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網絡上有這麼一個段子:你用小米手機,穿凡客T恤,泡貝塔咖啡聽創業講座,宅傢看耶魯公開課,知乎果殼關註無數,36氪每日必讀,BAT大格局瞭如指掌,張小龍貪嗔癡如數傢珍。肉夾饃隻吃西少爺,約飯局去雕爺,喜歡羅永浩勝過喬佈斯,逢人便談互聯網思維……如果上述條件都符合,那你應該還在每天擠地鐵。

這是一個懷揣互聯網創業夢的“屌絲”真實寫照,但是這些與電競創業者的真實生活還相距甚遠,就在互聯網創業浪潮席卷全世界之時,卻視電競為一塊“不毛之地”。即便是一些電競圈內的“核心人士”,也是在最近才被資本重新認知。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就在這種條件相對原始的情況下,“117”沈偉榮、“妖魔”張哲睎、“83”吳仲宇,“小馬”梁若冰,“海濤”周凌翔,“BBC”張宏聖這六個人在2014年的前後踏上瞭合夥創業之路——成立瞭ImbaTV,面對當時滾滾而來的“全民創業”之風,這六個人並沒有用所謂的“互聯網思維”來武裝自己,反而面對著著資本還顯得異常青澀。

要“變天”瞭

“是時候要出去瞭。”在2013年的秋天,還在遊戲風雲工作的沈偉榮找到瞭被稱為“妖魔”的死黨張哲睎,表明瞭想找兄弟一起出去單幹的想法。

“但你想過沒有,咱倆出去創業要去做什麼?”面對著沈偉榮那些不太成熟的想法,張哲睎反問道。

“其實就按照之前積累的資源,哪怕去開個廣告公司什麼的,也夠兄弟幾個分一分的。”起初,對於未來的創業方向,沈偉榮並未規劃得特別詳細。要知道,當時的沈偉榮、張哲睎的一個月工資也就是幾千塊錢,“再怎麼樣,也應該比當時幾千塊錢工資的狀態要好。”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不過,這隻是沈偉榮給張哲睎最簡單直接的“紙面回答”,兩人同在遊戲風雲共事多年,已經隱約地感覺到未來的電競轉播方式要“變天”,這才是決定沈偉榮打算“自立門戶”的根本原因。“當時就是這種感覺,也很難直接表述出來,一個是整個產業要發生變化,另一個是現實的收入問題。”

2012年前後,張哲睎在海外接觸到瞭Twitch背後的Justin.tv,獲得瞭一個購買Twitch的機會。回國後,張哲睎開始與沈偉榮商量,覺得購買Twitch是件“性價比”極高的事情。沈偉榮覺得這事“靠譜”,便極力幫助張哲睎來說服公司高層,那時Twitch的價格折合人民幣也就是300多萬元。

當時,沈偉榮和張哲睎認為傳統的廣電信號並不代表著年輕一代,互聯網的傳播模式才是年輕一代最為歡迎的方式,而年輕一代恰恰是電競的主力受眾。

但是滿腔熱血的二人並未如願,高層給他的指示就是一遍一遍地“做評估”、“做報告”,直到最後給出一個“價格太高”的答復後才終止這些動作。令人諷刺的是,兩年後,也就是2014年初,Twitch的MAU超過4000萬;同年8月,Twitch被亞馬遜以9.7億美元收購。

“外面已經是風雲變幻,而我在的地方還是故步自封。”當時的沈偉榮已經隱約感受到瞭互聯網產業的春風,在2013年前後,關於互聯網電視取代傳統電視是一個相當熱門的話題,賈躍亭率領的樂視就是在這個浪潮中脫穎而出,盡管樂視目前是深陷輿論漩渦,但當時關於各種互聯網電視的設想和方法論都在時刻影響現在的從業者。

後來的行業發展趨勢果然如沈偉榮感知的一樣,鬥魚在2014年成立,虎牙同年從YY獨立出來,兩傢遊戲直播領域的頭部公司直接帶動瞭整個電競傳播方式的變革——從傳統廣電信號來到瞭互聯網的世界,而這個變革也直接觸動瞭整個電競產業的飛速發展。

所以說,現在來復盤看沈偉榮這幾個人的創業歷程,算是一種順應行業發展趨勢的行為,盡管自己並沒有過分深入研究過互聯網發展趨勢,但憑借著多年的從業經驗,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瞭變革。

“電競合夥人”

一開始,沈偉榮隻是找瞭張哲睎表達瞭創業的想法,其他的幾個核心成員在當時並不知曉。

直到沈偉榮處理好一些後續工作交接事宜後,例如“83”吳仲宇,“小馬”梁若冰,“海濤”周凌翔,“BBC”張宏聖才陸續知道瞭他要“走”的消息。

因此,在一頓頓的散夥聚餐過程中,沈偉榮的創業陣容變得越發龐大。“說起來也挺有意思,幾乎每次去道個別什麼的,總會有一些兄弟想加入進來。”

就這樣,沈偉榮、張哲睎、吳仲宇、梁若冰、周凌翔、張宏聖組成瞭公司的核心團隊。一開始的想法,還是那種非常傳統的“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模式來運行。“其實最開始就是兄弟幾個人,每人拿出點錢來開個公司,然後根據付出多少來分錢。”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至於融資這些事情,這6個人在當時從未想過,張宏聖坦言,“就跟和朋友一起合夥開個餐廳一樣。”

但張宏聖在遊戲風雲裡還負責一些節目的解說等工作,很難第一時間出來參與公司的運營,所以其他人等他歸位就有好幾個月,“他們都在忙著公司的事情,我隻能先把原來的工作交接好瞭才能出來。”

所以,沈偉榮起初隻是“例行公事”地在微博上發佈瞭自己要創業的消息,並沒有透露公司的核心團隊成員,直到六個人全部變成自由身之後才正式對外宣佈要一起“做點事情”。

要做的業務也是很簡單,就是以遊戲內容為切入點,來向類似YY、鬥魚TV這種的直播平臺輸送內容源。因為在這6個人看來,當時的直播平臺之間“打架”是非常厲害,在這個過程中,內容一定是最稀缺的。

“我們希望能夠嘗試各種各樣的呈現方式,不斷的根據用戶的反饋來調整內容類型,充分試錯,做出有 ImbaTV自己風格的東西。”張哲睎表示,當時能夠想到的就是將遊戲內容做得更為精細化,比如ImbaTV後續會考慮到選手的訪談、比賽過程紀錄片,還有對比賽內容的二次開發,做出比賽集錦,還有遊戲教學等多種形式的原創內容。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就這樣,6個人基本上確定瞭未來公司的業務走向,便陸續向老東傢提出辭呈準備開始人生的新階段。

不過,就在沈偉榮發出微博後不久,就被外面的資本給盯上瞭,因為Twitch在那個時候已經得到瞭資本的重估,以一個“天價”交易就隻是時間問題瞭。所以在國內尋找電競產業鏈的上下遊公司進行投資,不失為一個提前的佈局。

起初,“看”上沈偉榮和他團隊的就隻有創新工場,至於A輪的紅杉資本是後續跟進。“我們一開始也不懂,就看到對方的資歷。哇,這個好有錢,那個又好有實力,真算是給自己開瞭眼界。”這是當時主要負責融資的沈偉榮與張哲睎的共同心聲。

就這樣,在A輪階段,沈偉榮與張哲睎見瞭大大小小幾十傢的投資機構,在與投資人、投資機構來回拉扯的過程中不斷地成長。“其實見這麼多,主要是當時自己也不太懂,不太明白哪些是真的有實力,哪些是在虛張聲勢。”

經過1個多月時間的接觸和分析後,沈偉榮告訴其他五個人:“還是先要創新工場的錢吧。”還未等自己充分解釋原因的時候,就聽到其他五個人“全票通過”的聲音。“給瞭我們好幾百萬美元的投資,那個時候覺得真的就是好大一筆錢,原來我們幾個這麼值錢。”張宏聖說。

這種青澀的表現並不難理解,因為當時還沒有從事電競相關的公司得到類似創新工場、紅杉資本這樣的大牌投資機構的垂青。“現在不會有這種想法,說起來也夠青澀瞭。”

但投資機構並沒有“全票通過”,還想做一些最後的努力。其中,紅杉資本為瞭能夠參與到A輪的融資,曹曦跑到ImbaTV的辦公地點和他們幾個核心成員打《實況足球》,正值2014年巴西世界杯即將來臨,大傢一來二去的通過《實況足球》這個媒介來聊產品、聊電競產業,發現雙方還是有很多切合點。

對於此時的ImbaTV而言,紅杉的加入可以帶來更多的行業資源來幫助公司成長,是一件百利無一害的事情,光是曹曦一人,就在跟投ImbaTV的前後一兩年時間內,為紅杉投下瞭鬥魚TV、英雄互娛、懂球帝、萬合天宜、愛鮮蜂等知名公司,其中鬥魚TV和英雄互娛在業務上,是可以和ImbaTV形成協同效應。

“我和妖魔其實是抱著很忐忑的心情和創新工場說瞭紅杉的事情,還以為他們會很抵觸,結果人傢不是很在意這個事情,覺得有紅杉反而更好一些。”作為第一次操作融資的“菜鳥CEO”,以為有人跟投會讓主投方頗為不爽。

從117到沈偉榮

在沒有創立ImbaTV之時,沈偉榮大多數的時間是以“117”的名字示人,這是源於他作為職業電競比賽的ID。

作為曾經的職業選手,沈偉榮是以這段經歷為榮的,所以117已經是融入到他的血液當中,以至於他在退役之後的工作當中,依舊保留瞭“117”這個稱呼。

所以說,在沒有選擇出來創業,沈偉榮在公眾的印象依舊是那個“117”,若非是電競圈內的從業人員,極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是什麼。同樣的情況在張宏聖、張哲睎、吳仲宇、梁若冰、周凌翔身上適用,在ImbaTV沒有誕生之前,他們是BBC、妖魔、海濤這些稱謂。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在踏入瞭創業大軍之後,沈偉榮使用本名的頻率是越來越高,因為他要面對的不再隻是電競圈裡的那些老人,還有形形色色的投資人、媒體、遊戲公司高層等等。

“在這個創業的過程中,相對於我這種不怎麼對外的人,117他作為CEO,個人還是做出瞭很大的改變。”張宏聖談及沈偉榮對公司的一些“犧牲”,盡管尚未老淚縱橫,但可以感覺到這六個人走到今天是相當不易。

“這麼一路創業下來,其實每年最渴望的,就是過年那幾天可以落得個清閑,和親戚們聊聊傢常、戳戳麻將之類的。”張宏聖坦言,創業後的工作強度是之前的數倍,要去思考的東西也是此前從未想象過的。

在經歷瞭A輪的這段洗禮之後,沈偉榮意識到公司不可能是那種“小打小鬧”的“作坊經營”。當他在各種投資協議上簽上“沈偉榮”那三個字的時候,就意味著已經不再是自己和幾個朋友吃飽不餓的時代瞭,自己背後站著的是一傢擁有一百多號員工的公司。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所以當B輪融資到來的時候,沈偉榮和張哲睎兩個主要負責融資的合夥人就顯得淡定很多,已經不再是A輪時,是個投資機構來“搭訕”就要有所實質性的回應,畢竟創投圈裡的“忽悠”也是不少,沒有必要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與瞭解後,最終ImbaTV在2015年的10月宣佈,宣佈已經完成約1億人民幣的B輪融資。本輪融資由毅達資本旗下紫金文化基金領投,普思資本跟投,A輪投資方紅杉資本與創新工場繼續跟投。

“B輪就輕松瞭不少瞭,至少不用再費勁地給投資人做最為基礎的電競科普工作瞭,想來投我們的,都是懂行的人。”沈偉榮回想起A輪融資之時,盡管不少投資人對於電競非常感興趣,但對於電競並沒有太多認知,習慣性地認為電競和網遊是一個路數下來的,這6個人但凡有機會就要反復地給投資人來普及基本的電競知識。“直到現在還是有部分的投資人會這麼想。”

所以說,在B輪引進王思聰旗下普思資本,是基於普思資本對電競行業的深刻認識,雙方算是一拍即合。

老派電競人

“說到底,我們幾個都是比較老派的電競人,那種移動電競,我們是不太能夠接受的。”沈偉榮表示,原本已經塵埃落定的英雄互娛“入局”一事,最終因為理念上的差異而告吹。

就在ImbaTV宣佈B輪融資後不到半年,英雄互娛旗下的產業投資基金宣佈投資ImbaTV,並表示投資完成後,ImbaTV中文名稱將更名為英雄傳媒,雙方將會在移動電競賽事、電競手遊運營、電競遊戲推廣等眾多領域進行戰略合作。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但在ImbaTV的6人組看來,電競還應該是主要體現人腦操作的對抗:激烈的競技元素,精彩的操作,令人眼前一亮的創造性戰術。可以有一定的運氣成份,但要保證所有玩傢在起點上公平公正。

當一些手遊產品想要開展移動電競業務之時,他們總是覺得與自己的理念有著相當的距離,“像這種手遊,很難直接體現出足夠的競技性,而且大多生命周期都不長,根本不會給我們時間去做一些精品內容開發。”沈偉榮坦言。

“從純粹的邏輯上看,PC能做電競,手機也應該是可以,但這隻是理論,實際運營起來還是不同,畢竟我們是在做一個體育比賽相關的東西。”沈偉榮甚至在拿時下的中國電影來舉例,“那些所謂的粉絲電影,不就是這種隻是停留在邏輯上,覺得電影就是幾個IP相加的粉絲群的四則運算,但卻忽視瞭一個文化產品的內核。”

在剛剛接觸到英雄互娛的移動電競概念之時,ImbaTV的這六個人還是心動不已,因為就是按照純粹的邏輯去規劃移動電競,但實際操作起來發現還是要回歸到運營電競的本質上才是。所以,在歷經瞭短暫的興奮之後,這6個人合計瞭一圈後發現這並不是他們想要追求的東西。

盡管是有點“對不住”英雄互娛,但面對著內心的真實選擇和一直以來奉行的理念,沈偉榮還是代表公司謝絕瞭英雄互娛的這一美意。

所以說,還沒等ImbaTV將名字改成英雄傳媒之時,這筆交易就宣佈告吹。原本以為可以通過英雄互娛來搶占移動電競制高點的六個人,再度回歸到原點來經營公司,將業務核心放到瞭自傢第三方賽事上,他們的 i聯賽正緊鑼密鼓的在全球擴張,在烏克蘭、洛杉磯等地都可以看到ImbaTV的身影。

“如果真的需要我跑去現場上陣,我也隻能硬著頭皮飛過去,我這個人其實是恐飛的。”張宏聖坦言,此前哪怕是跑去東北、西北做活動、跑業務,都是堅持坐十幾個小時的高鐵、動車一路倒車過去,“所以去一趟TI,對我挺折磨的,要飛十幾個小時到美國。”為瞭能夠順利飛行,他會提前看很多空難題材的電影來提前沖擊自己的神經,“看得差不多瞭,也就麻木瞭,也就沒那麼恐懼瞭。”

獨傢特寫:ImbaTV的六個核心“老牌電競”創始人

可能,接受瞭英雄互娛投資後,這六個人不必如此辛苦,就在ImbaTV在“苦逼”深耕端遊電競市場之時,當時與他們“錯過”的英雄互娛已經在資本市場上“翻雨覆雨”。在今年2月,英雄互娛官方發文稱,已與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署瞭關於A股市場上市服務協議。

傳說中的資本退出,離這六個人還就真的這麼近,隻是因為一些理念的堅持最終錯過,“各有各的人生,我們能把現在的東西做好就知足瞭。”沈偉榮說道,幾乎在英雄互娛宣佈準備沖擊A股之時,ImbaTV通過官方微博宣佈其已完成C輪融資。本輪投資由同創偉業領投,蘇州國發和毅達資本跟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