將車臣人趕回山裡,以便於統治這個弱小的民族。反抗者遭到瞭屠殺,車臣人的房屋也都被沙俄的士兵所燒毀,這段慘痛的經歷使車臣人憎恨沙皇的統治。於是,當佈爾什維克的紅軍進入高加索地區後,車臣人看到瞭重獲自由的希望,車臣人組成的伊斯蘭反抗組織開始與蘇俄紅軍一起對抗白軍。不過蘇俄政權並非是無償幫助車臣人的,他們想要車臣人臣服於這個新生的政權。隨著蘇俄政權全面占領瞭高加索地區,車臣人也順理成章的被納入瞭蘇俄政權。

盡管車臣人沒能獲得自己想要獨立,但是相比於黑暗的沙皇政權,佈爾什維克政府對待他們還是不錯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正式建立後,社會主義國傢的政府制定瞭很多實際的措施,幫助車臣人改善瞭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落後情況。在列寧的領導下,蘇聯很註意避免大俄羅斯主義,蘇聯的各民族無論大小基本都能獲得平等對待。然而,蘇聯政府的一些政策依然令車臣人難以適應,特別是當斯大林上臺後,這種情況愈演愈烈。

(圖)戰火中的車臣

相比於列寧較為溫和的政策,斯大林在很多方面都顯得很強硬,甚至有些蠻橫。1924年,斯大林下令驅逐蘇聯境內的僧侶,關閉寺廟,北高加索地區也未能幸免。蘇聯政府不但勒令關閉瞭北高加索地區的清真寺,還禁止教徒們向伊斯蘭教聖城麥加和麥地那朝拜。1929年,斯大林為瞭加速蘇聯農業的改造工作,下令在全國范圍內推行農業集體化,於是,大量車臣人被趕入瞭集體農莊,這觸犯瞭車臣人傳統的社會經濟結構和生活習慣,引起瞭車臣人極大的反感。當然,蘇聯的這一系列舉措並非是隻針對車臣人,當時的蘇聯各族人民都因為這些過火的政策而受盡苦難,不過這依然使仇恨的種子在車臣人的心中開始生根瞭。

1941年,德國入侵蘇聯,與波羅的海三國的情況類似,很多車臣人也將納粹德國視為解放者。利用這種情緒,德國間諜機關向北高加索地區空降瞭破壞小組,煽動車臣人反抗蘇聯政府。德國人還宣稱將幫助北高加索人建立自己的獨立共和國。於是,在德國人的蠱惑之下,大約有5000名志願者加入瞭德軍的行列。然而,當蘇聯反攻重新控制住北高加索地區時,車臣人卻要遭殃瞭。在斯大林看來,車臣人這種赤裸裸的背叛無法原諒。為瞭一勞永逸的解決民族獨立傾向問題,斯大林決定將背叛者趕出他們生活瞭上千年的土地。事實上,當時加入德軍陣營的車臣人畢竟還是少數,大多數車臣人民還是支持蘇聯政府的,至少有3萬名車臣人加入瞭紅軍,這是北高加索地區四個民族之首。

(圖)二戰中的車臣雇傭軍

不過,斯大林卻選擇性的忽視瞭這個問題,依然一意孤行的執行他對車臣人的迫害行動,因為除瞭車臣人曾經的背叛,斯大林還曾遭到車臣人的羞辱。這是一段極其隱秘的往事。

20世紀初期,斯大林主要在高加索地區的巴庫組織革命工作。在巴庫這座石油城市,斯大林經常通過勒索資本傢來為革命活動籌集經費。當時,有一位名為穆爾特察·穆赫塔羅夫的石油大亨,他是巴庫最有財富的人,也是斯大林經常勒索的對象。穆赫塔羅夫不想再忍受斯大林的暴力,於是他決定以暴制暴。穆赫塔羅夫雇傭瞭幾名車臣流氓做油田的保安,還指使他們謀殺斯大林。結果,斯大林遭到瞭車臣人的毒打,險些喪命。這次經歷對斯大林而言是極大的侮辱,也在某種程度上造成瞭他對車臣人的敵意。

於是,新仇舊恨一起算,車臣人也在1944年迎來瞭該民族歷史上最為悲慘和屈辱的時刻。1944年2月23日開始,蘇聯當局調集瞭142000節封閉式車廂和1000節敞篷貨車廂,以誘騙的手段將車臣人押上瞭開往中亞的列車,從此車臣人國破傢亡。

(圖)大遷徙中的車臣人民

針對車臣的這場強制性的人口遷移運動,其實更像是一場涉及30萬平民的流放。開往吉爾吉斯斯坦的列車上環境惡劣、缺衣少食,很多年老體弱者還未抵達目的地便死在途中瞭。而車臣人的新居住地,情況依然很糟糕。政府並沒有給他們提供足夠的食物和醫療、住房保障,他們還被迫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必須學習俄語,孩子們也無法得到應有的教育。車臣人慘痛的流放經歷一直持續到1957年。而當他們回到故土時,卻發現自己的傢園已經到處都是俄羅斯人瞭,而此時的他們又能去哪呢?

(圖)普京迷弟車臣總統卡德羅夫

赫魯曉夫上臺後,陸續恢復瞭車臣人的名譽,恢復瞭他們的國傢,但這段屈辱的歷史造成的傷痕卻難以撫平瞭。這段悲慘的歷史代代相傳,在車臣人心中形成瞭一種對俄羅斯人不信任的群體意識,而這也為後來困擾俄羅斯近20年的車臣問題埋下瞭伏筆。

在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紀頭幾年,車臣問題鬧得非常兇,制造過多起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到最近幾年才平息瞭不少。2004年9月,車臣恐怖主義組織制造瞭震驚世界的別斯蘭慘案。在這場空前的人質劫持事件中,32個恐怖分子駕車沖入俄北奧塞梯共和國別斯蘭市第一中學,將1000多名學生、傢長和老師扣為人質。與俄政府的談判破裂後,俄特種部隊迫於情況強力解救,最終394名人質死亡,其中150人是孩子。
別斯蘭事件中的受害者照片

沙俄:民族仇恨的生根發芽

從歷史上看,車臣和俄羅斯當局鬧到如此雞飛狗跳的地步並非出乎意料。車臣共和國是俄羅斯的一個自治共和國,位於北高加索地區,而高加索地區位於歐亞連接處,扼黑海和裡海要道,北臨俄羅斯,西南接土耳其,東南靠伊朗,有著無比重要的戰略意義,從古就是大國角逐的舞臺。18世紀時,從彼得一世到葉卡捷琳娜二世,沙俄對高加索地區實行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並大修碉堡,對高加索形成包圍之勢。沙俄勢力步步緊逼,到瞭18世紀末,北高加索實際已處於沙俄的軍事控制之下。1817年,沙俄開始最後征服高加索的行動。沙俄在擴張過程中除瞭要對付本地人的反抗還要應對土耳其和波斯的幹擾,在1826年爆發俄波戰爭,1828年爆發俄土戰爭,兩場戰爭均在1829年結束,沙俄成為瞭最後的贏傢,得以在整個高加索地區站穩腳跟並完成兼並的最後一步。沙俄征服者的行動對車臣人是殘酷無情的,很多人從平原被趕回山區,反抗者被屠殺,房屋被燒毀,這使得許多人對俄國飽含切齒之恨。
沙皇征服此地之後的對策更是火上澆油。俄國政府就沒想過對此地進行經濟和政治的發展,在此地實施大俄羅斯主義的民族高壓政策,這些民族地區被當做殖民地和廉價的原料產地。沙俄派駐高加索的殖民軍司令齊齊諾夫曾對一個穆斯林首領說:“你有一條狗的靈魂、一頭驢子的智慧,但是,隻要你對我偉大的帝國和皇上不是表現為一個虔誠的納貢者,我就要用你的鮮血來沖洗我的靴子”。在這樣的壓迫下,許多車臣人聚集在伊斯蘭的旗幟下發起反對沙俄的“聖戰”,反抗沙皇俄國的控制。最為著名的當屬沙米爾領導的山民起義,他們從1834年到1859年一直堅持瞭25年,使沙俄統治者損失慘重,頭痛至極。
車臣地圖,首都格羅茲尼(Grozny)

蘇聯:浸透鮮血和眼淚的苦難史

1917年,十月革命推翻沙皇,很多受沙俄壓迫的民族開始有瞭希望,包括車臣,蘇俄政權允諾保障高加索山民實現民族自決,並與當地的伊斯蘭勢力聯合起來共同抗擊白軍,1919年9月,“北高加索埃米爾”成立,所屬的民族包括卡巴爾達人、奧塞梯人、車臣人、達吉斯坦人。但蘇俄政權隻是利用他們對付白軍,是絕不會允許其獨立的。1921年紅軍將白軍和伊斯蘭勢力一並擊敗,蘇俄政權全面占領瞭北高加索,北高加索埃米爾國被廢,山民自治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立,蘇俄政權承諾高加索山民在其政治框架中可以完全享受政治和文化上的自治權。
雖說不讓獨立,但在1922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建立前後,政府對車臣在內的少數民族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制定瞭很多具體的實際措施。這些措施是有利於改善落後情況的,並且註意避免大俄羅斯主義,尊重當地民族自身特點。
可是情況很快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變瞭。列寧死後斯大林上臺,相比大俄羅斯主義他更擔心民族分裂主義,他的民族政策也比較強硬,不似列寧的溫和。而且盡管他表面上認同各民族自由平等,他的民族政策實踐和言論卻顯示出他實際上認為民族是有優劣之分的。
1924年,北高加索所有的清真寺被勒令關閉,向伊斯蘭教聖城麥加和麥地那朝拜的活動也被嚴格禁止。1929年,政府不顧現實情況強行向山民推行農業集體化,觸犯瞭車臣人傳統的社會經濟結構和生活習慣,使得很多人對集體農莊消極抵抗,不守農莊規定也不去幹活。
衛國戰爭的車臣老兵,衛國戰爭勝利66年周年紀念

1941年德國入侵,衛國戰爭爆發。同年德軍在向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逼近的時候,德國間諜機關曾向該地區空降破壞小分隊,利用山民對蘇維埃政權的不滿,煽動他們起來造反。德國宣稱將幫助北高加索人擺脫俄羅斯人的束縛,建立獨立的共和國,一些當地民眾認為這是重獲自由的機會,大約有5000名志願者加入瞭德軍行列。然而在1943年,蘇軍進行反擊,入侵的德軍全部肅清。控制住瞭北高加索的局面後,蘇聯決定無視有30000名車臣人參加瞭紅軍,是北高加索地區的四個民族之首的事實,對車臣等民族進行懲罰,這樣也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民族獨立傾向的問題。1944年1月31日,蘇聯國防委員會通過《關於將車臣人、印古什人遷移到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共和國的決議》(第5073號),2月21日蘇聯內務人員委員會發佈《關於遷移車臣人和印古什人的命令》(第116\102號)。從此車臣人國破傢亡,開始瞭13年的慘痛歷史,這就是1944—1957年屈辱性的民族大遷移。

蘇聯當局調瞭142000節封閉式車廂和1000節敞篷貨車廂,從1944年2月23日凌晨開始,用欺騙手段把車臣人押上瞭悶罐車皮,一批批地運走。整個過程匆忙而無序,造成瞭大量無傢可歸的兒童和分散傢庭。在強制遷移時不出人所料地發生瞭駭人聽聞的慘劇。2月27日,執行驅逐任務的內務人員委員部討伐隊將全體海巴赫村的居民趕進一架棚子,然後活活燒死,隻因把人從高山村落運出去太麻煩。有居民被淹死在克澤偌伊—阿姆湖中,有的被關在傢裡燒死,士兵還往磚樓裡扔手榴彈。坐上火車的很多車臣人也九死一生,車廂擁擠不堪而且自然環境惡劣,路途遙遠,缺食少衣,缺少醫護人員和藥品,於是很多年老體弱的車臣人沒能抵達目的地。
需要註意的是,蘇聯政府也對德意志人、朝鮮人、波蘭人等民族實施過民族遷移,但這些遷移活動多是出於國防需要,屬於國傢行政強制性質。然而車臣人和印古什人的民族遷移相較於國防需要,有著更強烈的懲罰性質,車臣人被冠以“特別移民流刑犯”的名稱,在流放地其人身自由受限,行動都被專門的機構監視著。

在車臣人的新居住地,日子非常難過,境況很糟糕。住房、糧食、醫療的供給遠遠跟不上需要,兒童上學的條件也沒法保證且必須接受俄語教育。1946年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被取消,他們的傢鄉徹底沒有瞭。就算在1957年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取消瞭對車臣人的特殊移民限制,恢復瞭他們的名譽和國傢,這13年的血淚和屈辱也無法被抹去。這段歷史代代相傳,形成瞭一種對俄羅斯不信任的群體意識,為後來的民族獨立運動埋下伏筆。20世紀90年代車臣獨立運動領導人中很多人都是在流放地出生的,對於車臣人的苦難有著切身體會。

後蘇聯時代:在槍炮和恐怖中姍姍來遲的和平

到80年代末,由於當地的民族矛盾、高失業率、土地問題等多種原因,車臣是蘇聯最落後的地區之一,多種矛盾在之前蘇聯政府的高壓下暫時沒有爆發,卻似地下的滾燙巖漿一般湧動。
1985年戈爾巴喬夫上臺,決意在各個方面進行改革,開展“新思維”改革、“民主化”、“多元化”運動。但是他的改革卻將民族分離主義放出瞭籠子。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成為蘇聯第一個獨立出去的國傢,其它加盟共和國也摩拳擦掌地準備獨立,不打算跟老大哥混瞭。車臣人都看在眼裡,爭取獨立的進程絲毫不落於人後。早在1989年,第一位當選為共和國第一書記的車臣人紮夫格耶夫就被認為是車臣人獲得政治自由的一種信號,因為長期以來車臣人從未擔任共和國最高領導職位。1990年11月,在格羅茲尼召開瞭第一次車臣人民代表大會,宣佈脫離車臣—印古什共和國,另改國名,以車臣人的名義成立“車臣人民共和國”最高權力機關,退役的蘇軍上將杜達耶夫被選為車臣人民全國代表大會執行委員會委員。1991年7月,第二次車臣人民代表大會召開,正式宣稱車臣既不屬於蘇聯也不屬於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8月22日,車臣武裝人員全面控制車臣局面,強迫車臣—印古什最高蘇維埃第一書記紮夫格耶夫辭職,要求最高蘇維埃解散。
忙著內鬥的莫斯科對車臣的情況瞭解既不深入也不夠重視,因此對車臣沒能采取實際措施,隻是動嘴皮子。1991年11月1日,車臣宣佈“獨立”,莫斯科終於覺得必須要做點什麼瞭,於是隨即宣佈車臣總統選舉非法,並於9日派遣部隊進入車臣,軍隊遭到憤怒的反抗,最後無功而返。俄中央固然無奈,但實在搞不起強力措施,隻好隱忍瞭,這也宣告瞭“車臣革命”的勝利。
車臣“獨立”後,俄羅斯一直想用政治談判的方法解決,但沒什麼用,隻能靠打瞭。1994年11月30日,葉利欽簽署一道密令,準備軍事行動。1994年12月31日,格羅尼茲攻防戰正式打響,可就在俄軍逐漸基本掌握車臣局勢的時候,純粹基於政治考慮的葉利欽卻下令停火(當時正值衛國戰爭勝利50周年,有很多外國代表團來到俄國),車臣武裝分子當然不會遵守停火協議,對俄軍的攻擊一直沒有停止,也利用時間重新整頓軍力。俄政府在關鍵時期由於政治原因妥協的事情後來又發生瞭不止一次,這隻能助長車臣分裂分子的氣焰。
車臣戰爭中的斷壁殘垣

1995年6月14日,令人震驚的“佈瓊諾夫斯克恐怖事件”發生。約100名車臣武裝分子闖入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的佈瓊諾夫斯克扣押瞭一千多名人質,要求俄軍立刻停止一切軍事行動並撤出車臣。俄政府做出瞭重大讓步,基本滿足瞭恐怖分子的要求,這開啟瞭車臣武裝分子利用恐怖主義手段達到軍事政治目的的先例。

焦頭爛額的俄羅斯政府在與車臣分裂勢力又拉又打地來瞭許多個回合後,決定把問題甩給後人解決。1996年8月30日,雙方簽訂瞭象征著第一次車臣戰爭結束的《哈薩維尤爾特協議》,同意停止使用武力,將車臣與俄羅斯聯邦地位問題的討論往後推遲5年,大傢可以暫時松一口氣瞭。
1999年8月7日,幾千名武裝分子潛入達吉斯坦西南部博特利赫,控制瞭兩個村莊,宣佈成立獨立於俄羅斯聯邦的所謂的“達吉斯坦穆斯林國傢”。8月10日,普京就任俄羅斯聯邦總理,果斷采取反擊措施,不僅奪回瞭被非法武裝分子占領的村莊,還將軍隊開往車臣直搗賊窩。
1999年12月,車臣大部分區域都被俄羅斯聯邦軍隊控制,2000年2月6日,聯邦軍隊全面控制瞭格羅茲尼。但俄羅斯並沒有就此罷手,這次它幹得很徹底,2月後在山區繼續圍剿車臣武裝人員。6月,車臣臨時政府誕生。2001年1月22日俄總統普京方才宣佈俄軍全面撤軍,但留下大約2萬人長期駐守車臣,第二次車臣戰爭告一段落,但並沒有宣佈結束日期。普京“絕不讓步”的強硬態度和果斷政策主導瞭戰爭的方向。俄政府不惜重拳,堅決保全聯邦,這使車臣局勢終於得到控制,但戰爭造成的傷亡和破壞使很多車臣人愈發轉向恐怖主義。
2002年10月23日,“莫斯科軸承廠文化宮事件”造成129名人質喪生。2002年12月28日,車臣匪徒又在格羅茲尼政府大樓制造自殺性爆炸,57人死亡,154人受傷。2003年5月9日,格羅茲尼的狄納莫體育場發生爆炸,3人死亡。8月,一輛裝滿炸藥的汽車在車臣一傢醫院附近爆炸,50人喪命。2004年2月6日,莫斯科地鐵爆炸案,39人遇難,140人受傷。2004年更是策劃瞭震驚全球的別斯蘭事件。
經過之前的血的教訓,俄羅斯政府在民族政策的制定和實施方面越來越靠譜和實用。2000年6月8日,普京批準成立車臣臨時政府,在1991年8月19日後第一次恢復瞭車臣政權,開始瞭政治重建之路,扶持親聯邦政府的溫和派且是有影響力的傢族掌握政權。
車臣總統拉姆贊·卡德羅夫和自己的寵物老虎,他是普京的忠實擁躉

俄政府對車臣實行綜合治理。從2001年開始就大力撥款幫助車臣重建生活公共設施,修復住房,為居民發放補償等。巨款輸血的同時重建車臣當地的產業,如石油開采業等,並減免稅收,積極引進外資,發展旅遊業,改善當地形象,中國抓住機會,積極與車臣和俄羅斯合作,參與投資,得到瞭當地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的積極回應。幫助當地人賺錢的時候,聯邦政府也沒忘瞭加強車臣政府行政能力和法制建設,以及思想教育。政府致力於普及三觀正的教育,防止車臣青少年兒童受到宗教極端思想的不良影響,讓孩子們樹立正確的宗教觀並學習俄羅斯語言和文化,以加強民族融合,構建社會和平,也有利於建立國傢認同和公民身份認同以根除民族分裂思想。

和平時期的車臣重建可以說還是頗為成功的。車臣的失業率從2006年的74%下降到瞭2013年的23%,車臣的基礎設施基本恢復瞭運轉,格羅尼茲為3700戶在戰爭中遭受損失的傢庭提供瞭新的住宅,修復瞭870傢商店、8個大市場和78個藥店,另外有250公裡的公路和13座大橋得到修復。旅遊業的發展也大大地改善瞭“車臣=恐怖分子老窩”的大眾印象,有利於其在未來的發展,順便堵一堵一天到晚人權來人權去的西方國傢的嘴。2013年共有3.5萬名來自國外以及俄羅斯其它地區的遊客來到車臣旅遊,2011年這個數字僅為7000人。
2013年的格羅尼茲

在多劑齊下的猛藥下,車臣的武裝分裂分子盡管尚有掙紮之舉,到底已經成不瞭氣候瞭。這個曾經流血漂櫓的地方要愈合深深的歷史傷痕並非易事,命運多舛、好不容易走上正軌的車臣還有漫漫長路在眼前。

參考文獻

李華:《俄羅斯車臣恐怖主義產生的根源》,《東北亞論壇》,2005年5月。
劉蓉:《從車臣問題到車臣戰爭》,碩士學位論文,華東師范大學世界史專業,2009年。
鄧天齊:《試評新世紀俄羅斯的車臣治理》,碩士學位論文,外交學院國際關系專業,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