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發現一個低等外星文明,人類會怎樣做?

                             

如果發現一個類似商朝那種外星文明,人類會怎麼做


這個問題比較好回答,人類會怎麼做,取決於人類的需求,如果發現的低等外星文明所擁有的資源對於我們人類毫無作用,那麼人類隻有一種可能:將他們給當做研究的對象而己。如果他們所擁有的資源是我們人類所必須要擁有的話,…那麼可就懷具瞭。

當然,要說人類沒有良知,也是不可能的,畢竟在我們人類的潛意識中,許多的人都是將“外星人”一語給當做瞭高科技、高水平、高度發達的文明來看待的…


突然間發現的外星文明竟然是處在於初發展的階段,並且基本上處於古代中國的商朝時代,那麼也許會有許多的人情感上接受不瞭。隻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人類或許會同這一些低級的外星文明進行接觸,但是應該不會對其進行文明以及技術上的輸送。估計在那一個低級的外星文明被發現之後,為瞭避免星際間的利益集團打著研究的幌子對該星球的資源的掠奪,人類的文明會出臺一系列的星際法規來限制人們與該外星文明的接觸,而禁止科學技術上的輸送應該是重點之重,因為此刻的人們想得更多的是:不能夠讓這個外星文明的科學技術給超越瞭。


文明的背面其實就是血腥和掠奪、對利益的最大化,至少對於我們地球人而言,目前是這樣子的。假設在發現該外星文明之前,人類的社會還存在著不同的國傢陣營的話,那麼這一些不同的勢力或者還會選擇以傳播文明的名義,共同簽署向星際傳播地球文明的文件,然後按各個國傢的不同意識形態進行有選擇地培植自身的代理人。

…總而言之,一切皆有可能。

今年4月,由英國著名物理學傢斯蒂芬·霍金推出的“突破聆聽”項目首次公開瞭來自綠岸望遠鏡等巨型監聽設備的尋找外星人數據,雖然目前沒有明確發現外星人的蹤跡,不過霍金堅持認為外星人的存在是不需要特別證明的,因為宇宙有1000億個星系,每個星系又有數億顆恒星,地球不可能是唯一擁有生命的星球,這些龐大的數字就是外星人存在的最好證明。

霍金說:“弄清楚外星生命長什麼樣子才是我們真正的挑戰。”

不過,人們對於外星生命的探索絕對不會止於弄清長什麼樣子,到時肯定會有更加深入的接觸,對此,霍金警告人類不要努力去尋找外星人,而是盡量避免,不然會給人類帶來不可預計的災難。

這其實也是很多人的擔憂,如果外星人遠比我們強大,他們對地球的侵占將會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這樣的情節在好萊塢大片裡屢見不鮮。

(圖為《獨立日》劇照)

不過,如果發現的是比人類低等的外星文明呢?

這就要取決於低等文明有多低等瞭。

先來想一個看似無關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反對吃狗肉,可是很少有人反對吃雞鴨魚肉?

因為人對狗有同理心,由此產生瞭同情與愛惜的感情,但是對雞鴨魚沒有。

人類與狗的感情互通是雙向的,我們都喜歡忠誠和聰明的狗,因為它們“通人性”,同時,我們也能感受到它們的部分情感,養過狗的朋友一定都對此深有體會,它們不隻是寵物,甚至是傢人一樣的存在。在愛狗人士眼裡,吃狗肉,和吃自己的同類(人類)幾乎沒有什麼本質的差別,隻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如果低等的外星人不能夠像狗一樣讓人類產生共情與同理心,那麼、它們的命運應該隻取決於它們的口味有沒有雞鴨魚好吃有營養瞭,但如果它們能讓人類感受到它們是和我們一樣有喜怒哀樂的“高級動物”,事情也許會是另一個樣子。

電影《猩球崛起》應該很多人都看過,影片探討的其實就是對於“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考。

當大猩猩不再被關在動物園裡供人娛樂消遣,而是擁有和人類別無二致的思維與感情時,人類到底是該將它們當成朋友還是敵人?

這又要回到弱肉強食這個亙古不變的大自然生存法則上瞭。

人類是地球上現存最有智慧最強大的動物,所以我們可以將野獸圈養在籠子裡,訓練它們進行表演來取悅人類,除瞭那些出於穩固生態平衡而設立的國傢保護動物,我們可以任意殺戮動物而不受法律制裁。